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没错!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站在其中一座破土升起的巨大石塔边缘,双手大张的良辰美玉冲着还在簌簌落下尘土的六角形图腾柱发出了一阵得意的大笑:“不,应该说‘本应如此’!若不是没有这种展开,你们又怎么可能对得起我苦心经营、筹谋已久的计划?”
“NONONO,良辰美玉啊良辰美玉,你应该冷静,而不是如此得意自大。”仰着脖子大笑了一阵,这位青衫剑士俊美的面庞随后也在喃喃自语中将扭曲的笑容渐渐平复过来:“尤其是‘计划’这个词不能提,这就是个FLAG,只要一提就肯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失败意外。”
“已经找到入口了,会长。”一名刚刚回到此地的自由之翼成员那半蹲在地行礼的背后也反射出了冷刃的寒光:“我们现在就进去吗?”
“先不要着急,这里的客人可是多得很。”摇了摇自己的头,良辰美玉反而摆出了冷静而又从容的模样:“图谋天空之城隐秘的人肯定不止我们一个,至少断风雷的江湖是肯定有着自己的目的才对,不管他们与法师议会之间的交换条件是什么,他们一定也已经都准备了各种各样的后手。”
“先静观其变,尤其是江湖的动静。”
面对着那数座巨大的岩柱所组成的圆环,这位自由之翼的现任会长摩挲着下巴观察着四周:“当然,断天之刃的动静也要注意,他们一定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自从断风雷带着断山河离去之后,‘夜枭’就没再抓住对方的行踪了,江湖战队在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禀报之人抬起了自己的头,鬓角的乱发也在狂风的洗礼下形成两缕集束:“至于断天之刃和他们的队伍……从刚才的反应看,他们似乎也对眼前发生的变化感到非常意外。”
“意外?”良辰美玉抹着下巴的动作停滞了一瞬间:“这可真是……不,不对,也有可能只是做给我们看的,至少经历过‘合作’时期的我们的存在,会引起他们的警觉。”
“会长,你说他们知道‘天空之契’的存在吗?”抬起了自己的头,一直保持着行礼姿势的战士玩家试探着问道:“他们与法师议会的势力走得更近,就算他们没有我们从魔法帝国手中掌握到的线索——”
“知道了又如何?”
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手下的话,良辰美玉复又低下了自己阴沉的表情:“就算他们循着魔法元素的脉络寻到了此处,他们也不可能知晓我们所知晓的那些秘密,找到天空之契究竟意味着什么,掌握它又能掌握什么样的命运,他们又怎么可能比我们这些更接近‘虚空’之人更加清楚?”
“就算退一万步讲,他们从其他的渠道偶然悟出了这样的道理,至少他们也会以为我们之间拥有本不应该拥有的信息差,从而对我们放松警惕。”说到这里的良辰美玉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得意了:“之前轻易答应了我们之间的‘互不侵犯条约’,就是最为有力的证明,若是他们知道我们是带着这样的目的而来,他们绝不会如此轻易地放任我们进来……哈哈哈哈!”
“我倒是知道那个男人究竟在忌惮着什么,他一定是希望我们之间至少‘井水不犯河水’,以保证灵冰的安全。”磨着牙齿恨恨地说出了这样的话,良辰美玉气喘吁吁地将自己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失算了断天之刃兄弟,你错过了最佳的机会,而我——一个一直被你看不起的小人物,这次一定会让你尝尝后悔的滋味,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会长英明。”
再度低下了自己的头,眼前的自由之翼成员低声说出了自己赞颂的话,而收敛起笑声的良辰美玉则是将视线转向了一边,无视了漫天警报声的视线也落向了队伍的另一侧:“那么——”
“剩下的就是将这个莫名其妙的麻烦料理掉了。”
顺着他的目光,一名正在远端与自由之翼其余几名玩家争斗的身影也隐约显示在了荒野戈壁被吹起的风沙后,由远端正在逐渐放大的机械兽潮轰鸣逼近的景象也反衬得那里的几道战斗的身影如此渺小,但那以一敌多的战斗气势却是没有遑让几分——一拳将袭来的巨斧正面磕飞,领衔的那名格斗派打扮的玩家此时的上衣也已经在剧烈的斗气对抗下寸寸碎裂,纹在后背上的那条巨龙模样的纹身此时此刻也伴着他同样怒吼的拳锋一样,在向他围攻的几名对手的面前发出恐怖的压迫感:“——荆东之龙!你已经无路可退了!快点放弃抵抗吧!”
“……”
“你的那几个队友早就跑路了!哈哈哈哈!怪就只能怪他们惧怕我们自由之翼的名声——不,只能怪你不自量力地招惹我们!居然还敢在这种情况下……啊啊啊啊啊!”
“……我不喜欢言辞交锋。”
一拳将还待说话的那个人如同破皮球一样砸飞了出去,收起了拳势的吕板凳倒竖的眉毛配合着全身升起的黑色煞气,宛如一名地狱里归来的杀神:“我只喜欢用拳头说话。”
虬结的肌肉伴随着挥拳的全力一击而爆发出了令人肝胆俱裂的力量,被撕裂的大地也在前踏的脚步里层层扩进,面对刀剑横飞的吕板凳眼中丝毫未出现畏惧的感觉,手中没有任何保护的拳头也一次次地与那些金属的武器毫无花哨地硬碰硬——一拳,两拳,撤步躲闪后的伸手,然后将被自己扣住的那道肩膀连同身躯径直砸落在了地面上,于自由之城里威名赫赫的这位混混之王随后大吼一声,将手中被砸晕的玩家直接当成了到处乱甩的桌椅板凳,那大开大合的旋转飞舞与剧烈的破空呼啸也将四周的其他自由之翼玩家逼得步步后退,其中一名玩家随后也被吕板凳怒吼下脱手飞出的“重物”毫无抵抗地拍飞到了远方。双手拧动着发出了咯吱咯吱的骨头脆响,停下了动作的刚勐男子随后也将自己挑衅的视线越过了那名玩家被砸飞出去之后显露出来的包围圈缺口,站在那里的良辰美玉随后也在这道视线的尽头处发出了一声不屑的轻啐,甩开手下的阻挡向着这边走了过来:“看来你是铁了心要找我的麻烦了……我们之间有什么过往的交情么?”
“你们叫自由之翼,而我是自由之城的霸主。”用倒扣的拇指点了点自己满是伤痕的胸口,吕板凳用下巴指着那位俊美的青年:“名字重复了,我很不爽。”
“就这?”于是良辰美玉嘴角边挂起的嗤笑也显得更加清晰明显:“看来你这已经不是‘不知天高地厚’来形容的了,这简直就是愚蠢。”
“反正都是要等,稍微打发一下时间也没什么。”撇开了自己的长剑,良辰美玉一脸狠厉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就把你这个祭品——”
“当做是我享受盛宴之前的甜点吧。”
************************************
“快!快走!”
由倒塌的废墟之间一股脑地爬了出来,顾不上拍打自己身上尘土的梦竹率先冲着其他人喊道,已经近在迟尺的机械巨兽在荒野上踏出的震动也将距离它最近的这位小姑娘差一点震倒在地,那挥舞而下的巨爪也由翻身而起的梦竹背后堪堪划过:“没时间怨天尤人了!抓紧时间脱离战线!”
“在没有搞清楚那个系统警报的含义之前,我们说不定就要先被这些机械大军吞得渣都不剩了呢。”同样连滚带爬地出现在了轰鸣的大地前方,勉强开始奔跑的黑玉米此时的脸上也挂满了苦笑:“可恶,为什么我们的邻居所在的石柱升级成了制高点,而我们所在的遗迹废墟就化作了一坯黄土?”
“幸好他们还没有下定决心从高处狙击我们,不然我们说不定就真的要覆灭在这里了。”来不及整理自己尘垢覆盖之下的灰头土脸,给自己套上了浮空术的陨梦随后也转身开始酝酿起了反击的法术:“运气的问题以后再讨论,先搞定这些金属疙瘩吧!”
“谁记得刚才警报出现的时间?那声音刚才说了13分钟对吧?”气喘吁吁的笑红尘则是在自己打开的系统面板里疯狂操作着:“不管我有没有理解对,13分钟后肯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想办法——小心!”
察觉到不妙的他骤然回头,从天而降的沉重呼啸也已经临近到了队伍的面前,因为生锈而显得有些发黄的机械巨鸟随后也在敌意的驱动下伸出了两只遮天蔽日的利爪,反射着锋利寒光的尖端也与瞬间扑飞至此地的梦竹挥出的匕首正面碰撞在了一起:“爆裂斩击!”
“快走!”
从天而降的弧线在这一瞬间的交汇下折回到了天空,而笔直飞来的直线则是在这一撞后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兜帽扯开、金发散乱的小姑娘随后动作矫捷地爬出了自己划出的沟壑,用反手斩出的匕首将后方袭来的一根金属利箭挡在了自己的身体范围之外:“往东南方向走!不要犹豫!”
“那边应该也有人。”拉住了刚刚想要上前支援的笑红尘的后颈,黑玉米的分析声也在其余队员们的耳边回荡:“按照我们之前的观察和分析,参赛的队伍里唯有岚山还没有出现,他们有极大的概率占据着其中一座石柱,位置……应该就在那个地方。”
“如果我们躲到那边的话,以苍云壁垒与梦竹的关系,对方多半是不会向我们下狠手的。”
加速到极致的身手在远方机械兽群接踵而至的远程攻击中不停翻滚躲避,那与年龄不相彷的熟练逃跑动作也开始撕扯着这些攻击直线偏离队伍撤退的方向,奔行在荒野中的梦竹不停地闪转腾挪,娇小的身躯也在各类金属刺针与光炮攻击中独自上下翻越着。眼中不停地估算着自己与后方还在毕竟的机械兽潮的距离,犹如受惊野兔般狼狈不堪的金发少女随后与不远处同样正在兽群锋线处亡命奔走的另外一支队伍打了个照面,相互富有默契的她随后也向着对方挥出了一个手势,刚刚准备转向的脚步前方却是再度出现了遮天蔽日的金属巨鸟的黑影:“——嘁。”
“抓住你了!”
女孩想要再一次用手中的匕首挡住从天而降的金属利爪,那转身腾空的姿势却是被侧面飞来的另外一道身影整个“摘”了下来,不知何时狂奔至此的斯巴达克此时也已经带着梦竹躲过了那巨鸟怒鸣之下重重落地的呼啸,与它在地上划出的两道土石的沟壑并排狂奔着:“这可是古代机械!它们拥有智能并且很记仇!你是挡不住这一下的!”
“你,你刚才去哪了?”
“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爬出了废墟的重压!你也得为我这副大身板带来的不便稍微考虑考虑啊!”
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将梦竹扛在肩上的斯巴达克迈开的巨大脚步在荒野上化作两道滚石流星:“放心!只要施展开手脚,老子就是无敌的!现在——”
巨汉扛着梦竹躲开了后方机械兽群中射来的另一道光线攻击,同时将不知从何处抓来的一根金属长杆反手甩了回去,两只看上去身形更小、动作也更为敏捷的机械猎兽随后也在斯巴达克的这记远程投掷下发出了金属的悲鸣,即将追上的距离也在滚回到轰鸣锋线的铿锵声中再度拉远:“现在往哪里跑?”
“东南!东南方向!”
“东南?那不是一个好主意。”
帮助梦竹在自己宽厚的肩头上坐稳,扶着对方后背的斯巴达克咧嘴发出了一阵大笑:“你们是出于安全起见,才选的那个方向作为下一步的集结点吗?”
“身为被雇佣而来的雇员,这话本不应该由我来说,队长。”
跨出的步子在加速的过程中显得越来越远,完成一次次长程跳跃的斯巴达克指了指他们正在奔走的方向正右边:“不过为了咱们队伍着想,我不得不将我的一些个人经验与理解稍微分享一下,比如——”
“你最好观察一下其他主流队伍的动向,他们的每一步动作都不是无的放失,具备着很高的参考价值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