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15、第十五章 做我城主夫人

清晨,阳光从窗帘一角照射进来,苏清风睁开了眼。
这次身上没有熟悉的重量,他偏过头,发现苏槐居然真的老老实实睡在大床一侧——不过还是伸过来了一只手。
苏槐将他的手笼在掌心里,是个十指交扣的姿势。
苏清风坐起身,稍微动了动手指,苏槐就也跟着醒来了。
“道长……”
刚刚起床,苏槐还有些赖床,挨着苏清风一顿乱蹭,顺理成章地把两人中间的“三八线”给蹭没了。
恶鬼体温冰凉,这在夏天应该是很舒服的事情,但今天已经转凉了,早晨的空气微冷,苏清风还被冻了一下。
然后道:“你有点冷。”
苏槐闻言身形顿了一秒,松手。
然后一言不发地看着苏清风。
面无表情。
但是有点委屈。
苏清风:“……”
苏清风冲苏槐摊开双手。
苏槐便心满意足地抱住了他。
“道长的玉佩呢?”
苏清风道:“床头。”
他没有戴着玉佩睡觉的习惯,因此苏槐送他的玉佩被他睡前放在了床边。苏槐勾住玉佩的红绳,又把它戴在了苏清风颈间。
玉佩触碰到肌肤,却并不像昨天那样冰凉,而是开始发热,苏清风微微惊讶,道:“不冷了。”
“夏天的时候是凉玉,到了冬天就是暖玉了。”苏槐道,“这样道长就不会怕冷了。”他也能在冬天随心所欲地亲近自家道长,不会被嫌身上冰凉了。
苏清风看了苏槐一眼,道:“怎么感觉你还有点其他的小心思。”
苏槐道:“才没有,道长老是误会我。”
然后脸庞挨着苏清风发丝摩挲,道:“今天不用变猫了吧?”
比起变成猫猫被苏清风抱在怀中,他还是更喜欢以原本的模样出现在苏清风身边,告诉别人,这是他的道长。
苏清风道:“就算我让你变猫,你也未必会听我的吧。”
苏槐:“只要是道长的话,我当然都会听。”他停顿一下,又道:“可是我今天又没做错事,道长还要欺负我,不让我变回来。”
苏清风笑了:“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说归说,他还是没让苏槐变成黑猫,毕竟那不是他的原本的形态,洛语他们也都知道了苏槐的存在,没必要再伪装了。
两人从房间里出来时其他人正在讨论什么,洛语见到苏清风身边的苏槐,笑道:“苏哥,你弟弟又来啦。”
乔诚道:“你家猫猫呢,昨天不是吃错了东西,今天还好吗?”
苏清风道:“还好,送到他家照顾了。”
这个“他”指的是苏槐,洛语听了道:“原来你弟弟家在这里呀,那不就是异地恋?”
苏清风默,看向苏槐,让他来圆。
苏槐十分自然道:“我父母住在这里,我平时和道长住一块。”
其他人懂了,那就是已经见过家长,还同居了。
想不到苏天师年纪轻轻,有对象有房,甚至还有猫!
乔诚羡慕道:“我也想有对象,我也想有猫。”
洛语:“你就想想吧。”然后问苏清风道:“苏哥,主任发的群文件你看了吗?关于这次道界大赛的。”
苏清风:“道界大赛?”
他对“道界大赛”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但也不算熟悉,只知道这场大赛是道界三年一度的盛会,到时候天师与方士都会来参加。
“对,道界大赛下个月就可以报名了,主任让我们有意向的提前准备一下,还在群里发了报名文件。”
苏清风点开微信,果然看见了范宾发的消息。
他道:“道界大赛具体是什么样的?”
“就是道界的一场交流会,不过说是交流会,其实是天师与方士的比拼。”洛语道,“三年一届,设了初赛复赛和决赛,冠军只有一人,奖励特别丰厚。但很多天师不是冲着奖励去的,而是冲着天师的面子。”她顿了一下,慢吞吞道:“天师已经连续三届没有夺冠了……”
说到这里,其他天师面色都有些不平,三届就是九年,整整九年被方士压在头上,哪个天师都受不了。
乔诚不服道:“那是他们胜之不武!当年浮鹤道人去世,天师这边大受打击,那群方士却乘人之危,从我们手上抢了冠军!”
洛语道:“是啊,自从浮鹤道人走后,天师就失了主心骨,方士那边可没怎么受影响。”
另一天师道:“浮鹤道人生前归隐,听说还有一关门弟子,如果那弟子尚在,也不至于让那群方士压在我们头上这么多年。”
几人就这个话题讨论了起来,苏清风却没怎么听清他们的话。
实际上,在乔诚第一次提到“浮鹤道人”这四个字时,他就垂下了眼,眸中神色晦涩不清,唇角抿成一道冰冷的直线。
苏槐轻轻拉住他的手,掌心将苏清风纤长五指包裹,喊了一声“道长”。
苏清风隔了几秒才回神,对上苏槐目光,摇摇头道:“没事。”
他回握住苏槐的手。苏槐便低下头,在他额角轻轻蹭了一下。
两人的小互动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苏清风也很快恢复了正常,似乎从未受到过影响。
过了一会,就在众人准备出门去哪里玩的时候,有人冲进酒店,找到了他们。
“苏天师!”
来的人是孙琪琪,她的神色很慌乱,冲过来紧紧抓住了苏清风的手臂。
“他们又来了!他们要带走我,我该怎么办?”
苏槐站在苏清风身边,不动声色地把苏清风往自己这里一拉。
孙琪琪这才看见他,赶紧松了手,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不用道歉,”苏清风道,“他们又来找你了?”
孙琪琪点点头,道:“昨天晚上他们又来了,但是驱鬼符没用了,我刚亮出符纸,他们就冲我冷笑,还说明晚一定要让我和他们主人……入,入洞房。”
苏清风道:“我知道了,带我去你家吧。”
洛语道:“我们也一起跟过去吧?”
“不用,”苏清风摇摇头,道,“缠上孙小姐的鬼,可能是鬼界某个城主。”
这话一出众人都哑然,鬼界有大大小小百余座城,每个城主也有实力强弱之分,但不管是强是弱,一个城主都不是他们这些人能轻易抗衡的。
洛语道:“要不然还是把这个任务移交给总部吧,实在是太危险了……”
苏清风道:“放心,我能解决。”
他说这话时语气很平静,却有种令人信服的力量。其他人不再多言,他们相信苏清风的实力。
临行前,乔诚特意给苏清风塞了一道符。
“这是千里传送符,定位在我这里,要是打不过就立刻用它,我们一起跑路。”乔诚道,“等回到分部,主任肯定会帮我们出头的。”
千里传送符价值不菲,苏清风知道乔诚这是真担心他,笑了笑道:“谢谢。”
他带着那张符,和苏槐一起到了孙琪琪的家。
孙琪琪的父母在几年前因为车祸身亡,留下她和奶奶生活在一起。苏清风和苏槐到时孙奶奶也在家,还以为他们是孙琪琪朋友,笑呵呵地欢迎他们。
孙琪琪小声道:“苏天师,关于我的事千万别告诉我奶奶,我不想让她担心。”
苏清风道:“放心。”
说话间孙奶奶已经端了茶过来,苏清风起身接茶,道:“辛苦您了,我来就好。”
他从孙奶奶手中接过那杯茶,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怕冷,孙奶奶穿着长袖,袖口露出的枯瘦皮肤上有一块斑,像是普通的老人斑。
苏清风余光扫到了那块斑,但随即孙奶奶便拉起袖子,那它遮住了。
孙琪琪道:“奶奶,我和我朋友要在这里谈事情,你这几天不是身体不太舒服吗,我扶你回房间休息一下吧。”
孙奶奶点点头,孙琪琪便扶她向房间走去,祖母孙女依偎在一起,动作间是亲人独有的依赖与亲昵。
片刻后,孙琪琪回到客厅。苏清风道:“你奶奶身体不舒服?”
孙琪琪道:“是,她这几天总是腰酸背痛的。我本来想请医生给她看看,结果她说什么也不愿意,等过几天还是这样,我就带她去医院了。”
她说着眉头皱起,语气里满是忧虑,看得出来是真为奶奶担心。
苏清风道:“也好,老人家确实要多检查一下身体。”然后又道:“你家里有红绳吗?”
孙琪琪想了想,翻箱倒柜一阵子,最后果真让她翻出一截红绳。
苏清风道:“介意我们去你房间吗,可能要在那待到晚上。”
孙琪琪当然不介意,毕竟性命比起外人进个房间什么的,还是性命更重要。
三人就到了孙琪琪房间里,苏清风抽出一张空白符纸,在上面绘符。
他提笔的动作行云流水,下笔却有如千钧重,连孙琪琪都能感受到那符文中蕴含的力度。转眼间,苏清风便一笔不断地画完了一张符。
然后扭头对苏槐道:“把红绳牵起来。”
苏槐非常熟练地拿起红绳,一端系在苏清风手腕上,打绳结的动作温柔又小心,系完之后,他就直接把红绳另一端丢给了孙琪琪。
并且袖手旁观。
孙琪琪:太真实了吧。
她拿起红绳,自己给自己打了一个结,这样一来红绳就连着她和苏清风两人了。
“苏天师,接下来要干什么?”
“躺在床上睡一觉。”苏清风道,“到了晚上那个城主应该会来接你,你一见到他就拽动红绳,这根红绳可以跨越人间鬼界,我也能立刻来到你身边。”
孙琪琪依言在床上躺下,苏清风又把那张符往她额头上一贴。
孙琪琪姿势僵硬,感觉自己像个僵尸。
“这张符可护你生魂不受侵扰,”苏清风道,“睡吧。”
要换做以前,孙琪琪根本无法在两个男人的注视下睡着,但苏清风的话里好像有奇异的安抚人心的力量,那温和平静的嗓音落在耳边,她就觉得困了。
也许今天过去,那些困扰她的恶鬼都会消失,她也能带自己奶奶去医院了。
孙琪琪想到这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她睡了很长的一觉,再醒来时,耳边礼乐锣鼓喧天,眼前是绿火幽暗的喜堂,她身披凤冠霞帔,站在喜堂中间。
又回来了!
孙琪琪背上浮起冷汗,她揭开盖头环顾四周,喜堂里多了很多人,像是来参加婚礼的宾客,只是他们每个人都阴气森森,脸上也挂着诡异的笑。
“新娘子真好看……”
“恭喜城主……”
“恭喜恭喜……”
那拖长了的平平声调透着一股子}人,孙琪琪忽然看见什么,手一抖,盖头就滑落在了地上。
“良辰吉时,该入洞房了!”
一双手忽然抓住了她,喜婆煞白的脸上涂着两颗红艳艳的胭脂蛋,黑黝黝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孙琪琪僵在原地,她不敢挣脱,只能任由那喜婆拉着她,带她到了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像古人的婚房,红纱垂梁,各式各样的金器随意堆放,泛着死气沉沉的光泽,更映得墙壁中间那个“喜”字分外刺目。
孙琪琪坐在床边,周围是一片血一般的红,她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红绳,手指在颤抖,却并没有去碰它。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一小时,房门“吱呀”一声,有人进来了。
那是道沉重庞大的身躯,肥肉层层堆叠,就像是坨会移动的肉山,走路时甚至震得地面微微颤抖。
与此同时,一股恶臭在房间里蔓延而开,仿佛某种腐烂生虫的肉类,令人作呕。
孙琪琪惊惶地抬头,对上一张狞笑的脸庞。
“小美人,”那城主“嗬嗬”喘气,从口鼻里喷出难闻的绿烟,“过来,让我——”
他的脸庞凑近了孙琪琪,孙琪琪被吓得紧紧闭眼,她的眼角溢出泪水,颤抖的手已经抓住那根红绳,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拽动红绳,让苏清风来到她身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
城主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孙琪琪肩膀,他咧开嘴,腥臭的牙齿沾着鲜红的东西,像是尚未干涸的血沫。
孙琪琪哭了出来,巨大的恐惧淹没了她,但她始终没有拽动红绳,哪怕是一下。
城主却“啧”了一声,道:“怎么是个爱哭的,哭了肉酸,难吃。”
他十分嫌弃地将孙琪琪一推,孙琪琪的手还抓着红绳,这一下没反应过来,人被推倒在床上,红绳也在这时,被她的手无意地拽动了一下。
红绳摇晃,空气中响起轻铃之声,“叮当”了一下。
城主:“什么声音?!”
他费力地挪动硕大的头颅,想要四下张望,忽然间他抬起头,盯住了房梁。
——然后“砰”的一声,有人直接破房顶而入,瓦片木梁断裂,积久的灰进了城主眼睛,他顿时大叫起来。
“大胆!大胆!你居然敢闯我城主府!!”
城主呜哇大叫,他捂住双眼,手背上竟然还生出两只眼睛,暴怒地瞪着那个闯入的年轻天师。
红纱落了满地,轻飘飘披落苏清风肩头,烛火映得他眉目i丽,仿佛惊落尘世的白鹤,是惊艳的美人相。
鬼界的煞气比想象中要重,苏清风微微蹙眉,起身散开红纱,绣有鹤羽的道袍垂落身侧,微微掩住那持剑的修长手指,指尖白皙如一点霜雪。
城主手背上的眼睛一下子看直了。
“孙小姐,”苏清风跨过红纱软绸,看也不看那城主一眼,冲孙琪琪伸出一只手,“来,我先送你回去。”
孙琪琪咬唇,低下头,隔了好一会才轻声道:“苏天师……我愿意嫁给他。”
苏清风:“……”
啊?
“我真的愿意!”孙琪琪仰起脸,两行泪水夺眶而出,她却努力冲苏清风露出一个笑容,“我,我想通了,他是城主,我嫁给他……也没什么不好的。”
旁边的城主忽然道:“不,我不愿意!你想倒贴本城主,哼,不可能!我可不要你这种歪瓜裂枣!”
孙琪琪:“……”
城主又直勾勾地盯着苏清风,邪笑道:“美人,既然来了就别走了,今天就留下来做我的城主夫人吧!”
苏清风没说话,也就在这时,一只微凉的手从背后伸出,环抱住了他的腰肢。
“道长,他刚刚说什么?”
苏槐下颌搁在苏清风的肩上,亲昵地在苏清风耳边低语,他抱着自家道长,语气含笑,眼眸却漆黑如深渊。
比夜还浓稠的阴影从恶鬼身下蔓延,黑焰森森燃烧,转眼间将整个城主府吞噬,遮蔽了烛光,只剩下呼啸的戾戾阴风。
城主大惊失色,颤抖的手指着苏槐,道:“你……你……”
“也没说什么,”苏清风的手落在苏槐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上,无视那吞天蚀日的鬼气,淡定道,“不过是夸我好看,想让我当他的城主夫人。”
苏槐:“是吗?”
他的目光从苏清风身上移开,落在了抖如筛糠的城主身上。随即恶鬼轻笑一声,道:“这么巧。”
“我也想让道长做我夫人……不知道这位城主答不答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