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17、第十七章 苏槐走了

苏清风发现苏槐和他闹脾气了。
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基本上就没闹过脾气。苏清风也是过了一会,发现苏槐不理他了才猜出来的。
“怎么了?”他碰了碰苏槐,道,“生气了?”
他的手才刚抬起就被苏槐抓住,像对待自己的所有物那样笼在掌心里,不肯放了。
苏清风任由自己的手被苏槐抓着,隔了几秒,轻轻挠了挠他的掌心。
苏槐依然不吭声,只是低头看了眼苏清风的手。
苏清风的手很漂亮,是苏槐喜欢的那种漂亮,手指修长如上好的玉石,只是手腕间缠了一道白色绷带,更显得肤色苍白如雪,是失血过多的颜色。
一下子,苏清风发现恶鬼好像更生气了。
“……”
他想了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又见苏槐一直盯着自己手看,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原来是因为他受伤了。
苏清风笑了起来,他靠近苏槐,温温和和道:“下次不会这样了。”
苏槐不吭声。
苏清风道:“伤口也不是很深,过几天就好了。”
苏槐不吭声。
苏清风:“抱一下。”
他对苏槐张开双臂,一副你不抱我我就不松手的姿态。
苏槐:“……”
苏槐虽然冷着一张脸,但还是抱住了他,动作很轻,还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伤口,生怕弄疼了自己的道长。
苏清风轻声道:“不生气了好不好?”
苏槐干巴巴道:“不好。”
他将道长视若珍宝,从不让那些邪祟沾染他的道长半点,结果道长倒好,自己先给自己割了一刀。
鲜血从苏清风手腕中流出时,苏槐没控制住,差点红了眼。
“下次道长再伤了自己,我就把道长关起来。”
苏清风不等他说完后半句,非常熟练地顺毛道:“关起来只给你一个人看,行吧?”
苏槐:行。
然后他才算消了气,但还是抱着自家道长不撒手。
苏清风由着他抱,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你杀了那个城主,鬼界不会有人找上你吗?”
“谁敢?”苏槐道,“鬼界本就是弱肉强食,没人会给被杀的鬼喊冤,也没人在乎。”
苏清风道:“鬼王也不在乎?我听说不少城主都和他有血缘关系,也许那个城主是他的哪个兄弟。”
苏槐轻嗤一声:“他自己的儿子都多得数不清,兄弟更是成百上千,那些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堆垃圾,死了也就死了。”
苏清风闻言笑了起来:“几百个兄弟和儿子?你们鬼界的人过得真风流。”
苏槐:“才没有,那是他,我才不这样,我可忠贞不渝了。”他略微一顿,又道,“现在鬼将陨落近半,鬼王耳目不通,很多消息根本传不到他耳边,所以道长不用担心。”
他这话说的轻描淡写,眼眸却深不见底。苏清风看了他几秒,摸了摸他的头发。
苏槐与苏清风对视,听见苏清风柔和道:“小心点。”
苏槐便微微勾起唇角,道:“知道了。”
孙琪琪告别了她的奶奶,苏清风的休假也结束,今天早上就返回了鹤城。
下午的时候,苏清风收到范宾的消息,让他来办公室一趟。
苏清风到的时候范宾正和什么人通话,他示意苏清风先坐一会,然后对那边的人道:“您放心,他就在这里呢。”
苏清风直觉这通电话是冲他来的,微微困惑地看着范宾。
范宾挂了电话,同样一脸困惑地看着他:“你去了鬼界?”
苏清风点头道:“是。”
范宾愕然道:“你知道鬼界何其凶险,就算四星天师也不敢贸然踏进吗?”
天师共分七星,四星是一道分水岭,一旦跨过就是新的层次,但很多天师终其一生也难以达到。
因此,四星天师不是最强,但也绝对不弱,可就算是他们也不敢进入鬼界——那里毕竟是千万年邪气汇聚之地,众鬼环伺,凶险至极,稍有不慎,就是一死。
“鬼界和人间有结界,你一进去就被上面的人发现了。”范宾道,“他们还以为是哪个不懂事的天师误入结界,结果一查,发现你居然全身而退了。”
“上面的人”指的是天师局总部,苏清风见范宾的神色也不是很着急,道:“那我违规了吗?”
“违规倒也没有,我问过洛语他们,知道你是为了帮一个小姑娘才去的。”范宾道,“只是寻常天师轻易进不得鬼界,你这一来一回,还平安无事,上面的人注意到了,难免会来调查一下。”
苏清风继续听,范宾又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上面只是会派人过来问你几个问题,你照实回答就行。我听他们的态度对你还颇为赏识,也许之后就会调你去总部了。”
能在鬼界全身而退的天师何其难得,总部调出了苏清风的任务档案,发现他从新人晋升到三星天师的时间不过数月,接的任务难度也都不低,自然就留心上了他。
范宾说到这里还有些不舍,苏清风是他一眼相中拉进天师局的,虽然知道凭苏清风的本事不会这个小小分部待太久,但分别还是比他预想得要快。
苏清风听完却默了一下,道:“主任,我不想去总部。”
范宾一愣:“什么?”
苏清风道:“我的家在鹤城,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
“等等,那可是天师局总部啊!”范宾惊讶道,“多少道界大能汇聚之地,又是多少天师挤破了头想进的地方。凭你的实力是一定能进的,根本不用待在这里!”
苏清风道:“如果总部调我过去,我能拒绝吗?”
范宾:“可以是可以,但是——”
他还想多劝苏清风几句,苏清风却婉拒了他的好意,道:“我想的很清楚,谢谢主任,但我应该是不会走的。”
“……”最后范宾也没办法,虚弱地道,“那好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得自己决定,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他觉得现在苏清风只是对总部还不了解,等到时候知道了总部的好,自然就会想去那里了。
苏清风“嗯”了一声,与范宾告别,从分部走了出来。
他来时天空还是晴朗的,此刻却已阴云密布,细碎的雨滴砸落,路上行人脚步匆匆,都在躲雨。
苏清风站在屋檐下等了一会,雨中刮来一阵寒风,他有些冷,忽然意识到已经入秋了。
似乎只是转眼之间,夏天就过去了。
不久后,有人撑伞走来,黑伞遮住两个人,苏槐在伞下握住苏清风的手,将带来的风衣给他披上。
“道长出门也不知道多穿点衣服,”苏槐有点不高兴道,“着凉了怎么办?”
苏清风笑道:“忘记看天气预报了。”
苏槐道:“下次我提醒道长。”
然后将苏清风微凉的手放进自己衣兜里,随手打了车。
车里比外面暖和多了,苏清风却依然觉得冷,他靠着苏槐,手机收到一个电话,是何无辜打来的。
苏清风接了电话,那边立马响起何无辜兴奋的声音:“苏天师苏天师,你要演唱会门票吗?我这有多的几张演唱会门票哦!”
苏清风道:“什么演唱会?”
“安芷的演唱会啊!你不知道吗?”何无辜道,“她这周要来鹤城开演唱会,门票早就抢疯了,还好我拜托朋友给我留了几张,还是vip区呢!”
苏清风并不关注什么演唱会,倒是听过安芷这个名字——歌坛天后,几年前凭借一首《木落萧萧》一炮而红,之后不断推出新歌,每一首都风靡全国,还斩获各大奖项。后来进军影坛,第一年就凭借出色演技摘下影后桂冠,接连的几部电影也都票房大卖。
安芷在娱乐圈可谓大红大紫,然而就在她的事业达到高峰期时,她却忽然隐退,从此销声匿迹了一年。
不久前,沉寂许久的安芷宣布复出,还要在鹤城开演唱会。这个消息一出就蹿上热搜第一,之后几天都霸榜热搜,首页之间皆是安芷,都快讨论疯了。
苏清风偏头问苏槐道:“你想去安芷的演唱会吗?”
“不想,”苏槐闲闲地捏.弄苏清风指节,道,“我才不想让道长去看别的人。”
苏清风便谢绝了何无辜的好意,道:“不用,谢谢你了。”
“那好吧,”何无辜还有点小遗憾,道,“要是苏天师身边还有朋友需要门票,我也可以帮忙哦。”
苏清风说了声“好”,又和他聊了几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出租车到小区楼下,苏槐打开车门,下车时刮来一股冷风,吹得苏清风有些头晕,大脑也一阵钝钝的疼。
他扶额站了几秒,苏槐道:“道长怎么了,不舒服吗?”
他的手掌贴上苏清风额头,只觉道长的体温比平时更高,一下子皱起了眉。
“好像是发烧了,”苏清风没什么力气,轻声道,“没关系,家里有退烧药……”
苏槐不等他说完,拦下要走的出租车司机,道:“去医院。”然后一只手环过苏清风后腰,将人直接抱到了车里。
于是出租车拐道去了医院,一路上苏清风都混混沌沌,意识模糊不清。他甚至不知道医生说了什么,等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回到了家里。
苏槐将他抱进房间,拉过被子盖着他身上,从身后抱住了他。
“道长,道长,”他在苏清风耳边低语,嗓音低沉而缱绻,“吃退烧药了,啊,张嘴。”
苏清风勉强睁眼,他的侧脸苍白,汗水打湿眼睫,漂亮的墨色眼眸里如同蒙了一层雾,水光涟漪,朦朦胧胧看不清楚。
他是在一瞬间病倒的,这场高烧来得气势汹汹,又分外反常,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就被病魔击倒了。
苏槐喂苏清风吃了药,低下头抵着苏清风额角轻蹭,又轻轻摩挲苏清风苍白的侧脸,他的动作眷恋,但在那独属于恶鬼的温柔之中,还带着一种无声的占有。
苏清风轻轻咳嗽一声,他抓着苏槐衣袖,昏沉中眉头难受地蹙起,苏槐便又轻拍他的后背,给他倒了一杯温水,慢慢地喂他喝下。
“道长,睡一觉吧。”苏槐道,“睡醒了病就好了,也不会难受了。”
苏清风没说话,额上薄汗泠泠,他直觉自己并不只是简单的发烧,太快了,也太突然了,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这些了。
苏槐掌心覆住苏清风眼睛,低声哄他入睡。苏清风便闭上眼,陷在苏槐胸膛中,很快沉沉睡去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有苏清风清浅的呼吸声,苏槐凝视苏清风的睡颜,隔了几秒,挨着他的脸庞磨蹭,又扣住他的指节,与他十指相交。
他喜欢和道长做这些亲密的举动,在他们鬼界,想要占有一个人就得在那人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这是对自己主权的宣示,也是对其他妄图染指之人的警告。
苏清风身上早就沾满他的气味,是他要深藏在见不得光的牢笼里、不容许任何人觊觎的珍宝。
阴影向四周蔓延,遮蔽所有光亮。恶鬼将他的道长拥在臂弯之中,漆黑眼眸中的神色温柔,却又如深渊般冰冷得令人胆寒。
苏清风好像沉了一场大梦,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身体不再像昨天那样头晕难受,他从床上坐起,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但高烧已经退了。
这场高烧来得突兀,去得也突兀。苏清风想告诉苏槐,可是床边空荡荡的,不见苏槐的身影。
他有些诧异,因为这些天苏槐一直是和他睡一起的,就算早上先醒了,也要抱着他装睡。
房间门开着,苏清风走出房间,病愈后身体还是有些昏沉,他在门口缓了几秒,道:“小槐?”
没有人应他,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并没有其他声音。
一丝异样浮上心头,苏清风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哪里都找不到人,最后他来到了客厅。
客厅茶几上摆着一杯温水,阳光从窗户洒落,一切都没有改变,这只是个很普通的早晨。
——但是苏槐,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