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分部的地下一层是一个由法力造出来的独立空间,那里有一片波光粼粼的池水。
苏清风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他到时一个清秀的女生正蹲在那里玩游戏,把手机敲得噼里啪啦响。
苏清风默默走过去,把一枚符纸放到女生面前。
“等一下等一下!”米新道,“这把快打完了!”
一盘游戏结束,她把手机往兜里一揣,笑眯眯地抬头看苏清风:“小苏这次又送什么来啦?”
“一个小女孩,”苏清风道,“送她去往生。”
米新捏了捏那枚符纸,“啧”了一声:“煞气甚重啊。”
苏清风道:“刚出生就被自己父亲拿去镇宅,煞气当然重。”
米新:“操,人渣。”
她提笔在符纸上一点,符纸展开,那些符文从黄纸上脱离,落地变成了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抱着个洋娃娃,柔软脸颊上沾着泪水,还在抽抽搭搭。
“呀!”米新欣喜道,“真可爱!”
她蹲在莉莉面前揉了揉她的脸蛋,掏出一个棒棒糖:“乖囡囡别哭,姐姐给你糖吃。”
莉莉当然吃不了糖,她只能眼巴巴看着,又抽泣了一声。
苏清风道:“等过了这道往生池,你就能有一个新家了。”
莉莉小声道:“我想和大哥哥在一起。”
苏清风摇摇头道:“你是游魂,不能在我那里待太久的。”况且他家里还有一个爱吃醋的小野鬼呢。
莉莉“哦”了一声,低下头,有点小失落。
“没关系的,你会有一个很棒的新家的。”米新笑道,“爸爸妈妈一定会非常疼你,还会给你买很多漂亮的玩具和小裙子呢!”
莉莉眼睛一亮,道:“真的吗?”
米新:“当然,我从不说假话。”
她的笔尖在莉莉眉间一点,挥笔掀起池水波澜,一个小小的漩涡就出现在往生池中心。
“去那里吧,去了那就有新家啦。”
莉莉看着那个漩涡,有点犹豫,苏清风走过去,轻轻抚摸她的脑袋:“去吧。”
莉莉揪住苏清风一点衣角,道:“要是我到了新家,大哥哥会来看我吗?”
苏清风道:“当然会了。”
莉莉道:“那,大哥哥要给我带洋娃娃。”
苏清风颔首,温和道:“一定给你挑一个最好看的。”
莉莉便小小地欢呼一声,抱着她的洋娃娃,跳进了那片往生池中。
细小的光点从小女孩身上涌出,温柔地将她卷入那个小小漩涡中,涟漪荡起,很快的,池水又恢复了平静。
“一个月后,她会转生到一个新家,”米新道,“到时候告诉你地址啊。”
苏清风道:“谢谢。”
他告别米新,回到地面上,去范宾那里交了任务。
“这个任务只有中评啊,”范宾道,“完成得不顺利吗?”
苏清风摇摇头,道:“那家人自己造了因,却不愿意承受果。”
他这么一说范宾便明白了,点点头,跳过这个话题道:“你还记得何家吗?就是你上次做任务的何家。”
苏清风道:“记得,怎么了?”
“何家最近又下了一个委托,是关于何老先生那边的。”范宾道,“要是你想接,我就给你争取一下。这次任务以后,你应该就能升到二星了。”
苏清风道:“那拜托主任了。”
从天师局分部出来,他回了家,苏槐听到开门声,早早等在了门口。
“苏道长!”
和苏清风每一次回家一样,少年扑到他怀里,脸埋在他身上蹭了蹭。
苏清风笑道:“我手上还有菜呢。”
他把刚买的菜给苏槐,苏槐乖乖接过来,提去了厨房。
“道长送走那个小女鬼吗?”
“嗯,送她去往生了。”
苏清风把一颗颗新鲜的番茄洗干净,用水果刀切开,准备做番茄炒蛋。
他的手指白皙,持刀切菜的动作行云流水。苏槐盯着那手指看了一会,低声道:“道长还给她过生日了呢,我也想过生日。”
苏清风就知道这个小醋包要计较昨天晚上自己给莉莉唱生日歌的事,切了一块厚厚的番茄道:“你的生日还有大半年呢。”
苏槐“哦”了一声:“那我也要唱生日歌,还要吃蛋糕。”
苏清风笑了:“每年不都是这样的?”
苏槐想想也是,他家道长可是给他庆了很多次生日了,那个小女鬼才一次——这么一想,他就不那么酸了。
苏清风:“吃番茄。”
苏槐张嘴:“啊。”
苏清风便喂了他一块酸酸甜甜的番茄,道:“小番茄精。”
苏槐:“……”
“好吧,有点难听,”苏清风道,“小柠檬精。”
小柠檬精就小柠檬精,苏槐面无表情,又吃了一块自家道长喂的小番茄。
谢有为这几天过得不是很好。
背上好像压了什么沉重的东西,一开始还没太大感觉,到后来他几乎直不起腰,只觉后背一阵阵酸疼,难受得他简直想把背切掉。
他去医院检查了几次,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医生只说可能是他工作太累,让他好好休息。
没办法,谢有为只能请了几天假在家休息,谁知睡也睡不好,总是噩梦连连,梦到那天夜里他的女儿被烈火焚烧,还梦到更远以前,他亲手把他的女儿……
谢有为被噩梦吓醒,出了满头大汗。
房间里没开灯,黑暗像极了噩梦中延伸出来的影子。他摸了下床头的手机,发现现在才凌晨一点。
姚玫丽躺在他身边,睡得很沉,谢有为却再也睡不着,他听着旁边女人的呼吸声,内心浮出一阵厌恶,索性翻了个身。
夜色很深,四周静悄悄的,谢有为睁着眼,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他,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
“爸爸,爸爸……”
那声音像是小宝的,轻飘飘地从门缝里钻了进来。谢有为还以为小宝没有睡着,起身道:“怎么了,你怎么还没睡觉?”
外面的声音突然消失了,谢有为又问了一遍,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
房间里安静无声,只有令人窒息的黑暗,在这极端的安静中,谢有为忽然害怕了起来。
“喂,醒醒!”
他反身去推姚玫丽,谁知姚玫丽就像睡死了一样,无论他怎么推也没有反应。
谢有为越来越害怕了,他不知道这股害怕从何而来,但他就是控制不住。黑暗的房间里好像藏着什么东西,在冷冷地窥视着他。
他受不了了,匆匆拿起手机想要逃离这里,他还有情人,待在那里总比待在这个鬼地方好
——然而,就在谢有为的脚底踩上地面时,有只冰凉的手从床底伸出,一下子抓住了他。
“啊!”
谢有为叫出了声,他惊恐地瞪大眼睛,看见什么血肉模糊的东西从床底下爬出,同时伴随着婴孩般尖锐的哭声。
“爸爸——爸爸——”
夜色里,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哇哇大哭着,向谢有为伸出了一只血淋淋的手。
苏清风半夜接到了一连串的电话轰炸。
他面无表情地睁开眼,把某只不知道第几次爬床的小野鬼丢到旁边,拿起了放在床头的手机。
“苏天师!苏天师我错了!求您一定要救救我!!”
刚点开通话那边就传来谢有为崩溃的喊声,苏清风微微皱眉,顺便揉乱了苏槐的头发:“我救不了你。”
苏槐眨眨眼,无辜地看着苏清风,又仗着自己可可爱爱的少年体,慢吞吞地往苏清风身边挨。
“不,我可以给您钱,您要多少都行!只要您能帮我除掉那个恶鬼——”
“谢先生,”苏清风冷淡道,“你以为用自己女儿镇宅,不用付出代价吗?”
谢有为一僵,随即惊恐道:“你怎么知道?!”
“你要我除掉你女儿,我做了,但你女儿一走,当初的镇宅之术就会失效,所有反噬都会应在你身上。”苏清风道,“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了。”
“等等!苏天师,我不是,我——”
那头谢有为还想解释什么,苏清风却直接挂了电话,顺便把他拉黑了。
苏槐道:“道长,又是那个人?”
苏清风“嗯”了一声,关于谢有为当年做过的事,他早就从莉莉那里得知了。
多年前,姚玫丽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谢有为对于儿子的到来无比欢欣,却不喜欢那个女儿。
还是一个患了先天性心脏病,需要高昂治疗费的女儿。
那时谢有为正值事业低谷期,这个患病的女儿对他来说无异于巨大负担,他想要甩掉这个负担,刚好在这个时候,他偶遇了一位高人。
经过高人指点,谢有为将自己刚出生的女儿扼死,镇在家宅之下,高人说这样一来,就会有源源财运滚来。
之后果然如高人所言,谢有为的事业变得无比顺遂,短短几年里,他就从一个普通职员变成公司总经理,前途光明,深受老板喜爱。
如果不是儿子小宝忽然被鬼缠身,谢有为可能不会再想起那个曾经被他亲手扼死的小小婴儿。而在苏清风要化解莉莉怨气的时候,他却拿出高人给过的驱鬼之符,贴在了莉莉的礼物上。
那道符可以再度封印莉莉,却也会激发她的怨气。假使莉莉的怨气能够化解,镇宅之术便不会反噬到谢有为身上,他也可以平安活下来。但就像苏清风刚才说的那样,他已经断了自己的后路,现在谁也救不了他了。
几天后,苏清风从新闻上见到了谢有为的死讯,他半夜从二楼摔下,脑袋着地,脖子断裂而死——经警方调查,是自杀。
之后,警方又从谢家地下室里挖出一具婴儿的尸骨,根据dna检验正是谢有为的女儿,这件事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有人说谢有为是被愧疚折磨得自杀,也有人说,他是被恶鬼索命。
不过这一切都和苏清风没有关系了,他现在有新的委托,来自何家。
“苏天师,我们又要见面啦。”何无辜给苏清风打来了电话,笑嘻嘻道,“明天我会来接你去我们何家老宅,爷爷就在那里等着呢。”
“好,”苏清风道,“可以问一下,这次是出了什么事吗?”
他不久前还帮何庆年的女儿小茹除鬼,没想到现在又出事了。
“是闹鬼,”何无辜道,“我们何家的老宅,闹鬼了。”
苏清风和何无辜定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出发,何家老宅里这里要半天的路程,他大概又要在那里待几天。
夜晚,浴室里漫开水汽,苏清风站在花洒下,发梢悬着湿漉漉的水珠,水雾朦胧了他漂亮的侧颜,墨色眼眸也笼了一层清浅的水光。
浴室外似乎响起了什么动静,苏清风偏头听了一会,披上外衣,却并没有急着出去。
咔哒。
浴室的门打开的时候,苏槐指尖还残留着一丝黑气,他没有来得及变回少年体,因此苏清风看到的就是一个黑发男人站在窗边,身披冷冷的月光。
“变回来了?刚好,可以回自己房间睡了。”
“……”
苏槐背对苏清风,十分冷静地吞下那团黑气,这才转过了身。
“道长。”
苏清风刚刚洗完澡,肌肤还黏着着湿润水汽,以及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苏槐自发地黏过去,低头与苏清风额角相抵,恶鬼体温冰凉,他的气息包裹着苏清风,也将沐浴后的那点热气带走了。
“道长身上真香,”苏槐在苏清风发间深吸一口气,道,“我喜欢这个味道。”
苏清风:“唔,你有点冷。”
他抬手想轻轻推开苏槐,苏槐却抓住他的手腕,贴在了自己脸上。
恶鬼冰冷的脸颊摩挲那温热的手腕,低声道:“道长,我难受。”
苏清风便不推他了,道:“哪里难受?”
苏槐一只手摁在自己腹部:“肚子疼,哪里都疼。”
苏清风眼神诧异:“你该不会是……”
苏槐立刻道:“是。”他委屈兮兮地看着苏清风,又道:“所以我想和道长一起睡。”
苏清风平静地吐出后两个字:“怀了?”
“……”
苏槐气得把脸埋进道长肩窝里,不吭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