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25、第二十五章 虐狗

娜娜端了一杯水, 一份药, 来到高津文面前。
“津文哥,吃药吧。”
“好。”
高津文手臂上缠着绷带, 不方便抬手,娜娜就把药和水一起送到他嘴边,喂他吃了。
高津文笑道:“真甜。”
娜娜作出不解的样子,道:“药怎么会甜呢?”
“不,”高津文望着娜娜, 道, “是你真甜。”
娜娜“哎呀”一声,红着脸轻轻打了高津文一下, 娇嗔道:“津文哥真坏。”
高津文哈哈大笑起来, 冲娜娜抬起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娜娜就如乳燕扑怀一般依偎在了他的胸膛上。
两人亲亲蜜蜜说情话的时候, 外面的门忽然被敲响, 娜娜抬头,道:“津文哥,不会是记者吧?”
“怎么会, 我们都已经换了个地方了。”高津文道,“你去看看,别随便开门。”
娜娜点头,依依不舍地从高津文身上起来,扭着腰,一步三回头地去了门口。
片刻后, 大门打开,有人从外面进来。高津文还以为是认识的人,探头道:“谁啊?”
“是我,”年轻天师抱着一只黑猫走进客厅,淡淡地看着他,“好久不见,高先生。”
高津文笑容一滞,几乎瞬间就沉了脸,道:“娜娜!我不是让你别随便开门吗!”
娜娜站在苏清风身后,表情木木的,没有反应。
高津文又喊了她几声,苏清风道:“没用的,她暂时听不见你的话了。”
高津文道:“你……你,你是想杀人吗!”
苏清风道:“高先生开什么玩笑呢,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我还是持证天师。”
他说着还对高津文笑了笑,那好看的笑容落在高津文眼里,简直跟催命符一样。
“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高津文道,“不准过来,再过来我就要报警了!”
苏清风:“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不过是想问你要一件东西。”
高津文:“什么东西?你要钱吗?我给你,要多少有多少!”
黑猫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在苏清风臂弯间翻了个身。苏清风摸摸黑猫柔软的毛毛,道:“我不要钱,高先生只要把那面镜子给我就行了。”
高津文听了神色一下子变了,不再是畏惧,而是满脸不屑,他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道:“那真是不好意思,没有,那面镜子早就被我砸碎了。”
苏清风挑眉,道:“以高先生的本事,恐怕还做不到这点。”
困魂锁可是鬼界邪物,根本不是高津文这个普通人能砸碎的。
“我说砸碎了就是砸碎了,苏天师,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高津文道,“我们的委托已经结束,就这样吧。要是你还纠缠不休,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苏清风道:“哦,那要是我真的纠缠不休,你能把我怎么办呢?”
高津文冷笑道:“别看你空有一身本事,可那又怎么样?我有的是人脉,今天你能平安走出这间屋子,明天我就可以把你的名声搞臭,到时候你就和安芷一样,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哼,那滋味一定很好受。”
他完全撕破了之前那种绅士的温柔表皮,现在在苏清风面前的,只是一个倨傲的,鼻孔朝天的男人。
苏清风轻叹一口气,道:“那好吧,我拿你没办法了。”他说着,轻轻拍了拍黑猫的脑袋。
高津文得意地笑了起来,他正想嘲讽苏清风几句,就见苏清风怀中的黑猫站起,一对墨黑色的猫瞳冷冷地盯住了他。
……
在一番“友好的交流”之后,苏清风还是从高津文那里拿到了困魂锁。
黑猫从苏清风身上跳下,变回成年男人模样,从他手里拿过了那面镜子。
“道长,待会进到里面,记得不要离开我身边。”苏槐道,“一步都不行。”
苏清风道:“那你可以变成黑猫,我抱着你,不撒手。”
苏槐:“才不要,道长倒是可以让我抱着,免得那些生魂碰到了你。”这样他还可以随心所欲地在道长身上亲亲蹭蹭,想想就很美好。
苏清风:“我也不要,快带我进去。”
苏槐没能如愿,道:“道长就知道支使我,欺负我。”
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从身后揽住苏清风,掌心覆上他的眼睛,笑道:“道长,闭眼。”
——再睁开眼时,苏清风已经不在人间了。
天空阴沉沉的,破絮一般浮在头顶,像是随意支开的烂布。苏清风低头,他踩着赤红如血的土地,四周广阔无垠,却没有一点生机。
这里是个独立于所有世界外的空间,如同一个完全封死的盒子,沉闷得让他觉得多待一秒都很不舒服。
苏槐道:“道长,会不舒服吗?”
“还好,”苏清风望着前方,道,“就是不知道怎么找到安芷,这里看着好像没有多少人……”
话音未落远处就响起一声嚎叫,叫声由远及近,由少积多,不知多少透明人影出现在空间里,海浪般翻涌着冲了过来。
“生人,是生人!”
“多少年没见生人了,啊啊,把你的身体给我!”
“让我摸一摸你,给我你的身体!!”
困魂锁里困住了太多生魂,那些生魂早已失去自己的身体,苏清风的出现对他们来说就如饥饿已久的豺狼嗅到血肉,顿时嚎叫着,蜂拥而上。
苏槐:“很多人呢,道长。”
苏清风:“你可以少说点话。”
苏槐低笑一声,笑意未敛,冰冷的目光已落在那些觊觎他的道长的生魂身上。
黑色气焰轰然掠开,所到之处生魂尖啸,仿佛地狱里燃不尽的业火,转瞬之间,苏清风四周皆被荡清。
苏清风:“哇。”
苏槐挨着苏清风侧脸蹭蹭,道:“才不会让他们碰到道长呢。”
“可是,”苏清风环顾空荡荡的四周,道,“这样我怎么找安芷?”
一个生魂都没有了啊。
苏槐:“……”
所幸苏槐还有分寸,并没有杀死那些生魂,而是把它们驱逐到了千千千米之外——于是二十分钟后,苏清风拿着手机,手机放着安芷的歌,到处晃着去找她。
他本想着安芷听到自己的歌声也许会有反应,会出来见他,可是二十分钟又过去了,他发现这一点用也没有。
还挺傻的。
就在苏清风想着要不要关掉声音时,苏槐道:“道长,看那边。”
“嗯?”
苏清风顺着苏槐的目光望过去,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生魂抬起头,正怔怔地看着他们。
那是个男人,模样十分惊悚,脑袋上有一个血洞,鲜血糊了他满脸,看不见面容。
男人应该是刚死就被困魂锁掠去了灵魂,因此还保持着死时的模样。他没有像其他生魂那样见到苏清风就扑上来,只是盯着他的手机,一动不动,好像完全沉在了安芷的歌声之中。
苏清风关了歌声,男人才从梦中惊醒一般,打了个哆嗦。
这就很奇怪了,苏清风径直走过去,试探道:“你听过这首歌?”
“……”
男人没有说话。
苏清风道:“我们要找这首歌的主人安芷,她是个女星,也在这里,你见过她吗?”
男人猛的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苏清风。
尽管他满脸是血,眼睛也浑浊不清,但苏清风还是从里面看见了光——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的光。
随后,男人抬起手,直直地指着一个方向。。
他没有说话,却已溢于言表,苏清风说了声“多谢”,道:“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男人嘴闭的死死的,依然指着那个方向。
苏清风就知道自己问不出来了,不再耽搁时间,往那边走去。
没走多久,苏清风就遇到了一个哭泣的女人。
那人正是安芷,她孤零零地蹲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苏清风道:“安小姐。”
安芷哭得正大声,完全没听到他的话。他于是又重复了一遍,还拍了一下安芷的肩膀。
安芷被吓了一跳,猛的抬头,这才自己身边还多了两个人。
“苏先生!”在看见苏清风的那一刻,巨大惊喜淹没了安芷,她道,“你是来救我的吗!”
苏清风点点头,安芷还收不回情绪,又哭又笑,断断续续道:“谢谢苏先生!我,我,我真不知道怎么谢你比较好,呜呜呜……”
“到时候给个五星好评就行了,”苏清风道,“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吗?”
安芷摇摇头,又点点头,道:“我,我只记得我一醒来,看见那面镜子在我床头,然后我就来到这里了……”
苏清风听了微微皱眉,道:“那是高津文放你床头的,他要害你。”
安芷一愣,眼睛再度一红,眨眨眼,几颗泪珠就又吧嗒吧嗒砸了下来。
“我就知道,当时我还看见他和别的女人上床了……”安芷“呜呜呜”地道,“这个狗男人,趁我昏迷和别的女人上床,我讨厌死他了,呜……”
她哭得伤心,但话里对高津文的恨意却并不明显,看来还是感情太深,哪怕至此,也是爱大于恨的。
苏清风大概能猜出当时发生了什么,高津文故意把镜子放在安芷床头,安芷醒来时碰到镜子,被困魂锁夺去灵魂,高津文又趁机伪造出“安芷持刀伤害自己”的事故,让她被警方带走了。
只是那个时候安芷的身体应该是由困魂锁控制的,不知高津文和困魂锁之间是否达成了某种协议,才让困魂锁答应帮高津文设计这场事故。
安芷还在哭,几乎要哭岔气。她和高津文年少相恋,早就约定好了要一起走下去。但曾经给她承诺的男人如今却在他们床上和别的女人交媾,她只觉得天都踏了,甚至已经没有多少精力去关心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苏清风又喊了几句“安小姐”,好不容易才把安芷的注意力拉回来,道:“你能回想一下,高津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吗?”
安芷怔怔地道:“什么时候……?”
她回忆了起来,曾经高津文将她视若珍宝,每一天都是热恋,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高津文不再把目光留给她,而是频频放在别的女人身上呢……
“好像是……”安芷道,“他车祸之后。”
是了,一切都是从车祸开始改变的。一年前高津文遭遇车祸,她心急火燎赶到他身边,放弃娱乐圈所有活动,只为陪着他……后来他醒了,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们再也不像以前那么亲密了。
对此她其实早有察觉,但她不愿意相信,也不想去相信,加上她当时身体也发生了异样,就只能安慰自己是多心了,没有再想下去。
苏清风听完安芷的话,道:“我知道了。”
他心中隐约浮现一个猜测,但是那个猜测还需要一些验证。
安芷道:“苏天师,我们怎么离开这里?”她已经准备回去面对高津文,这一次,她要和那个男人了断了。
苏清风抬头望了眼灰沉沉的天空,道:“毁掉这里。”
之前苏槐要直接毁掉困魂锁,他阻止了,因为如果从外部毁掉困魂锁,只会让里面的生魂皆被毁去,连带安芷也一起死亡。
但是现在,他们在困魂锁的内部空间里,只要毁掉这个空间,里面的所有生魂都能解脱,安芷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其他身体已经死亡的孤魂也能顺利转世投胎,不用再受禁锢之苦。
苏槐笑道:“道长,要我帮忙吗?”
苏清风摇摇头,道:“暂时还不用。”
他解下手腕间红绳,红绳绕指化为长剑,苏清风抬剑,如沉水破石,将剑锋插入地面。
与此同时领域展开,霜雪之气横扫千里,偌大的空间肆虐起了无形的风雪,在暴雪怒吼之中,空间卑微地震颤,自最远的边际开始,寸寸崩塌。
不知情的生魂开始逃窜,尖啸四起,如沉闷的死水泛起剧烈波澜。在这混乱之中,空间的天空开始扭曲,一道身影由高空坠落,携着怒火出现在苏清风面前。
“居然是你!”那人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狠!”
苏清风抬眼,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外貌不过是个稚子孩童,但他却知道,那正是困魂锁的真身。
“这里有多少你被你吞噬掉的生魂,你背负成千上万的人命,却还问我为什么。”
困魂锁道:“你懂什么!人终有一死,我让他们留在这里陪我,他们就能一直活着,这是永生!我是在做好人!”
他的语气充满孩子般的稚嫩偏执,苏清风微微挑眉,道:“你已经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丧尸一般活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好人。”
困魂锁抬起下巴,不服气道:“为什么不好意思!在人间多苦啊,待在这里不用吃喝,也不用工作,难道不是件好事吗?”
苏清风道:“那你控制安芷身体,让她被高津文陷害入狱,又算什么?”
“当然是因为好玩了啊!”困魂锁道,“反正她的身体都不是她的了,我借来玩玩又怎么了!”
它还有个理由没说,就是它之前就留意到了苏清风,有心要和这个天师较量一下,这才控制安芷身体,又故意挑衅苏清风——没想到这一挑衅,居然直接让苏清风抄了它的老家。
明明只是个人类,怎么能做到这个地步!
困魂锁又气又恨,他盯着苏清风,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忽然放软了声音,可怜兮兮道:“你就不能放了我吗,要是你放了我,我保证我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再去找别人了。”
苏清风:“哦,是吗?”
“是啊是啊,”困魂锁点点头,他本来就是小孩子模样,眼巴巴地望着苏清风的时候,好像真是哪个知错了的、撒娇求原谅的听话小孩,“所以大哥哥,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嘛,求求你啦。”
苏清风不说话,看样子似乎还真的有些触动,领域也缓缓收了起来。
困魂锁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与阴狠,抓住机会,闪电般抬起了手——
然后就惨叫一声,整个人从半空坠落,狠狠砸在了地上。
苏清风:“……”他还没开始演呢。
然后看向身旁的苏槐。
苏槐一脸无辜:“道长看我干嘛。”
苏清风道:“你怎么出手了?”
苏槐道:“谁让他对道长撒娇。”
苏清风:“?他撒娇了,然后呢?”
“他凭什么撒娇,”苏槐抬手抱住苏清风的腰,道,“除了我以外,谁也不能向道长撒娇。”
苏清风:“……”
苏槐道:“道长干嘛不说话,道长是不是觉得他撒起娇来很可爱,想对他好了?”他说着,语气一下危险了起来,“他有什么可爱的,还没我的少年体可爱百分之一。”
苏清风:“可爱可爱,你最可爱。”
苏槐:“道长以后不准看别人撒娇。”
苏清风:“不看不看,一定不看。”
苏槐:“……”
苏槐道:“道长敷衍我!”
“没有没有,”苏清风抬起手摸摸他的脑袋,笑道,“我最喜欢你了,以后只看你撒娇。”
苏槐:“道长最喜欢我?”
苏清风:“对对,最喜欢你了,只喜欢你一个。”
苏槐这才满意了。
旁边刚刚遭受到男友出轨的惨痛打击的好不容易才忍住不哭的安芷:“……”
虐狗。
qaq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回家啦,会晚点更新,具体时间不确定,可能是四五点,也可能要到七八点,么么哒!
感谢在2020-01-03 16:03:08~2020-01-04 16:16: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假装有猫猫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1518905、anpanma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eatball 10瓶;! 8瓶;wivibear、阿也 5瓶;闲敲棋子落灯花、飘过ing15、沫漓冰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