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一剑长安 > 第三零四章外儒内法(四)

徐长安的手微微颤抖,那青衫宽大的袖子不知道是被他的手抖而导致袖口颤抖,或者是因为这袖子感知到了徐长安心中的惊讶与震撼,亦或者是这村落中的风突然大了些,让徐长安的袖口宛如一根压弯的竹片被人放开了一般,不停的颤抖。
而他手中的鱼竿,此时也不停的晃着,即便有鱼儿想吃鱼钩上的饵料,看见那在水中不停抖动的鱼饵,便也被吓得远远躲开。而此时平静的河面上,泛起了不少的涟漪,徐长安已经在尽力的控制自己心中的惊讶了,此时涟漪处有不少的小水珠弹起,犹如暴雨天落下的砸在青石板上雨珠一般,重重的落在地上,随后又四散开来。
徐长安张着嘴,喉咙中积累了几百句话,但此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要是让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或许还会把徐长安误会成一个哑巴。
墨先生看到徐长安这状态,倒也没过多的在意,他伸了一个懒腰,声音也十分的放松。
“你应该知道,道家的始祖很看好你。要是知道你此时连自己的心都控制不了,定然会失望的。静心,无为。”
这句话虽然轻,但却给此时脑海中布满了乌云的徐长安拨开了一抹云层,让一缕阳光从厚厚的云层中透了出来。
徐长安吐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手。
他也明白方才自己的状态,看起来自己还好,但听到墨先生说那两句话的时候,心里还是翻起了滔天巨浪。更为重要的是,墨先生对于那两句话的态度,让他感到了不解和迷茫。
终于,仿佛一场暴雨之后的雨过天晴,徐长安的手不再颤抖,心也平静了下来。河面上也没了涟漪,河水中倒映着徐长安清秀的面庞。
看到徐长安能够快速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墨先生面露笑容,点了点头。
“行了,你现在想问什么话,都可以问。”
墨先生的声音很轻,如同一缕风一般潇洒,他甚至就直接往后一倒,双手枕在了脑后,如同一位风华正茂的少年郎一般仰头看着星空,棱角分明的脸上还扯出了一抹笑容,甚至嘴里还叼着一根草。
徐长安点了点头,并没有率先说话,只是继续安安静静的钓着鱼。
而此时,荀夫子和商君此时居然凑在了一起,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要知道,当年揍商君最狠的就是荀夫子,两家的学说充满了对立。甚至,就连方才墨先生所说的那句“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的话都是商君率先说出来的。
法家最讨厌的人有两类,一类就是顶着仁义和礼法的帽子而强行违反律法甚至引经据典想着推翻律法的人;至于另一类,就是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用武力来维护自己心中正义的人。这些人看起来的确维护了正义,可这样做,也等于是破坏了律法。
恰好,前一类人大多出自于儒家;而后一类人,便是出身于墨家。
正因为如此,商君当年才会说出这两句话。
这两句话诞生之初,可是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们法家顿时成为了众矢之的,文要面对儒家的口伐笔诛,武要面对墨家的弓弩刀枪,着实有些难以招架。
特别是面对荀夫子这等全面性人才,骂,骂不嬴;打,也打不过。
当初这商君可在荀夫子的手里吃了不少亏,可没想到,如今两人却能安然的坐在一张桌子上。
桌子上有一盏煤油灯,熹微的烛火下,是这儒家和法家两位大人物正同时盯着一块留影玉符,而在玉符的旁边,则是一幕幕画面。至于李道一考核的场景,此时在桌子底下,这二人压根不在意。
若是徐长安看到桌子上的画面,估计又要骂轩辕剑一顿了。
上面的画面,赫然便是他支持荀法改革之后的场景,还有一些长安的繁华景象。
“不错不错,后人的繁华,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啊!”荀夫子笑着说道,还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虽然他的胡须并算不得很长。
“你看,这是什么?”商君立马指着画面中的天空,只见天空之上如同一朵花绽放一般,散出了不同的颜色,百姓们纷纷拍手称快,特别是小孩子,穿着小棉袄,带着虎头帽,看着天上的绚烂,不停的蹦跶着。
荀夫子也歪着头,看了又看,这才说道:“好像他们叫做烟花,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便会放烟花表示庆祝。你看那吃的,那是什么肉,一个小小的餐馆里,居然又如此多的肉食!而且,无论是百姓还是达官贵人,都有资格吃!这,多好啊!”
荀夫子眼中闪着光,指向了画面的一角,里面正有一些百姓从酒楼二楼的包间里探出头来,筷子上还夹着肉,看着天上绽放的烟花。
“谁说不是呢?”商君也眯起了眼说道,这画面中所展示的场景,已经超越了他对强大和盛世的认知了。
原本在他的认知里,百姓有凝聚力,有地种,能够随时去打仗,以耕战为主,贵族阶层受到挟制,让利于民,这便算不错了。
但现在看到这画面中的场景,百姓不用随时准备打仗,他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他们不仅能够吃饱穿暖,而且还有多余的银钱。
随即,荀夫子又拿出了一块玉符,继续在桌子上投出了画面。
而这画面中,正是轩辕炽和他当初所带领的铁浮屠。
只见战马踏碎冰河,铁链上的齿轮散发着寒光,所有士兵和马匹都穿上了银白色的盔甲,虽然在这冰天雪地中并没有什么阳光,可他们的盔甲上还是散发着森寒的光芒,所有铁浮屠士兵双眸死死的盯着前方,哪怕此时他们没有动手,哪怕此时荀夫子和商君只是在看画面,都能感受到他们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和压迫力。
而骑着战马在最前方的轩辕炽,则是左手持轩辕剑,双眸平静的看着雪山的那一侧,突然如同起了一场大雾一般,大雪不断的翻滚,朝着这儿而来。
轩辕炽举起了轩辕剑,所有铁浮屠士兵亮出了手中的长枪。
一声令下之后,他们便嘶吼着朝着翻滚而来的雪杀去。过了没多久,那些翻滚的雪安静了下来,原本吵闹的天地安静了下来,似乎只能听得到将士们沉重的喘息声。
盔甲上染血,长枪上还有敌人的血肉,他们依旧安静。云层越发的厚,看起来风雪即将到来。
但这群士兵人就矗立在风雪中,犹如一座座丰碑!
“这才是队伍嘛!就算是帝俊的天兵天将,他们也能一战!”荀夫子突然激动的站了起来,甚至连胡须都有些颤抖了。
徐长安的记忆通过轩辕剑传了出来,他们才会认可徐长安。其实,关于这些画面他们已经看过了很多遍了,但看到人族如此富饶强大,即便看了多遍还是心潮澎湃!
“这所谓的圣朝,的确比我们做得好啊!”商君补充了一句。
“没想到,虽然帝俊斩断了历史,但我们法家居然留存了下来。这荀法,虽然有些地方不够严苛,但对于如今的圣朝来说,他的改革才是最适合的。”
“所以?你有什么想法。”荀夫子转过头,看了一眼商君,眼中含着一抹笑意。
“我都和你坐在这儿了,你说我什么想法?”商君抡起了眼,看了一眼荀夫子。
以前追着商君揍的荀夫子尴尬的笑了笑,低下了头。
“好了,咱们研究一下吧!这个世上,不能只有儒家,更不能只有法家。”商君做出了让步,轻声说道。
荀夫子听得这话,想了想说道:“融合百家之长,那岂不是便宜了杂家?”
此话一出,两人同时一愣。
“这……当真便宜了他们!”
两人说罢,同时抚掌而笑。
“不过,你担不担心他去……”商君笑罢,做了下来,皱起了眉头。
“你说的他是?”荀夫子有些不解。
“墨先生。”商君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说道。毕竟徐长安是墨家的巨子,而且自打徐长安进来这百圣村之后,就他找徐长安找得最勤。
荀夫子面色一变,稍微比起方才来说凝重了一些,随后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他不会。”
“再说了,就我们现在的情况,他能帮小徐先生什么?”荀夫子接着补充了一句,反问道。
商君顿时没什么话好说了,的确如同荀夫子所说,好像这考核,墨先生帮不了小徐先生丝毫。除非,这位小徐先生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装的,他的德行有问题,不然论理论学说,他们这些人虽然更纯粹,在某一领域达到了更为高深的境界,可若是论到学说的实用性,恐怕不如徐长安知道得多,更不如徐长安理解深刻。
“不过,我对你让步,不代表墨家对你让步。你这次的考核,哪怕最终你要公布出你所谓的答案出来,也必须同墨家解释清楚。毕竟你这考核,涉及最深的就是我们三家。侠、孝、法的碰撞,要让李道一克制自己的情感,还要他完美的把此事处理好,不容易啊!”荀夫子提醒了一句。
商君点了点头,试题他出了,但说实话,让他解决儒道墨三家的问题,平衡三家学说,他自己都没底。就相当于是老师出了试题,但出题的老师却没办法给出一个标准答案一般。
一想到这儿,商君就有些头疼。
“我尽力吧!其实,我觉得李道一也不错,只不过有些小毛病而已,在大是大非上没任何问题。不管结果如何,都给他过了吧?”说实话,商君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都有些心虚,只敢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看着荀夫子。
荀夫子此时正在欣赏徐长安记忆中的场景,看着这盛世。
听到商君的这话,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商君,淡淡的说道:“一诺千金,不苟言笑的商君,怎么也开起玩笑来了。他们两人自然有资格继承这儿的资格,但作为师长,总要给出一个答案的,要是给不出答案,也得如实说出来。而不是靠着糊弄,来想着蒙混过关。”
看得荀夫子认真了起来,商君只能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继续欣赏着徐长安记忆中如今的圣朝。
“好吧,我也研究下自个儿出的这个题,到底该如何解。”商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手一挥,便顾自关注着李道一的考核了。
……
徐长安终于缓和了下来,此时的他心如止水,他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的墨先生,轻声问道:“墨先生,您难道也认为‘墨以武犯禁’吗?”
“当然。”嘴里叼着一根草的墨先生直接回答道。
“为何?”
“在你没进来之前,我也认为这句话是屁话,我们墨家向来是以仁义为先,帮助被欺负的弱小。可当你进来之后,通过你的记忆看到了如今的圣朝,我改变了想法。其实,法家的人虽然嘴臭,但这些话还是有所道理的。我们墨家仗着武力,不顾律法,去搞所谓的替天行道,的确能够让一部分人的正义得到伸张。可若是一直下去,便等于我们墨家在扰乱律法,倘若没了律法,会有更多的人得不到一个公平的待遇,受害的是更多的百姓。”
许长安听得这话,点了点头。墨先生这么解释一番,他便能够接受了。若是单纯的就这两句话,就会如他方才一般,误以为这墨先生作为墨家的创始人,背叛了墨家。
这种事情,就像当初夫子算计他,要杀他一般让他感到震撼和害怕。但若是这么解释的话,徐长安便完全能够接受。
“墨先生,您其实可以直接说的。没必要吓唬我……”徐长安脸上泛起了一抹苦笑,无奈的说道。就在方才,他心里的一些信仰差点就崩塌了。
他是墨家的巨子,虽然不会墨家的功法,也不是从下在墨家长大的,也不懂墨家的什么“明鬼”之类的观念。但墨家最吸引他的一点,便是一个“侠”字,就像墨砚池和他弟弟看到有人被强行婚配的时候,也会多管闲事强行出手相助一般。
更不说当初的墨星逸墨叔带着他杀得一个七进七出,为了爱情九死不悔的样子。
对于徐长安来说,墨家的“侠”,满足了他幼年时听书的向往。潇洒,忠义,敢爱敢恨,这样的墨家,就是从说书先生的书里走出来的。
若是墨先生突然告诉他墨家所做的一切是错的,他的侠义是错的,徐长安肯定会激动难受。
“是你自己没想明白,在今早的考核成绩大会上,商君已经提醒你了。看到一件事儿,不能只看个体,要看整体。我们墨家对于个体的要求太高了,若是每一个人都有侠义之心,都尊崇‘节用’、‘明鬼’、‘天志’,那得多难。就和你之前想的一样,每个人都思想觉醒,都放弃贪欲。这样的世间的确不错,但现目前能做到吗?整个人族,识字的人都有限,更别说懂得这些道理的人了。”
“所以,在他们没有达到这个思想水平以前,一定要有一群人,一群人并不是指向着荣华富贵,权利美女的人来代表着他们的利益,管着他们,呵护着他们的成长才可以。”
墨先生话都说到这儿了,徐长安自然懂了。并且,在今早被商君问了一番之后,他心里其实便有了一点想法,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想法,现在被墨先生这么一点,顿时悟了。
“我懂了,在全人族没有真正的思想觉醒之前,一定要有人来管着他们。但与现在皇权不同的是,这群人必须有崇高的理想。为了整个人族,为了全天下的理想。世上其实没有绝对的自由,只有相对的自由,想要思想觉醒,想要人族思想大解放,得一步一步来。”徐长安轻声呢喃道。
“没错,不过这一天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说实话,儒家和法家的东西,却是更切合实际。我们这样的人,这样的理想,如同天上的星辰一般,看起来很闪耀,但却离我们太远了。我们这样的人,会被人说成幼稚的。”
“一点也不幼稚,要是没了这些理想,没了追求这些理想的勇气,那人族就无法前进。有的东西,看起来很可笑,但在追逐的过程中,会让我们变得更好。”
“这样的人,叫做理想主义者。”徐长安轻声说道。
可这一次,墨先生却没有回答他。徐长安转头一看,墨先生嘴里叼着一根草,双手枕着脑袋,就这么睡着了。
徐长安笑了笑,男人至死都是少年啊!
进来这村落的这几天,他收获颇丰,思想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经过了白天的辩论和晚上墨先生的点拨之后,更是如此。
对啊,公平是人人都希望的事儿,老百姓不被欺负,也是他所希望的事儿。
可现在百姓的思想已经被奴化得太严重了,他想要改变他们,必须成为他们意识中高他们一等的人,然后才有机会慢慢的教导他们,自个儿说的话他们才会听。
但这些也不能怪儒家,每个时代得有每个时代的产物,在儒家的那个年代,礼法真的不是错,要是没了礼法,恐怕人族会更加的混乱。
只不过,现在不适合人族了而已。
徐长安的脑海里,如今多了很多不同视角的想法,也理解了各家的难处,对于他们那个时代的有利作用和不利作用。甚至,是对于现在的帮助。
“要是能融合百家之长,替朝代,替人族走出一条以农民为主的利益之路,那该多好啊!”
徐长安叹了一口气轻声呢喃道,甚至脑海中都有了一些想法。
对于墨家,多了一抹心疼。
“所有的侠,当以法律为边界。”徐长安轻声呢喃道。
若是突破了法律为边界的侠,那不再是“侠”,而是“匪”。
徐长安说罢,顿时鱼竿一动,他猛地往上一提,一条大鱼上来了,落入了他的手中。
恰好,也不知道墨先生是不是被这大鱼出水的声音给吵了一番,居然醒了。
他看到这鱼,顿时露出了笑容。
“不错啊,这鱼……”
他话还没有说完,徐长安急忙说道:“自然是请先生享用的了。”
墨先生顺手扯了一把草,拧成了绳子,将这鱼给拴了起来,也不客气直接提起了这大鱼。
“我也不会占你便宜,这样吧,你明天来我铁匠铺一趟,我给你几本书,就作为换今晚这大鱼的东西!”
还没等徐长安拒绝,墨先生提着大鱼便走了。
徐长安笑了笑,才把鱼钩甩入河中,耳旁传来了墨先生的声音。
“融百家之长,合当下之势,立一家之言!”
听到这话,徐长安顿时明白了,墨先生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指点他达成圣贤的最后一项:立言!
他此时也顾不得钓鱼了,直接站起身来,朝着墨先生离去的方向鞠了一躬。
“弟子,谨记!”
……
李道一终于把圣朝的律法,面前的卷宗都看完了。
但现在早已不是一个时辰后了,而是一天后。
因为现在这案子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李道一把乌纱帽和官印一放之后,晋王爷也拿他没办法。
要是不用李道一,其它人也不愿意审理这个案子啊!反正现在这个世间的徐长安已死,他想拖,便让他拖。
若是能把群情激奋的时间给拖过去,那更好。
李道一看完这些东西之后,目光落在了圣朝的一条律法之上。
“若犯案者,有自首情节,可大幅度减去刑责。”
李道一看到这儿,皱起了眉头。
他倒不是想用这一条来帮助梅若兰,只不过他笃定,肯定会有讼师会利用这个。
李道一闭上了眼,把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在自己的脑海里过了一遍,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升堂!”
李道一此时已然有了主意,立马大声喊道!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墨家:节用:节约明鬼:继承前人文化财富天志:掌握自然规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