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道极妖尊 > 第九百零九章

穆殇离不禁有些诧异。
眼前两只蝠人展现出来的气息可是远超大圆满境界。
可以说是一只脚已经迈步真魔境界了。
“杀鸡屠狗尔!”
上下打量着两只蝠人,张航轻蔑的说道。
“吃我一剑!”
两蝠人见张航死到临头,还在大言不惭。
舞动手中血剑便朝张航劈了下来。
张航一把推开穆殇离,自己身子一侧。避开两人一击。
咚!
两血剑劈在地上,周围一道血雾炸裂。
浓烈的血腥之气,朝着四周便冲击过来。
一击落空,两人继续朝着追击。
“你快去帮他们,这两个小玩意交给我了!”
张航一边左闪右避,一边朝穆殇离喊话。
见张航身法了得,十几剑劈下,两只蝠人始终奈何不得张航。
穆殇离这才转身离去。
而此刻,鼠一等人已经被众蝠人堵截在了荒域海岸跟前。
若是平日里,被滴血宗攻击,鼠一遁入地下,便能避开攻击。
可今日,鼠一等人刚一遁地,蝠人放出的血蟒紧随而至。
鼠一等人勉强还能避开。
可跟在身后的众人,只要被那血蟒沾染,顷刻间全身血液尽失。
“嘭!”
就在鼠一等人危机时刻,海面突然炸裂。数百米高的水浪,朝着众蝠人便拍了下来。
“谁!”
蝠人大惊,急忙后退。
“玄海爷爷在此!蝙蝠妖人还不退下!”
“戾!”
一声嘹亮鹰啸响起。
蝠人在一抬头,就见鱼鹰朝着众人俯冲下来。
“找死!”
若是平日里,蝠人必定会躲避鱼鹰,可今时不同往日。蝠人大喝一声,手中血剑朝着鱼鹰便刺了过来。
鱼鹰见状,身形一掠,从众蝠人头顶飞过。
“小小蝠人,鱼鹰爷爷在此!”
看着两人在这里充大辈。众蝠人奈何不了鱼鹰,只得将目光转向玄海。
见蝠人目光转向自己,玄海顿感不妙。
悄然退后,将身体全部没入海中。
“先劈了那只王八在说!”
妖门的人是跑不了的。任凭他们如何逃跑。蝠人都能轻易追上。
而玄海是张航的心腹。
加上刚才玄海突然一击,坏了蝠人诸多好事。
一声令下,众蝠人朝着玄海便扑了过来。
“好!让你们也见识见识我玄海的实力!”
眼见蝠人冲来。玄海周身一道魔气震出,海浪再次朝着蝠人冲来。
蝠人身法敏捷,略一侧身便避开水柱攻击。
紧接着手中血剑便劈在玄海身上。
“嘿嘿没事!”
玄海吃痛,不过还的要开口嘲讽。
说话同时,玄海朝海中退去。
蝠人在追来时候,玄海张口喷出水柱。直接将其中一只蝠人身上血液击飞许多。
那蝠人大惊,急忙振翅飞出海面。
而就在这时,穆殇离也赶了过来。
眼见北极海中暗流涌动,海浪滚滚。
穆殇离直接跃身跳入海浪当中。
“咱们也上!”
鼠一等人来到海岸边上略一犹豫,跟着跳了下去。
顿时原本已经沸腾的海水,此刻便如同炸了锅一般。
在说张航与两只蝠人纠缠许久,见穆殇离终于离开。
“你们完了!”
张航咧嘴一笑,再次施展闪云步逃跑。
“你也完了!”
两蝠人纠缠张航许久,始终没法斩杀张航。
所以两人开始暗中布阵。
蝠人话音刚落,嘭的一声,散落一地的血液炸裂。
瞬间血雾弥漫将张航包裹其中。
而张航如同深陷泥潭一般,原本灵活的身法瞬间便呆滞起来。
当!
见张航终于被困住,一蝠人落地,举起血剑,朝着张航一剑劈下。
知道自己已经躲不开,张航全力握住炽灵,聚在头顶之上。
可那血剑的威力岂能是张航接下的。
一剑劈下,炽灵直接砸在张航头顶之上。
若非刚才张航转动了剑身,此刻一剑落下。
炽灵便的将张航头颅斩开。
“嘿嘿,感觉如何?”
蝠人也得意的看着张航问道。
“还不错!”
被炽灵砸的神识都有点恍惚,不过张航还是要紧牙关说道。
“好!有骨气。”
说着话,头顶那血剑力道再次重了几分。
这血剑犹如山岳一般,将张航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地下。
“在往下压一压,等之剩下头颅时候,看我一剑将他头颅斩飞出去。”
另外一个蝠人一边说话,一边催动血雾朝张航靠拢过来。
“等等,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两人实力之强,以张航大圆满境界,居然撼动不得对方分毫。
眼见就要死于血剑之下,张航急忙开口求饶。
“哈哈哈哈,你刚才说什么?你在说一次?”
见张航求饶,两蝠人哈哈大笑。
不过手中血剑也停了下来。
“我有重宝,想换我一命。”
张航小声说道。
“重宝在哪里?”
“就在我身上,我这就取来给你。”
张航急忙说道。
“好!”
那蝠人说着话将手中血剑抬了起来。
“好小子,死到临头还敢耍诈!”
滴血宗对张航研究多年,知道张航身上有异宝护身。
此刻张航求饶,两人便知道张航要耍诈。
就在血剑要劈下的危机关头,张航心神一动,噬魂从乾坤袋中飞出。
当!当!
噬魂周身旋转,连着挡下两件。
两人皆是一惊,之前一击,不过是为了戏弄张航。
可刚才一击,已经是下了杀心。
可那全力一击之下,居然被飞出的法宝当了下来。
“吞噬呀!”
噬魂挡下两见之后,便跌落在了地上。
张航不禁一愣,朝着噬魂问道。
“没宝贝了吧!”
蝠人说着话,便要再次举起血剑。
“破!”
张航运转周身混沌气,强行挣开血雾束缚。
血剑劈下的同时,张航跃身跳了出来。
可张航刚一起身,血雾在朝张航袭来。
而另外一柄血剑也追了过来。
张航心神一动。将那柄带着一抹红色的血色空明剑拿了出来。
呼!
空明剑刚一出现,顿时一股惊人的吞噬之力爆发。
周围血雾顷刻之间全部被吸入到空明剑中。
这空明剑这次吞噬的是血气。
张航手里握着空明剑,只感觉全身血液也在朝着空明剑聚集过去。
在说两只蝠人,空明剑刚一爆发出来吞噬之力,蝠人便感觉身形有些不稳。
就在两人犹豫之际周身血液依旧开始出现震动迹象。
“爆!”
两蝠人丝毫不敢大意,直接飞出手中血剑,将其引爆。接着血剑化成血雾的反向冲击力,马上振翅遁走。
而那血雾刚一散开,紧接着便化成一个漩涡,涌入到空明剑当中。
张航强行将血色空明剑压回到乾坤袋中。而后跃身朝着两只蝠人追去。
两蝠人对视一眼,身形随即放慢。
同时,身上放出微不可查的血雾。
双方一追一逐十几里之外在,两只血蝠突然转身,一人手持血剑,一人开始催动血雾。
张航只觉得身子一紧,当即停滞在空中。
那蝠人没有丝毫犹豫,见张航停下身形,双翅一振,便来到张航面前,举起血剑便朝着张航劈下。
张航周身混沌气爆发,直接将束缚自己的血雾再次震碎。
血雾震碎的同时,再次将空明剑朝着血蝠身上飞出。
当!
血剑落下的一刹那,张航头颅一偏。
血剑直接劈在张航肩上。
而那空明剑也顺势刺入了巨型血蝠体内。
咚!
张航重重跌落地上,虽说有毒障护甲保护,不过在血剑的巨力之下,整条右臂已经没了知觉。
“噬魂!”
张航挣扎这爬起身来。
那蝠人见到同伴被张航飞出的血剑吞噬。不敢在多留,双翅一振,朝着北极海飞去。
此刻北极海内打斗正酣。
各宗修士见妖门便牵制住了血蝠,纷纷转身回来助阵。
可惜众人就算加入,奈何血蝠实力惊人。
虽说被众人围困,可众人也始终奈何不了血蝠。
“戾!”
眼见血蝠仓皇遁逃。鱼鹰在空中早已等待多时。
一声鹰啸响起,血蝠只觉得头顶出现黑影,在一抬头,鱼鹰利爪已经到了眼前。
血蝠刚刚想反抗,利爪直接将其抓起。
“孽畜找死!”
血蝠大喝一声。
紧接着血蝠开始将鱼鹰利爪融入到鲜血当中。
“张航救我!”
鱼鹰感觉事情不妙,双翅一掠,朝张航疾驰过来。
此刻第一只血蝠身上血液已经被空明剑吸收殆尽。
那血蝠没了血液护身,不敢与张航对峙,双翅一振,转身便要逃跑。
收起噬魂,张航跃身接下空明剑,朝着逃跑的血蝠猛的一剑斩出。
只见一道红光闪过,那蝠人直接被斩成两段。
血光斩了蝠人之后 ,飞出百里之外,化为漫天血雾飘落下来。
斩了蝠人之后,鱼鹰也到张航跟前。
鱼鹰再次深处利爪将张航抓住。
而张航手中空明剑再次爆发出来强大吞噬之力。
蔓延在鱼鹰身上血液顷刻之间便被吸收到空明剑中。
“敢暗算我!”
没了威胁,鱼鹰顿时气势大盛,一声怒喝,蝠人便被捏死。
“去北极海。抓一个活口。”
张航也是无奈,本来已经抓了一个活口,谁曾想自己晚说了一步,便被鱼鹰捏死。
说这话,张航也朝北极海赶去。
等两人来到北极海时候,只见海浪飞剑。
低头看去,海浪涌动,数千人真将滴血宗十几只蝠人围困其中。
不过能上手的也就只有寥寥数人。
“下去!”
张航一声令下,鱼鹰双翅收拢,朝着蝠人一头便扎了下来。
嘭!
一道巨大冲击力,等张航反应过来时候,自己已经来到蝠人面前。
心神一动,鱼刺噬魂出现。
“斩!”
趁着鱼鹰将蝠人击退,张航挥动噬魂横劈一刀出去。
噬魂横扫在血蝠身上。那血蝠差点被拦腰斩断。
血蝠回身朝着张航甩出一剑,同时快速后退。
就在血蝠后退的同时,就见那差点被斩断的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愈合。
倒是张航,若不是有鱼刺的护持,刚才一剑落下差点丢了小命。
张航心中暗惊。
以为这些血蝠的实力,在北极海中居然还能发挥出来全部实力。
“张航小心!”
玄海声音响起同时三道水柱朝着蝠人打了过来。
张航催动鱼刺,再次扭动身躯逃跑。
逃出了血蝠的攻击范围之后,张航挥动鱼刺斩出断浪。
可惜张航根本不会御水之力。
张航斩出的断浪,对蝠人影响倒是不大,可玄海发出的攻击影响却是不小。
“你退后防护。我来对付他们!”
玄海大喝一声,再次施展翻江倒海本事。
双方大战三日时间,始终僵持不下,谁也奈何不了谁。
蝠人虽说处于劣势,可恢复速度极快。
刀剑留下的痕迹,都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
倒是修士,只要吃上一剑,就算有仙宝护身,短时间内也在发挥不出实力。
至于没有仙宝护身的修士,只要被血剑劈中,那便不可能在有生还机会。
而且死后血液还会倒流进入到血蝠体内。
“这样不是办法,咱们先退走。尽快将此事报告仙长。让仙长来料理这群孽障!”
鲁盛朗声说道。
张航暗暗点头,心道不妙。
鲁抗就是在造物山上。
只要回到中域,鲁盛便可以名正言顺请仙人出手。
到时候,天傀宗借着鲁抗的实力,想要拿捏自己,谁敢反对。
而妖门,就算不死在血夜手里,也的毁在鲁盛手中。
“对,咱们先去极寒之地!然后在寻找他路!”
张航紧跟着说道。
众人此刻也明白,凭借一个北极海,是斗不过眼前蝠人的。
众人不在犹豫,且战且退。开始朝北行进。
血蝠见状,继续追来。
可惜有玄海催动水浪朝着血蝠不断攻击。
血蝠始终难以得手。
终于等到张航等人全部进入极寒之地,这时玄海才潜入到了海底。
在海里玄海不好对付。
再者杀不杀玄海与大局无碍。
众多蝠人跃身飞出海面,朝着张航等人继续追杀。
“继续退!”
这里毕竟是极寒之地边缘。
别说张航等人。就算是化神修士过来。也能深入数百里。
在这里,血蝠的实力不会受到多大影响。
“血夜还没出来,现在不能退!”
张航大声喝道。
若是深入极寒之地太远,血夜寻找不到张航等人,说不得就会转身去往妖门。
“哼!张航,你怕妖门受到
牵连,却要拉上我等一起陪葬!做梦!”
鲁盛当然知道张航的算计,揭穿张航之后,鲁盛随即转身朝极寒之地深处飞去。
其他各宗心中暗暗点头。谁又愿意为了别人的宗门牺牲自己呢。
片刻时间,一大半人手开始撤离。
原本万人与三十多只血蝠僵持,只能是打的有来有回。
如今大半人手撤走。
张航等人便略显弱势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咱们根本不是 血蝠的对付。我先去寻找阴玉,用阴玉来对付它们。”
说这话,那修士转身朝极寒之地深处遁去。
“我去也帮忙寻找。你们拖住了。”
有人带头,其他人纷纷跟着退后。
转眼之间,原本的四千多人,只剩下了一千来人。
“穆殇离,你跟着他们一起走吧。”
在场众人,最让张航不放心的便是穆殇离。
“放心,他们不过是借助外力才有此实力,若是想拿下我,还差了一些。”
穆殇离挡下一击之后,从雪地里面跳出来说道。
“而且,咱们修罗族人可是自己的仇自己报。”
说这话,穆殇离跃身飞起,再朝血蝠身上一刀劈下。
哗——
一刀劈下。血蝠背后顿时出现一个三尺之深,十几米长的大口子。
血蝠感受到危机。
转身挥动血剑便朝穆殇离劈了下来。
借着血蝠转身。张航这才发现。穆殇离斩出的攻击伤口带有杀气。
这便使得血蝠身上伤口不能马上愈合。
张航心中一喜,刚要出手,却被头顶劈下的血剑直接砸到了地下十几米深的冰层当中。
“爆!”
张航周身混沌气爆发。
直接将头顶冰雪全部震的飞起。
紧接着张航跃身飞起。
催动鱼刺斩出一道断浪。
呼——
满天飞雪被断浪裹挟着,朝血蝠身上扑了过去。
冰雪落在血蝠身上,马上融化成水。
在看那血蝠原本鲜红的身躯,已经出现暗色斑块。
张航暗暗点头,在这冰天雪地当中,看似对蝠人没有影响。可实际上,血蝠消耗极大。
“有效果!继续!”
见到血蝠身上异样,林剑大声喊道。
众人调整站位,林剑,穆殇离等人与血蝠缠斗。
张航则是将四周冰雪打到一只血蝠身上。
“张航!你为什么就打我!”
被张航连反攻击之后,血蝠全身变得黑红。
此刻已经消耗了血蝠四成实力。
那血蝠在也忍不住,全力催动周身血液,化为无数蝙蝠,朝着张航便扑了过来。
失去了鲜血身躯之后,那蝠人刚要振翅逃离,便被人一剑斩杀。
“斩!”
眼见血蝠飞来,张航倒退百米。催动鱼刺再次斩出一道断浪。
呼——
漫天冰雪朝着血蝠劈去。
叮叮叮!
顷刻间鲜红的蝙蝠变成了暗红色。
等张航了张航跟前嘶吼,那暗红色的也凝固成了一只只血色冰雕。
缠斗了四天多时间,终于斩杀了第一只血蝠。
众人此刻越发有信心。
“你们去追逃跑的人!务必掌握行踪,绝对不能让其逃了!”
原本打算清理张航等人,然后在去追击其余的人。
可没想到,缠斗片刻时间,居然被张航等人斩了一人。
蝠人也不在犹豫,马上分头行事。
他们只需将所有人拖住。等血夜出关之后,那么所有进入血魔宗的人便都的死。
众人原本应付血蝠已经是竭尽全力。
此刻见蝠人居然要分头行事,心中大喜之余。马上换地方,继续将蝠人朝冰雪多的地方引去。
蝠人也知道张航等人打的什么算盘。
不过事关重大,不得不跟在张航等人身后。
双方不停换地方打斗。连续战斗十天左右时间,终于将留下的六只蝠人全部斩杀。
“呼!”
斩了最后一只留下的蝠人,众人长呼一口。直接躺在冰面上。
就算是大成巅峰修为,连续打斗了半个月的时间,此刻灵魔二气,和心神之力,也已经消耗到了极致。
“大家尽快恢复。”
说这话,张航从前乾坤袋中拿出合欢皮朝空中扔出。
嘭!
众人抬手将合欢皮摄到手里,正要炼化时候,突然一声巨响传来。
这惊天巨响,就连北极海都是为之一振。
朝南望去,只见荒域之上,漫天血雾。
“咱们分开,你们先走。鼠一留下。”
张航急忙说道。
“啊?”
鼠一都傻了。
这么强大的气息,必定是血夜出关。
此刻在留下,必定是必死无疑了。
“好,一切小心。”
面对惊天气势,众人心里都是一颤。
只见众人一手拿着合欢皮,一手拿着灵魔石,一边炼化,一边朝极寒之地深处奔去。
“门主,咱们这样,无异于以卵击石呀。”
鼠一沮丧的说道。
“放心,血夜虽然气势大盛,不过还没跨越那道鸿沟。”
与鲁抗交过手之后,张航这才明白了修士与仙人之间的距离。
仙人与修士的差距便是修士与凡人的差距。
那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就算是天下至宝傍身,可修士在仙人面前,依旧是随手便可捏死的蝼蚁。
眼前血夜其实虽大,可张航能看的看出,血夜并未引动天地气息变化。
只要血液没有飞升成魔。那么自己便还有一线希望。
再说血液此刻双眸鲜红,全身也隐隐散发着一股鲜血的气息。脚踏虚空之上。方圆数十里全部都被自己的血雾包裹。
“走。先去解决掉那只臭虫!”
“是!”
身上六十多人抱拳领命,随着血雾一起朝或者等人过来。
“准备好了么?”
看着血雾靠近过来,张航有些紧张的问道。
“早就准备好了。”
鼠一点头说道。
此刻只要张航一声令下。鼠一马上便带着张航遁走。
张航点点头,深吸一口气。
等的血夜来到北极海中间时候。
手中鱼刺由下而上斜劈一道断浪。
只见漫天冰雪飞舞。
“走!”
张航一声令下,鼠一一道灵气将张航裹挟,朝着极寒之地深处狂奔。
“哼!天真!你们去帮其他人。把张航给我留下。”
“是!”
虽说相距千里之外,不过凭借血海的联系,蝠人之间还是能够感知到其他蝠人的气息的。
众蝠人双翅一振,朝着极寒之地深处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