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诸天夺运路 > 640 封印天女

昊天世界被封印,挡住所有五境之上修行者的天劫。
夫子化月,完善天道运转,消弭一部分天劫,但是若要消灭昊天,封印自破,劫数就会降临世间。
如此多的劫数累积降临,会产生连锁反应,非任何一个修行者能够抵挡,那将是毁灭地表生灵的一场浩劫,比永夜还要可怕。
夫子之所以迟迟不对昊天动手,就是没想出消弭劫难的办法。
直到他观明字卷,领悟显圣境界,牺牲自己,以身化月,完善天道,消弭一部分天劫。
林立得到灵感,天劫除了硬接之外,还能消弭。
如何消弭,那些五境之上的强者都死了,属于他们的天劫自然会消失。
哪怕最后留下一点,也不足以毁灭世界。
所以林立出手无情,将那些道门五境之上的高手全数斩杀。
陈某要不是陈皮皮的爹,林立或许会试一试将他一并杀了。
天下除了道门之外,还有不少五境之上的强者,比如西陵的熊初墨和卫光明,佛宗的讲经首座等等。
对于卫光明,林立还是下不去手,所以选择对他实话实说。
卫光明听闻原来是自己这些五境之上的强者,带给这个世界劫难后,感觉自己三观都快毁干净了。
“你是想将这个世界上,所有五境之上的强者都杀死吗?”卫光明看林立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疯子。
林立摇头道:“这个世界强者不少,我就是再自大,也不可能杀死所有人。”
卫光明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林立指着天上的圆月,对卫光明说道:“你能感觉到吧!夫子正在与昊天战斗,并且还占据上风。”
夜空中的月亮浩大而明亮,月光遮掩了所有星辰,并且挡住了昊天神国。
在五境之上的修行者眼中,月亮的亮度其实就代表了夫子与昊天战斗的程度。
月亮越亮,代表夫子越占据上风。
“我估计,最多几年时间,夫子就能将昊天打败,破除封印,到时候劫数就要降临人间。”林立沉重道:
“我想做的是,号召五境之上的强者,去天外渡劫,尽量消减这个世界的劫数。”
卫光明叹气道:“渡劫危险重重,谁又愿意去呢?”
林立笑道:“所有不愿意渡劫,不想拯救人间的修士,还有必要活着吗?”
卫光明一惊,他从林立话中听到一丝杀意。
“我若不肯渡劫,你是不是也要杀我。”卫光明好奇的问道。
林立说道:“我来找你说这些,就是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是为了人间去渡劫,还是苟且偷生,被我杀死。”
卫光明低着头,眼中闪现不明的光芒。
“我选择第三条路。”卫光明抬起头来,坚定的对林立说道:“我帮你去找那些五境之上强者,若是战死,也省的渡劫了。”
林立似乎没有意外卫光明的选择。
“你可要想清楚,这条路无异于与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修行者为敌,说不定你的第一个敌人就是西陵神殿。”
西陵神殿掌教熊初墨也是五境之上强者,以林立对他的了解,熊初墨绝对不是那种会为了苍生去冒险的人。
让他冒险渡劫,还不如送他去见昊天。
卫光明说道:“西陵神殿已经腐朽,也是时候剪一剪烂叶子。”
林立哈哈一笑道:“你是猜到,我会对西陵神殿动手吧!”
卫光明道:“西陵神殿是昊天在人间最坚定的信徒,夫子若想战胜昊天,必先动西陵。”
“看来你已经做好准备,与昊天为敌!”林立说道。
卫光明摇头道:“我不是想与昊天为敌,而是想帮助这芸芸众生,给天下生灵一份生机。”
林立说道:“等一切结束,昊天封印消失,所有修行者都必须面对自己的劫数,不能将自身的危险,转嫁给天下苍生。”
卫光明认同道:“不错,我辈修行者,本来就应该自行其道,岂能用苍生挡劫。”
林立发现,卫光明的心灵境界好似更上层楼,连带的念力也有突破,领悟道家之寂灭。
…………
冰天雪地之中,一位瘦小的身影躺在雪堆之上,一层无形的力量保护着她。
一日前,此人从天坠落,砸在大雪山之中,引发雪崩,但是万顷暴雪无法近她身前三尺,无形的天地之力保护着她。
因为她是天女,昊天之女,也是昊天在人间的化身,桑桑。
桑桑被夫子一掌打落凡尘,坠落到极北之地的雪山之中,夫子最后那一掌也不简单,乃是融合人间之力的一掌。
桑桑中掌之后,全身力量被人间之力暂时封印,所以她才会昏迷不醒。
天女为天地所钟,就算力量暂时被封,桑桑也不会死去,反而有不少动物主动叼来树叶,覆盖在她身上,为其取暖。
桑桑看似昏迷,实际上是以昊天之力,冲击夫子的封印,所以暂时无法醒来。
一夜之后,雪山之上突然走来一位行脚僧,此人一身破旧僧袍,手提简易禅杖,拿着一个箱子,走到桑桑身边。
僧人叫做七念,是四大不可知之地之一,悬空寺的天下行走。
此次来雪山,正是为了桑桑。
“冥王之女,我终于找到你了。”七念看见桑桑,脖子上带着的念珠就散发炙热气息。
天下皆知,佛宗七念修炼闭口禅,没想到他竟然会开口说话。
桑桑好似感觉到危险,突然睁开眼睛,全身散发昊天神辉。
七念口吐佛宗真言,无数金光从他身上的法器中溢出,化作一条条的锁链,将桑桑捆绑起来。
桑桑身上的昊天神辉慢慢熄灭,但又不甘被七念所擒,准备做最后一击,强行打破夫子的封印,重获力量。
“冥王之女,你不用白费力气,我佛宗为了这一天,已经准备多时。”
七念将随身的盒子打开,里面飞出一个棋盘来,对桑桑当头罩下。
下一刻,桑桑彻底消失,化作一团虚影,投入棋盘之中。
“我佛宗的佛祖棋盘,正是为你准备的囚笼。”七念双手合十,口念佛号,以佛家真言手印,打入棋盘之中,化作一层又一层的封印。
棋盘慢慢颤抖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冲出来,不过在一层层的封印下,逐渐变得平静。
七念收回佛盘,大步向山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念经,加固棋盘的封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