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太平客栈 > 番外十三

夜色渐深,一场秋雨愈发细密起来,笼罩了金陵府城,也笼罩了南城的大报恩寺。
自从老天师张静修在此诛杀虎禅师之后,大报恩寺的声势便一落千丈,半个寺庙更是毁于一旦,如今只剩下前寺还保存完好。
在大报恩寺的一座偏僻小院中,有一方池塘,在秋雨下荡漾起无数涟漪,小池旁的老树摇摇晃晃,被风吹下枯黄落叶无数,飘落在小池的水面上,随着涟漪来回飘荡。
池塘不远处的偏殿中,灯火摇曳,两名僧人在昏暗模糊的佛祖像前相对而坐。
其中一名看面容大概不惑年纪的僧人转头望向屋外雨帘,轻轻捻动长髯,说道:“好一场秋雨。”
另外一名老僧望着手中的三枚有着“天宝”字样的铜钱,怔然出神。
老僧人随手一抛,三枚天宝铜钱散落在地,滴溜溜地旋转不停。
良久之后,尘埃落定,老僧人望着三枚铜钱,脸色在跳跃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明暗不定。
中年僧人轻声问道:“师伯,此卦如何?”
老僧凝视着身前的铜钱,突然笑道:“有些意外之喜。”
中年僧人问道:“什么意外之喜?”
老僧没有回答,而是说道:“有客来。”
话音未落,有人裹挟着一团风雨走进此处偏院。
中年僧人眉头一皱,转头望向来人,瞬间如临大敌。
擅长占验望气的老僧人却是没有太多紧张,仍是盯着三枚天宝铜钱,平静道:“不妨事,是自己人。”
一名戴着风帽的老人从风雨中大步走出,进到了偏殿。
看老人的装扮,不是佛门中人,倒像是儒门中人。
这也不奇怪,自从太平元年之后,儒门逃禅之人不在少数。
所谓“逃禅”,原本指逃离禅佛。
亚圣有云:“逃墨必归于杨,逃杨必归于儒。”
墨是墨家,杨是杨朱,理学圣人解释道,亚圣之所以如此言逃墨、逃杨与归儒的关联关系,乃因“杨、墨皆是邪说,无大轻重。但墨氏之说尤出于矫伪,不近人情
而难行,故亚圣之言如此,非以杨氏为可取也。”所以,逃墨、逃杨之说指的是避弃墨、杨之说而归于儒,所含的是“去邪归正”的意思。
故而,后来对于儒者涉足释氏之教而最终弃离释氏回归儒家者叫做逃禅。逃禅以归儒,变赝以求真,即逃离禅而回归于儒。
理学圣人年轻时亦尝留心于禅,读儒书,以为与佛合,但他最后做出的是逃禅归儒的选择。如其诗句所谓:“逃禅公勿遽,且毕区中缘。” 因而,在这类出入佛道的问学一路中,避佛而逃离禅佛的称之为“逃禅”。
不过后来佛门兴起,为了消除逃禅带来的影响并混淆儒门主张,又把逃禅说成学佛或者遁入空门,其中的“逃”字不再是“逃离”的意思,而是变成“逃避”的意思,颇有些为了逃避现实而躲入空门的意思。
儒门战败之后,道门开始“阉割”儒门,废黜学宫,限制儒门弟子,许多儒门之人无法接受,又无力反抗,对当权的大祭酒们深感失望,干脆脱离儒门。
他们脱离儒门之后,道门是去不得了,只能去往佛门,是为“逃禅”。
这些人的加入,变相地增强了佛门的实力,并为日后佛门与道门交恶埋下了伏笔。
白发老人脱下外袍,从宽大袍袖中抽出一个信封,说道:“我来此的路上遇到了一人,他请我将这封信转交给你。”
老僧摆了摆手道:“都是自己人,你直接念吧。”
白发老人点点头,从信封中抽出信笺,一字一句读道:“杨兄大鉴,相谋之事,干系重大,某今不负杨兄所望,与诸公议定,相约入金陵,共图举大事。”
白发老人顿了一下,抬头望向老僧,“没有落款。”
老僧背负双手,望着一帘秋雨,喃喃道:“好一场秋雨啊。”
中年僧人面色凝重,缓缓说道:“据我所知,驻守金陵府的理学大祭酒已经动身前往玄都,参与道门的金阙议事,再加上李玄都无法脱身,这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老僧不置可否,背对白发老人,问道:“不知世兄怎么看?”
白发
老人道:“这是一步险棋,若是能成,只怕真能让道门栽一个跟头。可如果不成,我们这些年的辛劳就要全部付诸东流,这也就罢了,道门有了防备,我们日后再想有所动作,那是千难万难。”
中年僧人站起身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我们想退,道门也不会容许我们退了。那件所谓的贪墨大案,已经让道门生出警惕,否则李太一不会揪住此事不放,并且以此大做文章。”
老僧点头道:“所言有理。”
白发老人缓缓坐下,叹息道:“这些年来,李玄都让李太一掌管人间事务,李太一不知杀了我们多少人。李太一就是李玄都手中的一把剑,如果金陵有变,李太一肯定会亲自出面镇压,有些老先生的意思是,干脆将金陵变成一处陷阱,引诱李太一前来,然后将其一举斩杀。”
老僧没有转身,淡淡道:“报仇雪恨。”
白发老人盯着老僧的背影,缓缓吐出一个字:“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秦素还在人间。”老僧忽然说道。
白发老人脸色微变。
老僧接着说道:“如今的道门不是当初青黄不接的儒门,就算我们杀了李太一,那又如何?大不了秦素继续做太平道大真人,而且此举还会彻底激怒李玄都,难道你们觉得李玄都比李太一更好应付?不要忘了,是谁整合道门,又是谁击败儒门,李玄都杀人的时候,李太一还是个孩子。”
中年僧人也道:“李玄都清修多时,不知已经到了何种境界。”
老僧轻声道:“只要不激怒李玄都,根据佛主降下的法旨,李玄都一时半刻之间都不会现身出手,关键是朝廷那边,我们的皇帝陛下又会是什么态度?”
白发老人道:“距离皇帝离世,只剩下数年的时间了,他还会在这个时候大动干戈吗?”
老僧道:“若是求稳,最好等到皇帝飞升,我们再有所行动,否则便要平添变数。”
门外秋雨愈急。
殿内三人陷入到沉默之中。
过了良久,白发老人道:“还是等金阙议事的结果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