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寻诡者 > 0777 路走宽了

寻诡小队4名成员倚在墙角跟谈心。
二师姐拿出来的食物基本吃完,黑渊又从深渊空间往每人背包里塞一些吃食。
胖子不解地问:“我们都有储物空间,干嘛每个人都要背这么重的背包?空着手不轻松吗?”
与胖子有相同疑惑的还有黑澜。
修为达到神海之后,便能在体内开启神海空间,神海空间有大有小,但储存一些生活必备物品不在话下。
4人之中,二师姐水澹峙修为最低,才高阶巅峰,不过一手制药能力,绝世罕见。她虽然没入神海,未开启体内空间,却有药堂堂守赠送的储物白玉扳指一枚。
黑渊修为已达神海境巅峰,半步冥墟,底蕴足够只差机缘,他有预感,这次的寻宝之旅结束后,他便很有可能踏入冥墟。他不仅可在体内空间储物,深渊空间更是庞大。
胖子在天坑下境界神海,刚开启空间不久,储物自然随意。
作为黑族主脉核心成员之一的黑澜,虽说神海遥遥,可家族底蕴摆在那,能储物的法宝也是不少。
面对同伴的疑惑,黑渊觉得很有必要和大家解释两句。
“不管是神海空间,还是储物法宝,开启都需要精神力。我曾有过两次精神力消耗枯竭的经历,一旦精神力消耗一空,自己都没能力开启空间,更别说旁人。
再说,我们进入的地方特殊,不仅有诅咒之力,还有吞噬精神力的黑色虫子。
若我们遇到危险,走散分开,又恰巧没能力打开储物空间的时候怎么办?”
胖子和黑澜齐齐怔住,黑澜还好,阅历丰富,从磨难里爬出来的强者悟性还是有的。胖子却差了很多,仅有的历练也是在众星捧月下完成。
甚少经历这种极端事件。
2人听劝,尤其是胖子,什么都不怕就怕饿肚子。赶紧从自己的神海空间掏东西。
看见地上一堆东西,黑澜很无语。开启吐槽模式。“我说胖子,你掏吃的就算了,这个玩偶是什么鬼?还有裤衩,还是红色的。”
胖子几乎把全部家当都掏出来。
“黑渊说的话我觉得有道理,万一我再被困住,精神力又被诅咒无法开启,我得准备准备。”
几人抚额表示无语。
“你掏这么多东西,背得动?”
关于重量,在神海境修士面前不叫事儿,可东西一多体积也随之增大,不是背不背得动的问题,施展不开才是关键。
二师姐不说话,直接用行动表明态度。
胖子后脑勺上红了一大片,委屈巴巴地看着二师姐:“姐,干嘛打我?”
“背点吃的就行。”
“可我担心......”话没说完,二师姐的手掌又高高举起。
“知道了知道了。”堆在地上的东西除了必要的食物和水,又开始一样一样消失。
小插曲之后,二师姐问黑渊:“你不想竞争族长是因为没想法,还是因为对手是大师兄?”
黑渊表情顿了顿,这个问题他确实没认真思考过。
“首先,族长需要强大的全局观,我自认为还不具备这方面能力。”黑渊从小性子冷清寡淡,不喜欢社交,而一族之长不仅需要强大的内心,全局观更是必不可少。
寻诡小队的内部管理也是相当松散的。
黑渊自知,要成为族长需要学的东西非常多,更重要的是,他对黑族的认可度还不够。管理一族事物,需要放弃的东西很多,目前他还没做好心里建设。
二师姐笑笑,“这点你就想多了,就算你是族长备选之一,到成为正在的族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族里也会安排相应的考核。
比九考还要严苛的考核。”
黑渊是知道这方面信息的,刑堂堂守黑岫走之前,透露过一些内幕。
“看你表情,还是不想当成为族长备选?”黑澜颇感震惊,可知道这个位置有多少人眼红。
这消息要是放出去,不知道多少人会来巴结他,又有多少便利和资源向他倾斜。
“大师兄也是原因之一?”二师姐内心最在意这件事。
若是大师兄和四师弟同时成为族长备选人,他们之间的竞争将会白热化,到时候寻诡小队内部的关系将怎么处理,他们该怎么站队都是问题。
虽说现在想这些为时过早,但确实是压在众人身上的问题。
黑渊目光虚化,思绪纷乱。
族长之位他确实不想踏足,他也清楚黑岫在大决战之前告诉他这些的原因。
两人同邪神的终极一战,将有数十道目光落下,邪神一死,他父亲黑槐的26年冤屈就将洗清,而族里会趁这个绝佳的时机向世人宣布黑渊重回家族,以及成为族长备选的决定。
到时候再去拒绝,会折煞族长和长老们的面子。
“我打不过大师兄。”黑渊老实回答。
曾经,他以为大师兄的修为最多在冥海初期的样子,当他迈入神海之后,这个观点被否了。
如今,他是神海巅峰绝世高手,依然看不透大师兄的实力。
天坑之下,面对冥墟初期的庄严,即便对方身上种了诅咒之力,境界有所下滑,实力依然不可小觑,两人联手底牌尽出,胖子差点死掉才将其逼到自爆。
可庄严在大师兄面前,连动手的欲望都没有,丢给师弟们当陪练了。
黑澜睁大双眼,难以置信:“我一直以为你是寻诡小队武力担当,难道大师兄才是,他什么境界?”
一支不到10人的小队,居然有3名神海强者,太恐怖了。
更何况,大师兄还是小队里年龄最小的人。
黑澜自己都还在高阶巅峰苦苦挣扎。即便如此,他依然是同龄人中修为极高的那波人,九监论坛新手帮前200名的耀眼存在。
“......”黑澜找不到词汇形容此刻内心。
他还记得,拍卖会后,他父亲和家族前辈为他结识黑渊的选择专门开密会讨论的场景。家中还是有不少长辈反对此事,认为不该和叛族之人亲近,怕影响家族名声。
他们之中甚至有人看不起寻诡小队成员,说他们很多都是边缘人。
太没存在感了,再一次为自己的站队和选择感到庆幸。
...还好还好,我可太英明了...
就在黑澜内心戏十足,沾沾自喜的时候,黑渊开口讪笑道。
“大师兄?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从来不知道大师兄的实力,也很少见他真正出手。”
在破碎虚空的时候,大师兄也是使唤骨甲遏岨小鹿以及它的族人带着自己修炼,自己却从未出手。
对付庄严也是如此,只在边上卫护。
“至少也是神海吧。”
“神海?你太小瞧大师兄了,他恐怕早已冥墟,修为比庄严要高。我知道一件事。”
3人好奇地看向二师姐。
“黑渊应该记得,在老师黑八十八收你为徒之前,我和大师兄比你们先被选中。”黑渊点头之后,二师姐继续说道:“我曾因为徒弟排名的问题去找过老师,他问我为何执着于当大师姐。”
老师回答:“澹峙啊,我认识黑濯在前,你在后,先想收他,再想收你。只是他一再拒绝才拖到现在。他当大师兄有何不可?”
“呵呵,再说,他的修为......”
“老师当年提起大师兄修为一事,诸多避讳,我原以为是大师兄实力不如我,老师不想我再排名问题上纠结,现在想来,可能是不想吓到我。”
“你是说......”黑渊3人的呼吸都重了。
水澹峙皱眉轻语:“按照我推断,大师兄恐怕在20岁以前就迈入冥墟了。”
“什么?”
“不可能......”黑澜情绪激动地站起身。
20岁的冥墟老怪,别说整个黑族,就是放眼全世界、九监历史,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黑澜记得,族地有快黑冥石做的碑,上面是历代冥墟老怪的名讳,数量不多,不足百人,越接近现代,人数越少。
地球灵元枯竭后,修士提升修为难度大增,别说冥墟,就是神海都寥寥无几。
黑家教员黑九,感悟冥墟契机快一年了,还没出关,难度可想而知。
“20岁的冥墟,他是怎么做到的?”因为站队黑渊的事沾沾自喜的黑澜,此刻陷入深深惶恐之中,黑渊25岁入神海,修炼天赋绝佳是实话,没站队他,家族最多亲近或展现友好,损失不会太大。
而20岁的冥墟事情的本质则从根本上改变。
这样的存在,1人就能屠尽某些中高规模的隐世家族。黑澜自诩自己的家族完全不是黑濯的对手。哪怕长老团尽出,也够棘手。
汗从额头上渗出。
“这是大师兄的造化,我们不必深究。”二师姐的话让情绪激动的黑澜慢慢平稳。
“失态了。”
黑澜捂着胸口,后怕和庆幸席卷而来。
一直以来,寻诡小队的绝对核心都是黑渊,大师兄却相当低调。
私底下甚至有好事者讨论过此人成为大师兄的原因。
现在想想,莫名地觉得无趣可笑。
“嗯,大师兄确实另有际遇。”地球灵元虽然枯竭,很难再出冥墟,但破碎虚空里的炁元却是浩渺无垠。
黑渊还在思索大师兄的真正实力。
“这么说来,我们这次对付邪神十拿九稳了?”黑澜激动了,原本有些担心大决战结果的他终于放心了。
黑渊再次回忆整个寻宝计划的全过程,有些同意黑澜的观点。
但还是叮嘱同伴:“邪神的实力不容小觑,而且他们是暗物质生命体,对他们,我们所掌握的信息还是不够。战斗时,哪怕分秒迟疑,也是大忌。”
胖子和黑澜慌忙点头,收起轻视。
二师姐也说:“若邪神好对付,黑族也不会筹谋这么多年。”
“你是觉得大师兄实力变态,你打不过他,才想拒绝族长备选一事吗?”
黑渊迟迟不开口,很犹豫,最终摇头,长叹一声,抬头直视二师姐双眼。
问她:“二师姐,我觉得大师兄身上藏着很多秘密,尤其是他的身份。”
“身份?暗夜使者吗?”
“不是。”
“你是说大师兄不是黑枢的孩子?”胖子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喊出来。
黑渊先是摇头,接着微微点了一下头。
这一幕把其他3人吓楞住了。
“喂喂喂,我只是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这种事可不能乱说啊。”
“我没说大师兄不是黑枢的儿子....而是.....算了,这些都是我的猜测,就当我胡言乱语。
族长备选我打算拒绝,等大决战事了,就去找黑岫说清楚,你们不用这个表情,我心意已决。”
面对疑惑不解的同伴,黑渊淡淡一笑,起身道:“我自由惯了,还有许多事情等待着我去发掘真相。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进入二层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