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2118傲娇假千金vs隔壁真竹马(4)

池芫一到孟家,便乖乖地坐在沙发上,问孟家的佣人,“大姐姐,你可不可以带我去洗澡澡哇,我想香喷喷地睡觉。”
“哎哟,池小姐,我可不是姐姐,你叫我陈妈就好了。”陈妈看着这么奶的小姑娘喊自己“大姐姐”,立马笑得眼角鱼尾纹都快增生了。
“好的,陈妈。那你也叫我芫芫就好。”池芫手里拿着孟老给的奶糖,递给陈妈,“那我可以去洗澡了吗?”
漂亮又机灵的孩子谁不喜欢?
陈妈一开始听说老爷子的外孙是个难伺候的小祖宗,还有些担心磨合不来,但现在,多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进来住着,她忽然就有了干劲!
“好,走,我带芫芫去洗澡。”
二楼,沈昭慕从楼梯那探出个脑袋,看见这一幕的他,直翻了个白眼,“马屁精,真会讨好人。”
“说什么胡话呢你!”话音刚落,屁股上就挨了一记,沈昭慕回头,果不其然地对上孟老爷子杀气腾腾的眼神。
他按了按自己头上竖起来的呆毛,语气满是别扭,“外公,你没事乱捡什么孩子回啊,我不要和没断奶的小鬼住一块。”
“这孩子多可爱啊,比你可爱懂事招人疼多了!”孟老闻言吹胡子瞪眼地又想揍他,但还是忍了,“再说了,没看见她那养父母只顾着刚找回来的女儿,把她冷落一边么,这孩子啊,不容易,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说完便叹息一声,看着沈昭慕。
沈昭慕立即跳脚,“你别用看没人要的眼神看我啊,我可是你三请四请回来的,不是没人要……哎,不能打头!”
二楼鸡飞狗跳,一楼池芫很快就洗香香,换上隔壁送来的卡通连帽睡裙出来了。
陈妈看她披着湿头发自己出来了,立马追着出来道,“芫芫,头发还没吹呢!”
“要哥哥吹!”
刚要下楼倒杯水喝的沈昭慕,闻言,立即拔腿往上。
但楼梯口那,站着杵着拐杖像个门神似的孟老爷子,后者咧嘴一笑,便幸灾乐祸道,“难得有小孩不怕你,正好,你去学学怎么和同龄人相处。”
“狗屁同龄人,她八岁!”
“你也才十二。”
“我下个月十三了!”
“哦,还不是小鬼一个,快滚下去,没看见妹妹头发湿着么,容易生病!”
沈昭慕:……
怎么才过去几个小时,他地位下降不说,还多了个妹妹?
他低头朝着站在客厅中,一脸呆萌地望着自己的小女孩,登时朝她龇牙,凶戾的眼神充满了威胁——
你给我等着,小鬼!
五分钟后。
吹风机的声音混着小姑娘软糯的歌声,在沈昭慕耳边立体环绕。
他认命地给她吹头发,还在她的要求下,手托着一撮头发,一撮一撮地吹干。
等他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听她话时,小姑娘细细软软的头发已经吹干了。
“……”
活见鬼了,她邪门!
“哥哥,擦香香。”
摸了摸自己香喷喷的头发,池芫满意了,转过脸来,十分自来熟地要求沈昭慕帮她涂婴儿霜。
沈昭慕:“……”
他咬着牙槽,腮帮子都因此鼓了鼓,眼珠子瞪得铜铃大,心中默念:要扛住,要扛住,要扛住。
池芫扁了扁嘴巴,眨了眨眼睛,伸出小手,摸了摸他鼓鼓的腮帮子,“擦香香。”
靠。
沈昭慕将自己本来就够凌乱的头发,一把抓成鸡窝头,暴走地站起来。
“找陈妈去,我又不是你保姆!”
然后,睡裤裤腰被拽着了。
沈昭慕寸步难行,怕一动,裤子就掉下来了。
他嘴角抽搐着,拳头紧了又紧,抬头看着天花板深呼吸几下。
“哥哥……”
烦死了!
他现在就和孙猴子对他师父唐僧念经时反应是一样一样的,烦死了这小破孩!
“陈妈……她要涂啥香……香。”
实在是说不出叠词的沈小少爷,声音仿佛在和灵魂一起颤抖。
陈妈憋着笑,将早就拿在手上的婴儿霜递给他。
“少爷真有孩子缘。瞧你们,多亲厚啊。”
沈昭慕杀人的目光都冒出来了:哪只眼睛看见他们亲厚了?
这孩子缘给你你要不要啊。
等这小鬼睡着了,他就找个破麻袋给她套上丢出去扔了!
结果——
沈小少爷自己都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次邪门的被打脸了。
“你赶紧睡行不行!”
孟老爷子给池芫专门准备了一间卧室,他年纪大了,过了八点便睡了,但这俩小的倒是精神十足。
为了避免这小鬼去吵他爷爷,沈昭慕告诉自己,得将她哄睡着,反正就今晚,明天一早她就知道滚回隔壁去了。
就算她被隔壁养父母冷落,也不关他的事了!
结果池芫要他给她讲睡前故事……
“不对啊,白雪公主不知道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吃吗?她这么笨还能当主角哇?”
“……你还听不听了?”
话是这么说,沈昭慕靠着床头,伸手将小姑娘的被子往上一拽,凶巴巴地换了个睡前童话。
“啊,为什么这些公主都傻乎乎的。”
沈昭慕发现,这孩子小小年纪,就不相信童话,很有些问题。
他握了握拳拳头,亮在她眼前,“你看到了吗,你再多一句嘴,这个拳头就会出现在你自认为很聪明的脑袋上。”
池芫扁嘴,大眼睛立马就蓄了眼泪。
“我这么聪明可爱,你也舍得打我么?”
深呼吸一下,沈昭慕笑得比哭还难看,“谁给你的自信说,你聪明可爱?反正,我就超讨厌你这个烦人精小鬼。”
池芫“哦”了声,将故事书合上,“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
反转来得措手不及,沈昭慕还没来得及拒绝,小丫头就用稚嫩的声音,讲了个不符合年纪的恐怖故事。
“你看你身后,窗帘那的黑影,像不像是伸出爪子的鬼要索命啊……”
沈昭慕也是信了她的邪才会顺着她的手指,去看窗户那,结果就看见窗帘飘动……
“我靠——”
从房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带着鸭嗓音的尖叫。
随后,门开,沈昭慕跑了。
房中,池芫拥着小被子安心地躺下了。
哎,她的故事还没讲完呢,哥哥真是不经吓。
不过,她不是怕黑的吗,怎么现在不怕了?
算了,明天还要想法子留在哥哥家,不能将人一下子吓狠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