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槐离开了。
苏清风不知道苏槐去了哪里, 他没有留下任何消息, 还是连夜离开的,走得无声无息。
年轻天师坐在沙发上, 捧着那杯尚有余温的水,屋子里很安静,安静得让他觉得没有人气。
厨房里有熬好的白粥,炖了一夜的鸡汤也在锅里散发香气,打开冰箱, 里面是备好的饭菜, 只要拿出来热一热就行了。
这些都是苏槐提前做好的,他知道自己的道长刚刚病愈, 所以贴心地准备了很多东西, 但这也让苏清风感觉到苏槐这一走可能要走很久——也许,就不回来了。
杯中的水逐渐冰凉, 苏清风在客厅待了很久, 又回到房间,拿起了放在床头的玉石。
那是苏槐送他的玉石,苏清风轻轻摩挲几秒, 将它戴在了颈间。
他还只穿着单衣,在早晨有些冷,好在玉石触到肌肤即微微发热,很快就不冷了。
然后他走出房间,在厨房里盛出白粥,白粥清香绵软, 配上几道小菜味道正好,只是他昨天刚发了烧,没什么食欲,随便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鸡汤还在小火慢炖,苏清风尝了下味道,觉得可以了,就关了火。
做完这些事后他好像又没什么可以干了,低头看了看手机,发现范宾在不久前给他打过电话,只是静音没听见。
苏清风回拨过去,范宾在那头说总部来人了,让他过去一趟。他应了一声,披上风衣要出门,临行前本来想锁门,犹豫一下,只是轻轻把门搭上了。
天师局分部,总部的人被安排在会客室里。范宾在门口拉着苏清风,道:“不用怕,就像我昨天说的,他们只会问你几个问题,不会特意为难你的。”
苏清风:“嗯,我知道。”
范宾打量他的神色,道:“怎么看你的气色不是很好,昨天没睡好?”
苏清风摇摇头,没回答这个问题,推门进了会客室。
会客室里坐着一男一女,都身着道袍。按照范宾的介绍,他们来自天师局总部,男人是五星天师钟冷,女人则是四星天师方琴。
见苏清风进来了,方琴抬起头对他笑笑,语气很温和,道:“坐吧。”
苏清风说了声“谢谢”,刚要坐下,一阵灼热气浪就扑面而来。
现在已经入秋,屋内的温度却陡然升高,如烈日之下的沙漠,热浪翻滚,四处都烫得惊人。
是领域。
苏清风抬眼,方琴仍然微笑,好像一无所觉,旁边的钟冷则面无表情,那股炎热的气场正是从他身上传来的。
温度还在不断攀升,空气中甚至弥漫起一股焦味,如果换做常人根本无法在这里待过十秒,苏清风却神色不变,泰然自若地坐在了下来。
钟冷眼中划过一丝光,温度突然急剧上升,转眼会客室就成了烤炉,方琴“哎呀”一声,起身,走到了两米之外。
她在那短短几秒里出了一身汗,随意擦了擦,发现苏清风依然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神情沉静,从始至终都没发生过太大变化。
不受领域的影响,说明他的实力并不在钟冷之下。
方琴脸上多了些意外,看来这个年轻天师比她想得还厉害。
“好啦,钟冷。”她觉得可以了,便开口对钟冷道,“别吓坏了人家,我们还有正事要谈呢。”
钟冷没有说话,只是一言不发地收了领域。
方琴坐回沙发上,对苏清风笑道:“抱歉,刚才只是一个小测试,还请不要介意。”
苏清风道:“没关系。”
方琴又道:“他的领域很厉害吧?最大范围可以到两米,在同阶段天师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呢。”
苏清风非常短暂地默了一下,道:“是很厉害。”
方琴好奇地眨眨眼,道:“你的领域呢,放出来让我们看看?”
苏清风指尖稍抬,慢吞吞地释放出了自己的领域……并且非常小心控制在了一个很小的范围。
方琴只觉四周顿时寒意森森,骨子里控制不住地发冷,惊讶道:“是冰,最大范围有多少?”
苏清风:“一米五已经是极限了。”
若是换做以前任何一个见过他领域的人在这里,可能都要为他这话吐一口血,但方琴并不了解他,自然也就信了:“那也很不错了,很多像你这个年纪的天师都达不到这个水平呢。”
她说完看了眼钟冷,见钟冷依然不说话,无奈,只能自己继续说下去:“我们查到你去过鬼界,听范主任说,你是为了帮一个被迫结阴亲的女孩。”
苏清风略微颔首,方琴又问道:“那个城主后来死了,是你杀的吗?”
“不是,”苏清风垂眼,苏槐送他的玉石散发着莹润光泽,“当时有一个大鬼路过,将他吞了。”
鬼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之地,同类相残更是司空见惯,方琴点点头,没有再深究下去。
况且,她关注的本来也不是城主之死,而是苏清风——一个年纪轻轻就有能力进入鬼界的天师,领域还这么强大,实在是太难得了。
想到这里,方琴面带微笑,温柔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清风,不知道你有没有意向加入总部呢?”
她已经准备见到苏清风兴奋不已、当场答应的神情了。不过加入总部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接下来她还会给苏清风几道试炼,只有通过试炼,这个年轻天师才有踏进总部大门的资格。
这还只是第一步,之后还有重重选拔,每一关都不是那么好过的。毕竟那可是天师局总部,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轻松进去的——
苏清风:“抱歉,不想。”
方琴:“……”
“你,你……”方琴原本打好的草稿全都憋死在了肚子里,她张大眼睛瞪着苏清风,一度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你说什么?”
“我听主任说了,”苏清风道,“之后你还会给我三道试炼,通过试炼后还要去总部选拔,选拔又要经历七八道关卡,太麻烦了,我不想去。”
方琴:“???”
方琴在总部待了这么些年,为总部招过不知多少天师,早就习惯了那些人在得知她的来意后兴奋得感激涕零的模样,还从没见过有人能用这么淡定的语气和她说——对不起,太麻烦了,我不去。
“等等,不对啊!你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方琴道,“我说的不是什么天师分部,是总部啊!天师局总部!你不去?”
苏清风:“不去。”
方琴:“为什么???”
苏清风:“好麻烦。”
又是这个理由!
方琴几欲吐血,绝望道:“能不能换个理由?”
苏清风想了想,道:“没有了。”
方琴:编都不愿意编了!!
“算了,”就在方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钟冷淡漠地开口了,“我们走。”
他说完就要往外走去,方琴还愣着没有反应过来:“不是,这就走了?”
“既然他不愿意,我们何必冷脸贴冷屁股。”钟冷道,“走了,别废话。”
他拉了方琴一把,方琴被拽得站起来,她看看苏清风,有些惋惜道:“你……要不然再好好想想?如果想好了可以在这几天联系我,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可就很难再加入总部了。”
苏清风道:“谢谢,但我应该不会后悔的。”
方琴无言片刻,见他没有要改变主意的模样,只能无奈地走了。
他们走后没多久,范宾过来,拦住了要出会客室的苏清风。
“清风啊,你不会真的拒绝他们了吧?”
苏清风点点头,范宾虽然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但还是忍不住胸口一噎。
“算了,不进总部也行,人各有志,你要是愿意待在这里,也是给我长脸。”范宾安慰自己一般道,“那这次道界大赛你参加吗……要不然参加一下吧?”
苏清风看着范宾操碎了心的模样,默了一秒,同意了:“好。”
范宾一喜,当场眉飞色舞道:“那就好那就好,我现在就去给你报名!”
在他眼里,以苏清风的实力一定能在道界大赛得个好名次,到时候不只是天师局总部,整个道界都会看见苏清风。既然扬了名,进不进总部就没有什么影响了。
范宾喜不自胜地走了,苏清风望着他的背影,知道这个主任是真心为自己好的。
但他还是不能去天师局总部,不是因为所谓的麻烦,而是因为苏槐。
恶鬼不能在人间露面,就算苏槐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也很难保证不会被那些更强大的天师发现。到那时,苏槐就危险了。
苏清风摸摸颈间的玉石,纤长眼睫低垂,微微掩住眸底的墨色。
如果苏槐在这里,他还能把这件事告诉他……可是苏槐已经走了。
“苏哥,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洛语路过这里,见苏清风神情略微落寞,不由得停步多问了一句。
“你好像状态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苏清风回神,对上洛语关切的目光,道:“没事。”
洛语道:“最近天气变冷,注意保暖,不要感冒哦。”
苏清风淡淡笑了下,谢了洛语的好意,和她告别,从天师局走出。
街上刮起冷风,空气里又有细微雨点飘下,落在肌肤上,凉意也一点点渗进骨子里。
苏清风只是站了一会就发现自己又有些头晕,他的身体一向很好,但昨天那场高烧来得太猛,让他到现在也没能缓过来。
出租车停在他面前,司机从车里探出头,道:“去哪?”
苏清风揉了揉额头,道:“去医院吧。”
半小时后,苏清风取了药,出来时外面已经下起大雨,他刚刚约的出租车还没到,只能在门口多等一会。
医院大厅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苏清风在等待中看见一个女人站在自己不远处,戴着口罩鸭舌帽,正和谁打电话。
这样的装扮很奇怪,医院人来人往,时不时对女人侧目,她却全然不在意,对电话那边的人道:“你能不能来接我?”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却微微有些沙哑。苏清风只觉这声音有些熟悉,但不等他去辨认,约好的出租车就到了。
他于是不再关注那女人,上车回了家,打开家门,屋子里依然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声音。
苏清风沉默地做饭,又把冰箱里的菜拿去加热,没过多久饭好了,他打开电饭煲,动作微微一顿。
他蒸了两个人的饭。
“……”
苏清风轻叹口气,盛了半碗饭,一个人坐在餐桌前草草吃完,等了半小时,又把医生开给他的药给吃了。
外面的雨哗啦啦地下,伴随着隐隐雷声,现在虽然是中午,屋子里却暗沉沉一片,没有半点人气。
也许是吃药的副作用,苏清风有些发困,他回到房间,躺在蓬松厚软的被子里,很快沉沉睡着了。
可能是雷雨风声吵人,也可能是因为身边少了熟悉的温度,他睡得不是很安稳,频频做梦,却始终想不起梦里的内容。
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雨还没有停,苏清风蜷在被窝里,昏沉沉的不想起床。
手机在床头微微闪烁,苏清风才刚打开,几百条消息就一下子刷了过去。
“……”
他退出微信,又点进去看了一眼,发现那几百条消息都来自他加的同事群——一群天师正因为什么事情聊得热火朝天。
【洛小语:我女神谈恋爱了!我居然不知道,不知道!啊啊啊啊!】
【米新想吃糖:我的梦碎了,碎成渣了,呜呜呜】
【沵噉嬡莪嬤:不能接受!!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有什么好的!!!】
【范宾:楼上哪个天师,记得改马甲】
【“沵噉嬡莪嬤”修改群名为“八星天师乔诚”】
【范宾:……】
【八星天师乔诚:对不起!!!点错了!!!】
苏清风匆匆浏览完那些消息,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不久前,影视歌坛双栖天后安芷被人拍到在私家车内与人接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经纪人高津文。
安芷最近本就因为复出而热度颇高,这个消息一被曝光立刻攀上热搜榜一,与安芷有关的消息也都占据热搜前十,网上已经讨论爆了,连带微博服务器也一度瘫痪。
群里洛语等人还在聊天,从安芷的恋情又聊到安芷的演唱会,安芷三天后要在鹤城开演唱会,这次接吻照的被拍地点也在鹤城,听说已经有狂热粉丝围堵在酒店外,要安芷出面给他们一个说法。
苏清风看了会聊天记录就关了手机,他还有些头晕,起床喝了杯热水,没过多久就又睡过去了。
第二天上午,他接到范宾电话,又有新的委托了。
“委托人特意要求多派几位天师过去,所以今天你和洛语乔诚他们一起去吧。”范宾笑道,“这次的委托人可不一般,你们应该会喜欢的。”
“知道了,谢谢主任。”
苏清风慢吞吞地坐起来,他睡了一天,脑袋好像没有之前那么昏沉,应该可以出门了。
洗漱过后,他离开家中,来到和洛语乔诚约定好的地点,也是委托人家楼下。
洛语和乔诚早早等在那里,看神情都很兴奋,在见到苏清风后他们又面露惊讶,洛语道:“苏哥,你感冒了?”
昨天她就觉得苏清风状态不太好,没想到今天脸色更苍白了。
“嗯,”苏清风道,“已经去医院看过了。”
“那要记得多喝烫水,按时吃药。”乔诚拍拍他的肩膀,道,“不过清风生病了也好看,不像洛语,一感冒就蓬头垢面的。”
洛语直接踹了他一脚,又对苏清风道:“要是苏哥你实在不舒服也可以先回去,不用勉强的。”
苏清风道:“没关系,我已经好多了。”他停顿一下,又道,“这次的委托人是谁?”
之前起床时意识还有点混乱,搞得他只问了地址,忘记问委托人身份了。
洛语一听神情更兴奋了,神秘兮兮地凑过来,道:“是安芷!”
苏清风:“?”
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名字,道:“同名同姓?”
“不是,是真的安芷!”洛语怕其他人听见,特意压低了音量,但眉眼里的喜色都快溢出来了,“她给我们天师局分部下了委托,就在今早呢!”
苏清风有些意外,安芷昨天才被曝光恋情,现在应该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她在这个时候向天师局下委托?
他把这个疑问说了出来,洛语之前完全没想到这点,此时听了神色微微一变,道:“那我们快点上去吧,不能让她久等了。”
恋情曝光之后,大批记者就围堵在了安芷的酒店门口,但他们应该没想到,安芷根本不住酒店,而是住在鹤城一个小区里。
电梯停在十一楼,几人顺着门牌号找到安芷住的地方,洛语深吸一口气,十分忐忑地敲响了门。
过了一会,大门打开,门后是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他戴着金丝眼镜,笑容可掬,一副斯文有礼的模样。
“诸位就是安芷委托的天师吧,”他道,“我是安芷的经纪人高津文,幸会。”
高津文既是安芷的经纪人,也是传闻中她的恋爱对象,洛语和乔诚都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接着做了自我介绍。
在他们悄悄打量高津文的同时,高津文也借着镜片不动声色地打量他们。他起先还没有太大反应,但当目光落在苏清风身上后,他的眼中一下子划过了惊艳。
苏清风很好看,绣有鹤羽的道袍勾勒出他纤长身形,侧脸沉静苍白,如玉石沉雪,仅仅是往那一站,就足以令人移不开视线。
高津文道:“这位是?”
苏清风道:“姓苏,名清风。”
“啊,苏清风,是个好名字。”高津文笑道,“不知道苏天师有没有兴趣进入娱乐圈,或者来了解一下我们公司?”
苏清风对进入娱乐圈当然没兴趣,道:“多谢高先生的好意,但还是算了。”
高津文面露遗憾,又给他递了一张名片,道:“如果苏天师以后有意向,可以随时联系我。”
苏清风接过名片,说了声“谢谢”,问道:“请问安小姐现在在哪里?”
“在客厅里等着呢,”高津文道,“请和我来。”
他带苏清风几人走进屋子,客厅里坐着一个女子,微卷的长发之下是张姣好的脸庞,眸色冰冰冷冷,没什么情绪。
高津文快步走到女子身边,温声道,“小芷,你请的天师过来了。”
安芷:“哦,让他们进来吧。”
她的语气淡漠,甚至看都没看苏清风三人一眼,看这反应,好像并不欢迎他们。
洛语乔诚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偶像,刚才还一个比一个兴奋,现在却有些愣住了。
在外界的认知中,安芷温柔大方,情商高为人好,对粉丝也十分有爱,是圈子里公认的女神。可现在这个安芷……好像和他们认识里的不太一样。
一时间没人说话,气氛有些尴尬,就在这时另一个女生走了过来,端着茶盘,笑着对他们道:“几位请坐,来喝茶吧。”
高津文也打圆场道:“不好意思,小芷她今天状态不太好,还请几位见谅。”他说完又一指端茶的女生,道:“这是小芷的助理娜娜,平时负责小芷的生活起居。”
“哦哦,你好。”洛语接过娜娜端来的茶,道,“你泡得茶真香,好厉害呀。”
“没有没有,”娜娜笑嘻嘻道,“只是安芷姐和津文哥都喜欢喝茶,所以我特意去学过一点。”
“娜娜,”刚才没说话的安芷忽然道,“我渴了,去给我倒一杯水。”
娜娜道:“好哦,安芷姐要冷的还是热的?”
安芷面无表情:“都说了口渴,冷的热的还用我特意吩咐你吗?快去!”
娜娜脸上笑容一滞,小声应了一句,飞快跑到厨房里了。
“……”
客厅里又安静几秒,高津文轻咳一声,道:“小芷,你不是要请天师帮你吗?和他们说一说你的事吧。”
安芷这才看向苏清风三人,眼睛里的光冷冰冰的,给人一种不适的感觉。
“我怎么知道你们能帮我,万一是一群虚有图表的废物呢?”
乔诚哪想到她开口就是这种话,当即道:“你——”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高津文赶紧道,“是我忘记和小芷说了,小芷啊,这几位都是鹤城天师局最优秀的天师,他们的实力你完全不用担心的。”
安芷:“是吗。”然后挽起自己的袖子,露出手臂,道:“那你们能让我的手臂恢复如初吗?”
她白皙的手臂上赫然布满数道青紫痕迹,好像被人用力掐过,分外吓人。
高津文惊讶道:“你的手怎么回事?后天还有演唱会呢!这样怎么穿那套高定长裙?”
安芷冷冷道:“所以我才要请人来看,你们不是天师吗?看过还不能帮我治好吗?”
她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轻蔑,好像苏清风几人不是她请来的天师,而是可以随意指挥的下人一样,一时间,洛语和乔诚都不想说话了。
苏清风淡淡道:“我们是天师,不是医生。安小姐,你这样的情况去医院会好一些。”
“医生能治我的伤,能治鬼吗?”安芷道,“昨天我还看见镜子里的‘我’对我冷笑,医生也能治吗?”她不等苏清风说什么,又飞快道:“如果你没有本事就别坐在这里,我不想和废物浪费时间!”
“等等,你太过分了吧!”乔诚终于忍不了了,道,“清风是我们之中最厉害的天师了,你怎么能这么说!”
安芷:“我出了钱凭什么不能说?你们既然接了我的委托,就要给我解决问题!”
“你的委托我们也可以拒绝!”洛语差点被气笑,道,“安小姐,你另请高明吧!”
她说完拉着苏清风就要走,高津文赶紧过去拦人,道:“等等等等!几位别生气,我给你们道歉,小芷她今天只是心情不太好,她平时不这样的——”
“让他们走!”安芷冷笑道,“一个天师居然让我去找医生,何其可笑!搞不好他们就是一群骗子!”
接受委托上门却被当成骗子,乔诚都想冲过去骂人了,苏清风按住他的手,道:“没必要。”然后他回过头,冷淡地对安芷道:“安小姐,小心你自己,别遭反噬。”
这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话,落在安芷耳边却如惊雷落下,一下子,她的神情变了。
“你说什么?!”
苏清风不再看她,和洛语乔诚两人离开了这里。
……
他们走后,娜娜端着一杯温水,小心翼翼靠近了安芷。
“安芷姐,喝点水吧……啊!”
话音未落安芷猛的抬手一掀,温水泼了娜娜满脸,沿着她的黑发湿漉漉地滴了下来。
高津文从厕所走出,见到客厅这一幕微微皱眉,道:“娜娜,去洗把脸吧。”
他扶着娜娜站起来,在她肩膀上温柔地拍了拍,娜娜眼中含泪,欲说还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去洗脸了。
高津文又对安芷道:“小芷,何必对娜娜这么凶,她不就是打碎了你一个手镯,还是不小心的……”
安芷不等他说完,直接打断道:“那个手镯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
高津文一噎,随即道:“它也不值几个钱,你要是喜欢,我再给你挑个更贵的。”
安芷闻言定定地看了他一会,没说“好”,只是冷淡道:“昨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不是说了吗,我当时在帮你联系邓导,所以才没接到你的电话。”高津文微笑着道,“好了,我还要联系公关处理这次事件,待会再给你找个医生,让他看看你手上的伤。”
他说完见安芷没有回应,又道:“你要是真觉得自己遇鬼了,不如我去请方术局的人来?听说他们在驱鬼上也不错。”
安芷点点头,高津文便拿出手机,去一边打电话了。
客厅里只剩下安芷一人,她听着房间里传出的男人通话声,悄悄打开皮包,从里面掏出一面带柄镜子。
镜子有些年头了,上面的花纹古老而繁复,安芷握着镜子,对自己的脸一照——
光滑的镜面里,没有她的脸。
安芷色变,她匆匆把镜子塞进皮包,就像丢开一个烫手山芋,再也不敢碰了。
从安芷那里出来,洛语和乔诚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
苏清风道:“怎么了?”
“脱粉了!”洛语苦着脸道,“没想到她是这种性格,太糟糕了!”
乔诚道:“脾气那么差,还说我们是骗子,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她!”
洛语:“就是,就是!”
看来安芷对他们的打击相当大,苏清风安慰了他们一会,很快洛语和乔诚就决定去火锅店买醉,还问苏清风要不要一块来。
苏清风摇摇头道:“我还有事,这次就不去了。”
“好吧,那我们走了,清风你多注意身体啊。”
几人在路口分别,苏清风想了想,先去超市买了今天吃的菜,然后搭车回到家里。
家依然是那个清清冷冷的屋子,苏清风在玄关站了一会,发现除了他以外,这里没有第二个人回来的痕迹。
已经第二天了。
苏清风有些心不在焉,他去厨房做午饭,切菜时一不留神,手指上就传来一阵刺痛。
他被菜刀切伤了。
鲜血涌出,苏清风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要止血。
他抽出纸巾按在手上,随便止了血。饭是做不下去了,就点了个外卖。
半小时后外卖送到,苏清风吃了几口,实在是没胃口,放下筷子,揉了揉额头。
他又有些头晕了。
苏清风这才想起自己早上忘记吃药,翻出感冒药要吃的时候又发现没有热水,等烧水吃完感冒药,他坐在沙发上,有些无奈。
他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一直生活得有条不紊,可现在少了一个人,他的生活规律和习惯就都被打乱了。
苏清风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独处在家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到了晚上,苏清风吃了今天最后一副感冒药,在药效下沉沉睡去了。
房间的灯关上,黑暗笼罩四周,只有月光透过窗户,在床头落下一片霜白。
不知过了多久,月光被乌云遮掩,房间的阴影好像活了过来,在那比夜更深的黑暗之中,一个男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床边。
苏清风仍然在沉睡,眼睫轻垂,没有察觉到男人的出现。而苏槐也就这么安静地注视着他,并未上前一步。
黑气丝丝缕缕蔓延开来,攀上床头,游离在苏清风身边。它们和它们的主人一样想要触碰这个人,却又碍于什么原因,始终不敢真正靠前。
过了一会,苏槐脸色一沉,他的目光停在苏清风指间,发现那修长白皙的手指上有一道明显的切伤。
苏槐走出房间,回来时带着棉球和药水,他为苏清风上了药,动作细致又珍重,生怕弄疼了他的道长。但他也过分克制,甚至没有多触碰苏清风一点。
上完药后,苏槐立刻松开了手。苏清风的温度让他留恋,如果在以往,他肯定会将道长拥入怀中,肆无忌惮地索取道长的体温,嗅闻道长身上令他沉溺的气息……
但是,现在不行。
苏槐半身沉在阴影之中,片刻后他俯下.身,亲昵地抵住苏清风额角,轻轻蹭了蹭。
“道长,再等等我吧。”
恶鬼低声道。
“再过不久,你就是我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今天留言的小天使发个小红包嗷!
下章更新时间也是在零点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