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苏清风从梦中醒来, 发现外面已经天亮了。
他在柔软的被窝里待了一会,慢吞吞坐起, 抬手想去拿床头手机,却在这时注意到了自己受伤的手。
昨天被切伤后他并没怎么处理伤口,结果今天一觉醒来,他的手不仅被细致涂上了药,还用纱布包扎了一圈。
怎么回事, 难道药水自己跑出来给他上了?
苏清风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几秒, 不知想到什么,突然轻笑了一声。
他的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下床洗漱, 从洗手间里出来后就接到了范宾的电话。
范宾昨天从洛语和乔诚的口中得知了他们与安芷不欢而散的事,在电话里对安芷的行为表以强烈谴责, 又安慰了苏清风一番, 最后道:“下次给你挑个更好的委托,不过你现在得到天师局里来一趟,要填个资料。”
苏清风道:“什么资料?”
“道界大赛报名表, ”范宾道,“我上次不是帮你提交名额了吗?现在报名表下来了,需要你亲自填一下。”
“知道了,”苏清风应道,“我现在就过去。”
他换上衣服,出门去了天师局。到那时刚才还和他轻松聊天的范宾却变得一脸严肃, 再看天师局四周,气氛好像十分凝重。
苏清风:“?”
他问洛语发生了什么,洛语纠着眉头道:“刚才总部给我们下了文件,说是鬼界十二鬼将全部陨落,从现在起,人间要进入警戒了。”
鬼界十二鬼将之前就陆陆续续陨落五位,而就在这两天里,剩下七位鬼将皆尽覆灭。这个消息一出不只是鬼界,就连人间都为之震惊。
鬼将就是老鬼王的刀与盾,十二鬼将全部陨落就意味着老鬼王已经失去了所有力量,再过不久,他也会像他的鬼将一样,被人从盘踞了七百年的鬼王之位上狠狠拽落。
“鬼界很快就要易主了,”范宾沉着脸道,“连斩十二鬼将,这位新王可比之前任何一位还要强大,不知道等他真正上位,鬼界与人间的太平又能维持多久。”
每一位鬼王的诞生就意味着人鬼两界又要发生冲撞,七百年前老鬼王弑父上位,为了稳固自己的权力在人间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当时无数道界大能费尽心力才换来两界和平。现在鬼界又有比他还强大的新王出现,这对人间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好事。
苏清风安静地听完范宾的话,道:“那位新王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范宾摇摇头道,“不过听说他是老鬼王与一人类女子所生之子,后来老鬼王吞了他母亲,又将他抛弃,他才在多年后回来复仇。”
“那个老鬼王也太丧心病狂了吧!”洛语惊讶道,“那可是他的妻儿啊,他怎么下得了手?”
范宾道:“对他来说可算不上妻儿,鬼界风气淫.乱,亲缘淡薄,老鬼王有数百个儿子与兄弟,但他根本不认他们,该杀就杀,该吞就吞——恶鬼毕竟是恶鬼,和重感情的人是不同的。”
他说完微微停顿一下,担忧道:“那位新鬼王能在这种情况中活下来,还比他父亲强大,说明他的狠毒与残暴远在他父亲之上,不是善类啊。”
苏清风沉吟道:“我觉得他挺可怜的。”
“恶鬼就是恶鬼,有什么可怜的,”范宾道,“再怎么样他都快成为鬼界新王了——之后人间肯定又要乱,总之,大家千万要小心防备。”
其他天师应好,苏清风却不再说话。范宾还以为他是在害怕,安慰了他一番,又拉他去办公室,填了道界大赛的报名表。
道界大赛还在一个月后,范宾让苏清风先休息一段时间,到时候再做准备——正说着话,办公室门被人敲响,乔诚匆匆进来了。
“主任,”乔诚道,“那个……安芷来了,说是要找清风。”
范宾诧异道:“谁?安芷?”
来的人确实是安芷,她是一个人戴着墨镜口罩,十分低调地过来的——还一来就要找苏清风,直说只有苏天师才能帮她。
对此苏清风的回应是:“不去,她凶。”
“不去就不去吧,省的受委屈。”范宾道,“昨天还赶你们走,今天就上门来求,这小姑娘可真行。”
“我也觉得!”乔诚道,“但她看着很奇怪,明明昨天还凶巴巴的,今天却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模样,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苏清风原本的确不打算去,听了这话微微一顿,道:“真的?”
乔诚点点头:“真的。”
苏清风道:“那我出去看看。”
办公室外,安芷一见人出来就摘了墨镜口罩,眼中含泪,快步上前抓住苏清风手臂,因为走得太急还踉跄一下,差点没给他跪下:“苏天师救命!”
苏清风眼疾手快捞了她一把,随即接连后退三步,躲到范宾后面。
“哎哎哎,”范宾护犊子似的把苏清风护在身后,道,“安小姐别太激动了,我们可受不起你这一拜。”
“对,对不起,”安芷站稳了,眼巴巴看着苏清风,“我刚才太激动了……苏先生,你能帮帮我吗?”
她的语气又轻又软,漂亮眼睛里盛满小心翼翼的歉意,就像乔诚说的那样,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
旁边的洛语和乔诚都惊呆了,苏清风却并不怎么意外,道:“你要我怎么帮你?”
安芷想说话,见旁边围着人,又有些犹豫道:“可以换个地方吗,我只和你说。”
这毕竟是她的私人委托,苏清风点头同意,向范宾借了天师局的会客室。
会客室里两人相对而坐,苏清风给安芷端了一杯水,道:“说吧。”
安芷道:“苏先生,我得先和你道个歉,昨天我失态了,不小心冲撞了你,对不起……”
“恐怕不是失态吧,”苏清风淡淡道,“而是你那个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对吗?”
安芷一惊,随即小鸡啄米般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这样!苏先生您真是太神了!”
“不是我神,而是人一般自身都会带有气场,与生俱来,且独一无二。”苏清风道,“但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你身上有两团气场,其中一团并不属于你。”
这意味着安芷身上一定有其他生魂,而且已经寄居于她体内了。
“安小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不能控制自己了?”
“是在半年前,”安芷回忆道,“一年前,津文……我的经纪人,也是我的男友出了车祸,瘫痪在床,我从娱乐圈隐退,在家里照顾他。后来有一天,津文说我和他吵架了,我很奇怪,因为我根本想不起我什么时候和他吵了架……也是从那时起,一切就开始不对劲了。”
最初她以为自己只是短暂失忆了,还去医院检查过,但什么都没查出来。在这之后她开始频频感觉不舒服,身上总是多出莫名的伤口,对身边人做过的事也总是不记得——这种异样持续了接近半年,直到不久前她偶然一次照镜子,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居然在对她冷笑。
“我当时吓坏了,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但很快我就发现我根本没有眼花,因为我身体里确实多了一个人。”安芷道,“那人好像是我,又好像不是我,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来,但只要一出现,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昨天苏清风遇到的正是安芷体内的另一个人,在苏清风走后高津文又请来了方士,但那些人也被“安芷”赶走——直到今天早上,安芷恢复正常,想起苏清风给她留的那句“小心你自己”,就赶紧来天师局找了他。
“您能给我留那句话,说明您肯定在当时就识破了我的困境,还给我指了路。”安芷恳切道,“苏先生,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您能帮帮我吗?”
她去过医院,也找过心理医生,但那些人都查不出什么,直到来鹤城时她偶然听到天师局的存在,本来只想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这里居然真有天师能看出她的问题,现在苏清风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我可以帮你,但先要找出原因。”苏清风道,“安小姐,你在半年前是否遇到过什么事,又或者,你身上有不同寻常的东西?”
“半年前……没有,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家照顾津文,因为推了娱乐圈所有活动,所以也没遇到什么事。”安芷道,“说到东西,我身上倒是一直带着一面特殊的镜子,是津文送我的礼物。”
她说着从包包里取出一面镜子,递给苏清风。
镜子造型古朴,看得出来有些年头。苏清风接过时还听安芷在旁边介绍,道:“这是津文奶奶留下的传家宝,非常神奇。每天早上拿出来照一照,只要镜子里照出你的脸,就说明你今天一定诸事顺利。如果没有,那就不宜出门了。”过去她能在娱乐圈顺风顺水,很大程度上也是靠了这面镜子帮忙。
苏清风拿着镜子对自己照了照,光滑的镜面里根本没有他的脸。
“……”他默默放下镜子,镜面朝底,道,“你这面镜子不对劲。”
从接到这面镜子的那一刻,他就有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安芷听了微微睁大眼睛,道:“怎么会?这面镜子跟了我很多年,从没有出过事!”
“你知道它并非凡物,却不知道它是善是恶。”苏清风道,“如果是善物,自然能庇佑你。但如果是恶物,当你从它这里得到恩惠时,它也会要你付出代价。”
安芷神色一变,在此之前,她还从没想过这些。
“这面镜子先留在我这里吧,”苏清风道,“也许远离它,你的情况会好一点。”
安芷闻言有些不舍,镜子是高津文送她的,这么多年她一直十分珍惜……但再不舍,她也得先把镜子交出去了。
“那好吧……对了,苏先生,明天晚上是我的演唱会。”她道,“您能来看着我吗?我怕出什么意外。”
苏清风摇摇头,道:“实不相瞒,我可以保护你不被外界鬼祟侵袭,但如果你体内的生魂又控制你的身体,我是没办法的。”
毕竟那不是鬼祟,而是生魂,可能只是一不小心离开了自己身体,不得已才寄居在安芷体内——如果苏清风直接将它驱逐,生魂很可能会因找不到自己原本身体而消散,那也意味着一条人命就这样逝去了。
“没关系,如果我又被控制着做了不好的事情,麻烦您来阻止我吧。”安芷说着,起身给苏清风鞠了一躬,“谢谢您了。”
苏清风起身扶住她,道:“不用谢我,既然你下了委托,我就会帮你。”
虽然不清楚那个生魂的来历,但它应该和高津文送安芷的镜子有些关联。苏清风把镜子带回家中,就放在了自己床头。
第二天晚上,安芷的演唱会开始。苏清风早早到了那里,待在离演唱台较近的后台——这样就算出了意外,他也能第一时间赶到安芷旁边。
演唱会人山人海,粉丝的欢呼犹如海浪,一层还比一层高。他们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女神,哪怕不久前安芷还被曝光恋情,也不影响他们对女神的热爱。
不知是不是安芷运气好,一直到演唱会尾声,她体内的生魂都没有跑出来作祟。而她也就这样顺利地唱完最后一首歌,笑着对自己粉丝们道谢。
演唱会结束,安芷在粉丝们依依不舍的告别声中回到后台,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真好,”她抬起头,脸上带笑,眼中还有刚才和粉丝们告别的泪光,“我没有出事,一切顺利。”
苏清风道:“恭喜。”
安芷笑着点头,她想和爱人分享自己的喜悦,环顾四周道:“津文呢,津文不在这里吗?”
旁边的工作人员道:“高先生和娜娜小姐出去了,说是帮您拿东西。”
安芷听了微微一愣,低声道:“是吗,那我知道了。”
然后她默默地坐在梳妆台前,让化妆师为她卸妆。
不一会,高津文从外面走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件外套,笑着和旁边的娜娜说些什么。
安芷在高津文进门的那一刻就盯住了他,表情冷冷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苏清风注意到她的神情,一只手轻轻按在她肩上,道:“安小姐——”
话音未落安芷猛的站起来,冲过去扇了娜娜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扇得又快又狠,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娜娜更是捂住自己的脸,当场愣住了。
“小芷!”高津文惊道,“你在干什么?!”
“滚出去!”安芷用力地推了娜娜一把,厉声道,“我不想看到你,滚!”
娜娜半边脸庞肿起,眼中含泪,一言不发地冲出了门。高津文想追,但对上安芷愤怒的目光,又停住了脚步。
“你疯了吗,娜娜做错了什么,你干嘛要打她?”
安芷冷笑道:“她是个贱人,想勾引我的男朋友,我为什么不能打?”
高津文目瞪口呆,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和娜娜根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如果不是,你们干嘛一起出去,还勾勾搭搭?!”安芷说着又要推搡高津文,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早就看对了眼?高津文我告诉你,你就是条狗,闻着腥味就往那凑——”
苏清风站在安芷身后,在她后颈轻轻一拍。
他的动作轻飘飘的,也不见怎么用力。然而下一秒安芷却闭上眼,整个人滑落了下去。
高津文吓了一跳,赶紧接住安芷,才发现苏清风在她后背贴了一道符。
“苏天师,这是?”
“安小姐又被控制了,这道符可以让她安睡到天明,”苏清风道,“还请高先生这一夜守好她了。”
他本以为今晚可以平安无事,没想到那个生魂还是控制住了安芷的身体,这里还有来来往往不少外人,苏清风只能让安芷陷入沉睡,其他的等她醒了再说。
高津文点点头,道:“苏天师放心,我一定会看好她的。”
苏清风让高津文在安芷醒后联系自己,然后便与他告别,独自回了家。
演唱会结束是十一点半,等苏清风回到家又过了十二点,他洗漱完就上了床,可不知道是不是心里还想着事情,他过了好一会才勉强睡着。
这一觉睡得并不深,他一半意识沉在梦里,一半却还在现实。迷迷糊糊间又醒了过来,发现天还没亮,自己似乎根本没睡多久。
房间里一片漆黑,苏清风想拿手机看时间,手伸到一半,却又顿住了。
他的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那是个男人,他站在房间里阴影中,身后夜色不断蔓延,缓缓遮蔽了窗外的月光。
苏清风没有动,男人便俯下.身,黑暗长袍般自上而下覆落苏清风纤瘦脊背,恶鬼缱绻而珍惜地将他的道长拥在怀中,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道长,我回来了。”
——时隔数日,苏槐带着满身的血腥与煞气,再次回到了苏清风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的更新依然在零点哦,后天就恢复正常啦
感谢在2019-12-27 13:06:12~2019-12-29 00:04: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秦芨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耶耶耶耶耶 5个;梓玥 2个;然若、恰火锅吗、猫也不知道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艾大呆 50瓶;墨久小透明 20瓶;夏酒言、小草鸟 10瓶;秦芨 7瓶;jonini 6瓶;羽痕雨溪、ll大可爱 5瓶;长安贫者、昱木 3瓶;cora荀筠、凝鸢 2瓶;玉辞心、38716601、路人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