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14、第十四章 割蛋蛋

苏清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那句话打击到了苏槐,以至于到当天晚上,苏槐都没怎么说过话。
他似乎在想什么,还时不时盯着苏清风看,等苏清风问他怎么了的时候,又只说没事。
然后继续盯着苏清风看。
苏清风:“?”
他有点怀疑苏槐是不是被打击得脑子出了点问题,想了想道:“小槐。”
苏槐抬眼看他。
苏清风温温和和道:“就算你没钱也没关系,我可以——”
话音未落苏槐就抱紧了他,嗓音低低的,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道长别说了。”
苏清风还要说什么,苏槐就在他身上一阵乱蹭,发丝撩过脸庞,有点痒,惹得苏清风轻笑了起来。
“我不说了,你别乱蹭。”苏清风道,“痒。”
他伸手要推苏槐,却被苏槐反抓住手,凑近了,盯着那双含着笑意的漂亮眼眸看。
苏槐挨得太近,几乎有些觊觎的意思。苏清风只能微微扬起脖颈,道:“你压到我了。”
说这话时他的语气还是轻而缓的,并没有介意苏槐的动作,反而是纵容着他。
苏槐于是勾起唇角,道:“因为道长好看。”眼睛好看,笑起来的模样好看,哪里都好看。
苏清风“唔”了一声,道:“肯笑了,不闹脾气了?”
“我本来也没有闹脾气,”苏槐道,“我才不舍得和道长闹脾气。”
然后抱住他家道长,道:“很晚了,道长,我们睡吧。”
苏清风看了眼时间,其实才十点,不过既然苏槐说困,他也就提前上床了。
房间里陷入黑暗,苏清风这一觉睡得很舒服,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时毫不意外地发现某只恶鬼又钻到自己的被窝里来了。
明明他们睡前盖着各自的被子,但是一点用也没有。
苏清风无奈,想要推开苏槐,结果苏槐黏在他身上,睡眼惺忪,但怎么也不肯撒手。
“道长,”苏槐嘟囔道,“困……”
苏清风:“你不是有自己的被子吗?”
苏槐道:“一个人又睡不着,我要和道长一起睡。”
显然在他眼里,不抱着道长就等于是一个人睡,一个人睡就是不舒服。苏清风根本掰不回他这个奇怪的逻辑,左想右想似乎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由着他。
“起床了,”苏清风道,“过一会其他人都要醒来了。”
他们还要下去吃早餐,如果晚起的话,其他人可能会来喊他。
苏槐闭着眼,抱住苏清风的腰,只当做没听见。
苏清风道:“昨晚不是十点睡吗,怎么这么困?”
苏槐依然没回答。
苏清风:真懒。
他稍微坐起身,刚才一直没留意,直到起来时他才察觉到自己脖颈上多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条红绳。
细细的红绳吊着一枚玉石,玉石质地莹润细腻,是上好的成色。
苏清风指腹摩挲了一下那玉石,又去看苏槐,发现苏槐也在看他。
“这是什么?”
“给道长的,”苏槐笑道,“道长喜欢吗?”
“喜欢,”玉石很好看,苏清风确实喜欢,道,“只是这块玉价值不菲,你从哪得来的?”
苏槐道:“不过是个小玩意,要是道长喜欢,之后我还给你送更好的。”
苏清风笑了,道:“怎么,一夜之间突然有钱了?”
“才没有,”苏槐道,“只是去取回了一些原本属于我的东西罢了。”
不然再这样下去,道长总要觉得他没钱、门不当户不对,绝对不行。
苏清风戴着那块玉,又想下床,结果被苏槐一只手拉着,不肯放他走了。
“道长刚收了我的礼物,就不理我了。”苏槐抱着苏清风手臂,不满地低喃道,“我昨晚都没睡……道长不准走。”
房间门外,乔诚正想敲门喊人,忽然听见什么声音,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天师一般都有超出常人的地方,他的听力极好,隔着房间的门能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人在低语,语气里有种说不出的暧昧。
大早上的,这是在干什么呢?
乔诚顿时不敢进去了,他在外面等了一会,直到那声音听不见了,才慢吞吞抬手敲了敲门。
半分钟后,苏清风过来开了门。
“清风,大家都在楼下吃早餐,让我过来喊你。”
苏清风“嗯”了一声,看看乔诚,总觉得他的神色有点不太对劲。
“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乔诚道,“你和你那个……弟弟也在里面吧,待会记得一起下来啊。”
他笑嘻嘻地走了,苏清风在门口站了一会,忽然明白乔诚为什么神色异常了。
乔诚的听力一向很好,刚才苏槐黏着他撒娇的声音应该被乔诚听到了。
如果听到了也就算了,看乔诚那反应,恐怕是误以为他们在……
苏清风:啧。
苏槐:“道长,干嘛一直站在那里?”
他从后面走过来,下巴搁在苏清风肩膀,挨着苏清风侧脸蹭了蹭。
苏清风面无表情地看他。
苏槐:?
片刻后,苏清风抱着一只黑猫出来了。
洛语道:“咦,苏哥,今天你弟弟没和你在一起吗?”
苏清风:“没有,他回去了。”
说完在黑猫脑袋上怒薅了好几把。
黑猫趴在他的臂弯里,被他怒薅猫猫头,委委屈屈一声不吭。
早餐的时候,洛语接到了孙琪琪的电话,是来感谢她和苏清风的。电话里孙琪琪要了他们的酒店地址,没过多久,她就带着一盒点心过来了。
“洛天师,苏天师,谢谢你们给我的符,真的起作用了!”孙琪琪神采飞扬,昨天的疲惫与憔悴也都一扫而空,“昨晚那群鬼又缠上了我,但我刚亮出驱鬼符,它们就全都不见了!”
她因此安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过来道谢了。
洛语道:“那是好事呀,它们既然怕驱鬼符,应该就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鬼。”
“嗯嗯,多亏有你们!”孙琪琪高兴道,“我奶奶特意做了点心,让我拿来感谢你们。”
她说着要把点心给洛语,苏清风却在这时道:“这件事未必能那么轻松解决,你要小心。”
孙琪琪一愣,道:“不是说被驱鬼符一照,它们就会灰飞烟灭了吗?”
苏清风摇摇头,道:“灰飞烟灭的只是小鬼,大鬼到现在都没出现。”他顿了顿,又道,“如果之后出了什么事,可以再来找我。”
他总觉得事情尚未结束,这句话也是给孙琪琪的一个提醒。孙琪琪听完神色一变,慎重地点点头道:“苏天师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
她回去时留下了那盒奶奶做的点心,洛语打开盒子,惊讶了一声:“真好看!”
点心是很好看,一个个精致地攒在一起,像盛开的花。她将这些点心分给众人,苏清风要吃时,却被黑猫摁住了手。
然后一口把那个点心吞了。
苏清风:“?”
黑猫舔舔爪子:“喵。”
“啊!”旁边的乔诚忽然叫了一声,“我肚子疼!”
另一个天师道:“我也肚子疼!”
他们两个都是拿到点心就吃了,结果还没过三秒,肚子就开始作妖了。
“我我我我要去上个厕所!”
“我也是!”
于是那两个人就结伴去上厕所了。
“……啊?”洛语盯着自己手中吃了一半的点心,一脸懵逼,“这点心有问题?”
“我刚刚吃了啊,”旁边一个天师道,“但我肚子不疼。”
“我肚子也不疼,是他们昨天的烤肉吃多了吧,”另一个天师道,“这几天胡吃海塞,结果就闹肚子了。”
洛语想想也是,所有人都吃了点心,结果肚子疼的只有乔诚两人,这两人又刚好是这些天里吃得最多的,闹肚子也在所难免。
接下来乔诚和那个天师反反复复去了好几趟厕所,最后两个人都虚脱了,趴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苏清风道:“要去医院吗?”
“不用……”乔诚虚弱道,“我肚子不疼了,待会喝点热水就好了。”
洛语关怀地给他端了一杯水:“多喝岩浆。”
既然乔诚两人不能出去了,众人就决定在酒店待一天,等他们休息好了再说。
苏清风抱着黑猫去外面逛街,一到酒店外,苏槐就变回了年轻男人的模样:“道长。”
苏清风道:“那点心有问题?”
其实他一拿到点心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只是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苏槐一口吞了。
“当然有,”苏槐道,“那点心沾了鬼气,吃了对道长不好。”
苏清风顿时明白为什么乔诚他们会肚子疼了。
点心沾了鬼气,但极其淡薄,不细查根本发现不了,加上又是孙琪琪送给他们的,他们没有警惕心,自然毫无察觉。
一般而言,这点鬼气对天师没什么大影响,但乔诚他们这几天恰好吃多了,被那鬼气催化了一下,这才闹了肚子。
只是苏清风想不通,为什么孙琪琪送的点心里会有鬼气。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苏槐牵着苏清风的手,道,“反正她肯定还会再找道长的,到时候就明白了。”
苏清风:“也是。”
酒店附近有条商业街,两人逛到了那里,路过一家高档服装店时,苏槐停下了脚步。
“道长,”他道,“看那件衣服。”
苏清风偏头,看见橱窗里陈列着一款男士风衣,道:“你喜欢?”
苏槐道:“我喜欢看道长穿上它,一定很好看。”
然后他拉着苏清风进了服装店,导购员热情地迎上来,苏槐直接让她把那件风衣取出,自己亲手给苏清风换上了。
苏清风站在镜子前,披上风衣,回头看苏槐:“怎么样?”
风衣修身,勾勒出他纤长挺拔的身形,回身时的腰间的弧度更是优美漂亮,让人生出一把握住的冲动。
周围人的目光惊叹,苏槐不喜欢那些人这么看着自己的道长,于是从背后拥住苏清风的腰,在他耳边低笑道:“确实好看,道长,他们都在看你呢。”
这还是大庭广众之下,当场就有小女生“呀”了一声,导购员更是捂住嘴偷笑。
苏清风无奈,知道身边这只恶鬼占有欲又发作了,道:“好了,我去付款。”
他看了眼风衣价格,四个零,天师每次任务的酬金都很高,这个价格对他来说并不算贵。
苏槐却道:“不用,我来付。”
然后他就在苏清风困惑的目光里,掏出了一张卡。
“……”
从服装店里出来,苏清风还在看苏槐。
苏槐无辜道:“道长看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
“对,有钱。”苏清风道,“你半夜抢银行了?”
苏槐:“才没有,道长老是觉得我干坏事。”然后又道:“我也有私房钱的,很多很多很多。”
他还特意强调了一番,苏清风笑了起来,道:“好吧,知道你有钱了。”
他们又在街上逛了一会,回到酒店时洛语正在打电话,说是提前预订了一家不错的川菜馆,但因为乔诚和另一个天师闹肚子,今天晚上去不了,只能退订了。
“等等!”
一听到是川菜馆,乔诚一下子抬起了手:“我,我可以!”
另一个天师:“我也可以!”
洛语:“可以什么可以,听不到。”
“不要啊!”乔诚道,“我肚子不疼了,我要川菜!”
另一个天师:“我也要!”
洛语:“……”
行叭。
于是她最后还是没有取消川菜馆的位置,到了晚上,他们就去了那家据说味道很好的川菜馆。
因为早上被乔诚误会的那件事,苏槐被苏清风剥夺了一天在其他人面前“做人”的资格。黑猫百无聊赖地趴在苏清风膝上,揪着他的衣角玩。
这家川菜馆的味道确实不错,众人还开了几瓶啤酒,苏清风不怎么喝酒,只倒了小半杯,没想到黑猫嗅到酒香,趴到了桌子上。
苏清风:“你要?”
黑猫:“喵。”
“猫猫还能喝酒吗?”乔诚诧异道,“喝了会不会死啊。”
苏清风道:“它不是普通的黑猫,有些灵智。”
乔诚便明白了:“哦,灵宠,很难得呢。”
苏清风要了个干净的一次性杯子,倒了点啤酒喂黑猫。黑猫舔了一口,打了个嗝儿。
然后脑袋一歪,滚到了苏清风怀里。
苏清风:“?”
黑猫在他怀里滚来滚去,像个小粘球似的喵喵叫,还一声比一声黏腻。
洛语“卧槽”了一声,道:“喝醉了?”
“看着更像发.情了,”乔诚笑嘻嘻道,“要割蛋蛋了。”
苏清风抱着黑猫起身,道:“我先带它回去吧。”
他本来也吃饱了,带着黑猫回了酒店。一进房间门,黑猫就咕噜咕噜地扒住他肩头,在他脸上啾了一口。
脸上微微的痒,苏清风拎着黑猫后颈,在半空中甩了甩。
苏槐又抱住他的手,变成少年,脸上烧开绯红,含含糊糊地喊“道长”,又黏糊糊地要苏清风怀里钻。
苏清风没办法,把苏槐带到床边,结果还没坐下又被压在了床上,这次是成年男人,搂着他,把脸埋在他肩窝里蹭。
“道长,道长……”
苏槐咬着苏清风耳畔低语,恶鬼体温冰凉,气息却是滚烫的,那气息将苏清风包裹,让这个人只能落在他的桎梏中。
苏清风抵着苏槐胸膛,不让他压得更低,道:“别装醉。”
苏槐哼哼:“我难受……”
苏清风:“真的?”
“真的,”苏槐道,“要道长给我解酒。”不解酒就不起来了。
苏清风想了想,道:“好吧。”
然后解开手腕间的红绳,长剑出鞘,照出冷冷剑光。
物理解酒。
苏槐:“……”
苏槐瞬间就坐直了。
苏清风:“不装醉了?”
苏槐不高兴道:“道长一点都不心疼我。”
“哪里不心疼了,”苏清风挑眉道,“你以前偷喝我做菜用的白酒的时候,我可是着急了很久。”
当时还是小野鬼的苏槐被白酒酒香吸引,偷偷摸摸喝了一整瓶。苏清风急得带他去了医院,结果发现一瓶白酒下肚,这个小野鬼半点事都没有。
苏槐:“啧。”失算了。
苏清风道:“罚你去沙发睡一晚上。”
苏槐听了立刻又抱住苏清风,埋头装死。
苏清风推了推他,发现推不动。
“下去。”
苏槐干脆把灯一关:“道长,睡觉吧。”
睡觉当然是不能现在睡觉的,因为还没有洗澡。
洗漱过后,苏清风躺在床上,旁边是被剥夺了和他睡一个被窝的资格的苏槐,两个人各盖一条被子,甚至还划了三八线。
苏槐道:“过界了会变成王八吗?”
苏清风:“不,会被割蛋蛋。”
苏槐:“……”
苏清风:“不乖的猫猫都要被割蛋蛋。”
苏槐:“……”
苏槐冷静道:“道长,快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