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祸害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此战难免

如今。
莫德声望如日中天。
水先星岛庆典事件结束之后,世间再无一名海贼能与莫德相比。
新世界之中,无数海贼被莫德的名望、地位、力量所吸引。
想追随莫德的念头,顺理成章的浮现出来。
停滞已久的永久指针,便是开始重新转动。
他们扬帆出海,跨越重重险阻,穿过最后的狂涛怒浪,慕名来到和之国——
然而。
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场能够直接看穿他们人心的筛选。
即使如此,为了能获得追随莫德的资格,他们也是甘愿一试。
在他们看来,这样的筛选,更像是一场试练。
只要能通过试练,他们将成为世界最强海贼团,以及世界最强男人麾下的一员。
前段时间。
那个负责试练的女人,在效率方面其实很快。
所以慕名而来的海贼们根本不用扎堆在码头。
可随着时间推移——
负责试练的女人开始了规律性的歇息。
然后来的海贼越来越多。
这就导致扎堆在码头上的海贼越来越多。
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莫德海贼团的人会离开码头,而他们这群还没有开始参与试练的海贼,就会被赶到一座浮空岛屿上。
莫德海贼团会为他们提供食物。
而他们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在浮空岛屿上度过一夜,然后明天继续排队等待试练。
就这样日复一日……
排队试练的海贼数量不停在激增,而试练的效率却没有任何变化。
以至于,千里迢迢而来的藤虎,刚踏足和之国,就用见闻色感知到了扎堆在码头上的成百上千的海贼。
粗略一数,至少也有四千多人。
最开始的时候,藤虎还以为是新世界的海贼联手前来进攻和之国。
但是等他抵达现场之后,才发现事实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藤虎突然之间的到来,犹如一颗深水炸弹投在了众多海贼心头之上。
“为什么海军大将还敢来这里?!”
“既然出动了大将,就说明海军的舰队也来了吧!!!”
“该死,海军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本来都快轮到老子了……”
“你这群白痴平时都不看新闻的吗?藤虎已经被革职了,不再是海军大将!!!”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
“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藤虎确实已经被革职了。”
“也就是说……他是一个人来的?”
“应该是了,真是不怕死!!!”
“喂,要是我们在这里干掉藤虎,不正是最好的‘试练’结果吗?”
码头之上,众多海贼发出乱糟糟的议论声。
因为信息接受程度的不同,有的海贼已经知道藤虎被海军本部革职,有的海贼则是不知道这件事。
导致他们在看到藤虎的那一刻起,所产生的判断是不同的。
知道藤虎被海军本部革职的海贼,意识到藤虎是单枪匹马过来的,在身后并没有海军的舰队。
而那些不知道的海贼,在看到藤虎的瞬间,自然会认为藤虎身后跟着一支舰队。
“……”
藤虎拄着拐杖,目不能视的眼睛,缓缓扫向码头上的海贼们。
顶尖的见闻色,将这些海贼们的敌意和杀意尽数收入心底。
但他并没有将这群海贼放在‘眼’里,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同在现场的莫德海贼团的人。
雨之希留。
魔术师霍金斯。
殡仪师亚瑟。
怪僧乌尔基。
以及一个他并不认识的女人。
“唔……”
藤虎低吟一声。
虽然到了现场,可他仍然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但至少能够确定一件事情。
聚集在码头上的近乎五千多人的海贼,并不是来找莫德海贼团麻烦的。
相反——
从这群海贼的站位来看,跟排队没什么区别。
“究竟是……”
藤虎疑惑自语之余,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来自海贼们的敌意,正在变得强烈。
只不过他并不在意。
这趟过来,仅仅是为了和莫德见上一面。
除此之外别无他意。
维奥莱特轻轻揉搓着眼睛,自责道:“没有察觉到藤虎过来,是我的失职。”
“嘿,这可不能怪你啊,维奥莱特小姐。”
怪僧乌尔基保持着常年不变的笑容,认真道:“我们都知道,你在进行‘筛选’的时候,是无法布置监控网的,所以不用为此而自责。”
维奥莱特朝着乌尔基勉强一笑。
虽然错不在她,可终究有种辜负了莫德期望的感觉。
“前海军大将藤虎,真是一位稀客。”
霍金斯坐在一张稻草编织而成的凳子上,面前是一张张被稻草顶在半空中的占卜牌。
他斜眼看向远处的藤虎,说话之余,从悬空的诸多占卜牌中抽出了一张。
随后翻过来一看,眼眸中有一抹失望转瞬即逝。
“是不是客,还不好说……”
希留将嘴中的刚点燃不久的雪茄卸下来。
这是他开始慎重对待某件事的反应。
咔哒——
卸下雪茄,用拇指稍顶刀柄。
阴冷而残暴的杀意,从刀鞘内散发出来。
不管藤虎的来意是什么,显然都是勾起了这位嗜血好斗的监狱长的杀意。
但更贴切一点的说法,实际是战意。
他想跟藤虎打一架。
佩戴着殡仪师面具的亚瑟,不着痕迹瞥了一眼毫不掩饰杀意的希留。
尽管还没掌握见闻色,可从藤虎的架势来看,不像是找麻烦的。
所以。
就算称不上是客人,也用不着主动去挑起争端。
有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亚瑟是这么想的,可他看到希留摆出的阵仗之后,理智的保持沉默。
整个团队里,他的话语权并不大,也没把握说服希留不要乱来。
“霍金斯,占卜的结果是什么?”
他只能看向霍金斯,将劝架的最后一丝希望放在神棍身上。
霍金斯闻言沉默了一下,反手将抽下来的占卜牌盖上去。
随后,他才缓缓回答亚瑟的问题。
只有简短的两个字——麻烦。
亚瑟眉头微微一蹙。
连霍金斯都这么说了,那这一战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只是亚瑟并没有注意到霍金斯眼底深处的邪意。
在占卜结果之上,这位魔术师显然是说谎了。
“嘿嘿,幸好今天带上了破戒棍……”
乌尔基单手挽起那巨大的六棱形铅笔柱,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能和大将打上一场,可是宝贵的经验!”
他按奈不住沸腾的战意,朝藤虎大步走去。
希留却是抢先他一步走在前头。
“你不行,我来。”
他很不客气的诋毁了乌尔基一句。
乌尔基也不恼,始终是笑容满面。
希留和乌尔基有了动作,显然是迫不及待想和藤虎打上一场。
霍金斯见状,也是缓缓起身,用稻草编织出一柄草刀,提在手里。
想和大将交手而积累经验的念头,他也有。
可能就是为了满足这种念头,所以霍金斯才隐瞒了真正的占卜结果。
“喂,你们……”
亚瑟下意识就想制止同伴们,但话一出口又飞快止住了。
他的实力比希留、霍金斯、乌尔基还要弱上不少,又哪有资格去阻止他们。
“算了。”
他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但也没打算参与其中。
倒不是因为害怕和大将这种怪物交手。
而是他得留在原地肩负起保护维奥莱特的责任。
这也是莫德定下的规矩之一。
战斗成员的职责,除了特攻之外,就是保护非战斗成员。
而相较于正面特攻作战,保护非战斗成员是优先级更高之事。
虽然周围还有霍金斯的稻草饼干人,但亚瑟还是觉得留守在维奥莱特身旁会更放心一点。
这也是因为——
维奥莱特的“人才价值”被莫德极其看重,定然不能有任何意外。
亚瑟和维奥莱特留在原地,而希留、乌尔基、霍金斯准备去迎战藤虎。
只不过,等待筛选的海贼们的动作更快。
想通过这场战斗来展现价值的他们,主动涌向藤虎。
他们是站在莫德海贼团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的,理所当然认为藤虎是想来找莫德海贼团的麻烦。
所以,为了自证价值的他们,主动承担起迎战藤虎的任务。
抛开实力不说,能来这里的新世界海贼,在行事风格方面,还是很莽的。
藤虎还在思忖这群海贼聚集于此的动机和原因,结果这群海贼却直接朝他攻过来。
“老夫无意在此地战斗,但……”
藤虎拔出杖刀,一圈圈紫色波纹随着刀身一同出鞘。
“你们的敌意真是太‘显眼’了啊。”
自语声消失在风声之中。
重力刀,猛虎!
同刀一起出鞘的紫色波纹,骤然间化作横向重力,朝着海贼们横扫而去。
重若千钧的恐怖力量,瞬间将冲在最前头的近千名海贼压垮在地上。
咔嚓,咔嚓——
坚硬的地表之上,皴裂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痕。
而后这一招重力刀猛虎所产生的巨大风压,则是将后面的海贼们无情掀飞。
“哇啊……!!!”
惊呼声和惨叫声此起彼伏,回荡在码头上空。
仅是一个照面间。
场内这将近五千人的海贼,皆是趴在了地上。
大将的力量,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然而——
一两秒后。
这群被重力刀猛虎压垮或掀飞的海贼们,纷纷站了起来,只有一小撮海贼始终没有起身,应当是失去了意识。
毕竟是新世界的海贼,人均武装色。
就算没有抵御横向重力的有效手段,但也能通过武装色防御来降低伤害,不至于被一招秒了。
藤虎眼睛微睁,以见闻色扫向全场,顷刻间掌握情况。
他意识到,这群海贼并不是杂鱼,估计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解决掉。
可最棘手的麻烦,还是……
藤虎微微偏头,露出些许眼白的眼睛,面朝来到场内的希留、乌尔基、霍金斯三人。
他来意明确,即使在这群海贼身上浪费点时间和精力,也不算什么。
唯独不能和莫德海贼团的人交恶。
“老夫……”
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态度,藤虎开口想要道明来意。
然而希留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挥刀向他斩去一道血色飞跃斩击。
藤虎举刀挡住血色斩击,随后以重力破除。
蕴含了希留猛力一击的飞跃斩击,顿时被重力崩毁成漫天光点。
“看来……此战难免。”
从希留的斩击之中,藤虎感受到了杀意,但更多的是战意。
同希留一起过来的乌尔基和霍金斯,也给了他相似的感觉,那是不容他拒绝的战意。
想来是不在乎他的来意,并且将他当成了练手对象。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藤虎也不打算留手了。
想战,那就来吧。
顷刻之间,藤虎火力全开。
深紫色的波纹有若浪涛一般在他的身上浮荡不止,散发出惊人的气场。
他举刀越过头顶。
浮荡不止的紫色能量沿着手臂流淌到杖刀之上。
“地狱旅。”
聚集到一处的紫色能量,猛然间最大限度的爆发出来。
声势浩荡的重力场从天而降,笼罩向在场的所有人。
这股突如其来的重力场,让那群刚起身不久的海贼们身体一沉,被压得弯起了腰。
他们脸色微微苍白,艰难抵御着来自藤虎的重力压制。
而希留、乌尔基、霍金斯三人也受到了实质性的影响。
这种大范围的重力场,等同于是一个能减缓他们进攻力度的领域。
同时也让霍金斯调度过来的稻草人饼干战士丧失了战力。
论硬度。
稻草人饼干战士堪称一流。
可在藤虎的重力场面前,却显得不堪一击,被压垮在地上动弹不得。
从这一点,也能看出藤虎动了真格。
以地狱旅限制住希留他们之后,藤虎挽刀向前迈步。
他主动发起了进攻。
双方,战到了一起。
半个小时过去——
当青雉和贾雅来到和之国后,只看到一地躺倒在地的海贼。
场内除了藤虎之外,还能站住的人,只剩下希留,以及没有参战的亚瑟和维奥莱特。
“啊啦啦,怎么有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青雉疑惑看着战圈之内的藤虎。
他觉得藤虎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贾雅没说话,只是眼睛微睁,露出一缕琥珀色的光泽。
以现场情况来看,她有点生气。
与此同时——
九蛇海贼团的蛇船即将抵达和之国的海域。
贝利闲得无聊,或者该说是饿了。
所以他趴在船舷处钓鱼。
然后钓起了一只通体蓝色的巨型海鱼。
“骨头,帮窝切点生鱼片。”
贝利兴奋得将布鲁克招呼过来。
“乐意效劳。”
布鲁克走过来,一剑就将海鱼斩成了两半。
贝利见状顿时懵了。
这算哪门子的切片???
布鲁克哟嚯嚯笑道:“不小心用力过度了。”
贝利脑门垂下黑线。
“咣当。”
忽然,一个木质宝箱从鱼腹内跌落出来。
布鲁克和贝利循声看向宝箱,微微歪着头,不由陷入沉思。(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