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26、第二十六章 困魂锁

虽然苏清风完全没想到撒娇也能戳到苏槐的占有欲, 但他还是好好地安抚了恶鬼一番, 以免引火上身,回去后被恶鬼压着要讨说法。
苏槐被安抚得满满足足, 道:“要是道长想看,我也可以变回少年体。”
苏清风:“现在倒不用。”
“当然不是现在,是回去以后,”苏槐说着,还十分嫌弃地看了困魂锁一眼, “肯定比那个丑东西可爱。”
困魂锁:“……”
苏槐:“道长你说是不是。”
苏清风:“是呢是呢, 是这样呢。”
困魂锁:“……”
困魂锁:欺人太甚!
它从地上爬起来,脸上裂开伤口, 是镜面般的细碎纹路。
“可恶, 好疼啊,好久好久没有那么疼了……”
困魂锁喃喃说着, 用嫉恨的眼神盯着苏清风。
“都是因为你!我讨厌死你了!”
“恕我直言, ”苏清风道,“刚才伤你的又不是我。”
困魂锁瞥了眼旁边的苏槐,它是鬼界邪物, 对鬼气也更敏感一些。虽然它不认识这个人,却能辨认出他身上的气息。
那是强大的,可以凌驾于鬼王身上的鬼气——一言蔽之,打不过。
“我不管!”困魂锁只当做没看见苏槐,非常挑“软柿子”捏地冲苏清风道,“你, 你要是不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苏清风道:“那你可以来试试。”
困魂锁咬牙,知道眼前这个年轻天师是不可能放过它了。它作恶多年,自诩将那些人的灵魂玩弄于股掌之中,自然不愿意轻易伏诛,于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念头,向苏清风冲了过去。
困魂锁能夺人魂魄,却没有自保的力量,它只是一件邪物,一旦遇上强大的天师就会轻易被毁去。所以这么多年它一直小心翼翼地藏匿,躲在普通人中,但今天,它要为自己害死的诸多人命付出代价了。
清冷剑芒落下,困魂锁的身体被当空斩断,它体内空空,没有鲜血,而是犹如镜碎一般,在空中迸出不知多少镜子的碎片。
“啊——!”
它发出一声惨叫,半截身体摔在地上,与此同时整个空间开始剧烈震动,天空“咔嚓咔嚓”割裂成无数块,每一块都镜子般倒映出困魂锁狰狞的脸庞,还有那无数双充满恨意的眼睛。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它痛苦而不甘地嘶吼道,“你的梦魇会变成现实,你最恐惧的东西一定会实现!一定会——”
苏清风面无表情,抬剑,剑锋悬在困魂锁眉心三寸之地。
“如果诅咒有用,那么那些被你杀死的人恐怕会先一步诅咒你。”
困魂锁气急,道:“你,你……”然后吐出一口镜子的残渣。
苏清风不再给它机会,剑锋刺下,那一刻困魂锁忽然抬头,眼瞳变成碎裂无数片的镜子,那之中又有无数道苏清风的倒影,直直刺入苏清风眼中。
苏槐道:“道长,闭眼!”
苏清风其实在困魂锁抬头的一瞬间就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没用。
眼睛好像被尖锐的碎片刺入,苏清风捂住眼,长剑从修长指间滑落,他痛苦地俯下了身。
视野里是混乱而扭曲的万花筒,重重叠缀在他的眼前,苏清风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但四周并不是完全沉寂的世界,因为很快的,他前方亮起了火光。
火舌缠上梁柱,如阴毒的蛇嘶嘶吐信,那噬人的火焰吞噬了一切,他身处在火海之中,满目热烈到灼烧双眼的火光。
那一刻苏清风的脸色苍白无比,他看见有鲜血缓缓流淌,淌到他的身前,在火海之中还躺着两具焦尸,仿佛是一对年轻夫妇,双手还在紧紧交握。
苏清风踉跄地后退一步,冷汗泠泠打湿额角,恐惧如攀上喉管的蛇,他的胃部痉挛,捂住嘴想吐,却只有几声干呕。
眼前的场景像把利刃插进他的心脏,割开皮骨,将血肉搅烂。他无法喘.息,只能在那剧痛之中弯下脊背,发出一声压抑至极的悲鸣。
火还在燃烧,像是要将一切吞噬,这里比鬼界的至深之渊还要恐怖,苏清风想要逃避,但一闭上眼就又是那熊熊的火焰,他身陷火海,同样被烈火烧灼,痛苦焚身。
他挣脱不得,整个人因剧痛而战栗。就在这钝刀割肉一般折磨之中,他听见了一道声音。
“你知道的真多呀,连困魂锁的解咒都一清二楚,是谁教给你的呢。”
这话像是困魂锁说出的,但是随着尾音渐渐落下,却又变成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苏清风瞳孔猝缩,猛的抬起了头。
在那火海之中,还站着一个人。
是个拥有一双灰色眼眸的男人。
男人透过灰色的眼睛看着他,嘴角勾起,笑容明明是温和的,却又冰冷至极,仿佛在嘲讽。
“是谁教你这些的呢……我的好徒弟。”
“……”
这一刻,苏清风脸上真的一丝血色都没有了。
恐惧攥住了他的心脏,耳边嗡嗡作响,他想逃走,想要离开这里,身体却如同被灌了铅,动不得,更逃不了。
男人冲他伸出手,犹如蝎子亮出自己至毒的刺,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根毒刺的逼近……也就在这时,火海的画面忽然静止,连带男人的身影也定格在其中,下一秒,场景如镜面破碎,崩塌在苏清风眼前。
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抱住了他的腰,手臂结实而有力,是令人安心的依靠。
幻境结束,苏清风全身的力气也在一时间流走,他不受控制地往后靠,随即被苏槐紧紧拥在怀中,
“道长,”苏槐的指腹蹭过苏清风微湿的鬓角,在他耳边低语,是温柔又缱绻的安抚,“道长别怕,我在呢。”
苏清风紧紧抓住苏槐衣角,闭着眼,冷汗沿着苍白脸颊滑落,他几乎是完全依靠在了苏槐身上——恶鬼体温冰凉,却是真实的,真实到将他从地狱拽回了人间。
“……没关系,”过了一会,苏清风睁开眼,轻轻地道,“我没事了。”
苏槐柔声道:“道长看见了什么?”
苏清风沉默几秒,道:“看见一个已死之人。”
苏槐眼眸划过浅光,这是道长第一次对他提及那个人。
道长开始真正地依赖他了。
“既然已经死了,那道长就不要再多想了。”苏槐哄道,“我在这里,道长多看看我,好不好?”
苏清风“嗯”了一声,抬眼看着苏槐。苏槐便亲亲昵昵地抵住道长额角,缓缓蹭了蹭。
困魂锁已经被苏槐彻底毁去,变成一面普普通通的镜子,镜面也已经完全碎了。
苏清风捡起镜子,既然困魂锁被毁,里面的所有生魂都将不再收到禁锢,他会把镜子送到天师局的往生池,这样,那些生魂们就都能去转世投胎了。
安芷在困魂锁被毁去的一瞬间就从空间脱出了,她是身体尚未死亡的生魂,现在没人控制她的身体,她也被自然法则送回了自己体内,要再见面,得等苏清风与苏槐回到现实了。
不过苏清风并没有急着走,他找到了那个一开始为他指路的,满脸是血的男人。
生魂们发现自己不再收到禁锢,都在空间内欢欣庆祝,只有男人还呆呆地望着一个方向——安芷离开的方向。
苏清风道:“你不高兴吗?”
“……”
男人没有说话。
苏清风道:“你之前明明看见了她,却不去找她,是因为不想让她见到你现在的样子吗……高津文先生?”
最后几个字落下,男人猛的抬起头,紧紧地盯着苏清风。
他的脸庞虽然被鲜血糊住,但那双眼睛却露在外面,是一双让苏清风第一眼就觉得眼熟的,属于高津文的眼睛。
“……”短暂的愕然后,高津文开了口,他的声音极度沙哑,像许久没有说话,“你怎么……认识我?”
“因为我在现实中见过你,”苏清风道,“你应该不知道现实中的你还没死吧?”
高津文不可置信地看着苏清风,苏清风便把现实中那个“高津文”做的事告诉给了他。
高津文越听越是气愤,到最后双拳握紧,额上根根爆出了青筋。
“他居然,他居然——”高津文道,“那个混账!我要杀了他!!”
苏清风道:“困魂锁已经被毁,他也确实死了。”
高津文犹气未平,道:“都是我害了小芷!都是我误把那面那面镜子当成什么好东西,如果没有那面镜子,那小芷也不会,不会……”他说到最后已是哽咽,眼睛通红,却因为死去已久,再也落不下一滴眼泪。
苏清风让他缓了一会,道:“可以问一下,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吗?”
高津文低落道:“忘记了,应该是我出车祸之后了。”
出车祸,那就是一年前了。
苏清风思索一会,把事情的原委给捋清了。
困魂锁是高津文奶奶留给他的东西,在送给安芷之前他一直把这面镜子带在自己身边,自然也被其中的孤魂上身,哪怕后面送给了安芷,那孤魂依然缠在他身上,等待完全控制着他的时机。
这个时机很快来了,因为高津文在一年前出了车祸,他当场死亡,灵魂被困魂锁吸入空间,那个孤魂也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占据了他的身体,成了一个新的“高津文”。
安芷根本没想到她夙夜照顾的男友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而很快的,她也因为日日携带镜子,成了困魂锁下一个目标……如果没有苏清风的介入,她最终只会变得和男友一样,永远被囚禁在这个空间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谢谢你们,是你们救了小芷。”高津文道,“她可以回去了,真好,真好……”
他说着缓缓低下头,明明应该是高兴的,却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苏清风知道他为什么会悲伤,因为他很快就要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和安芷分别了。
安芷可以回到自己身体,是因为她的身体还没死亡,而且分开时间并不长。但高津文在出车祸的那一刻就已经死去,现在困魂锁被毁,他那具身体会立刻变成死尸……无论如何都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苏清风道:“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和安小姐见一面,但不能让你回到身体里了。”
他本以为高津文听到这个消息会高兴,谁知高津文只是眼睛亮了一瞬,随即便黯然道:“算了,还是不用了。”
苏清风道:“为什么?”
“如果让小芷知道我早就死了,她会更难过吧。”高津文小声道,“现在就很好了,在她眼中我已经是个渣男,是把她抛弃的人……这样的人就算死了,也不会让她伤心吧。”
苏清风没有说话,高津文又抬起头,看着他,眼中写满哀求:“苏天师,能不能请你帮个忙,不要告诉小芷真相,就让她以为现实中的那个人是真的我,好吗?”
他眼中的哀求太过真挚,真挚到让苏清风无法拒绝,但他还是得提醒道:“这样一来,你就无法和她见最后一面了。”
“没关系,我现在这个样子,见面只会吓到她吧。”高津文说着笑了起来,笑容中既有无奈的不舍,也有苦涩的悲伤,“我已经不能陪着她了,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值得更好的人,就让她……把我忘了吧。”
他的声音逐渐低落,如果可以,他多么想回到安芷身边,告诉她,自己从未背叛过她,自己一直深爱着她。
可是,不行。
他已是死去的孤魂,而安芷还活着,还有大片大片灿烂的生活。他只有眼睁睁看着安芷远去,放手,然后让自己被忘却……这就是他能为他心爱的女孩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苏清风沉默很久,最后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安芷回到现实的那一刻,就得知自己被人保释了。
她从监狱里走出,这具身体好像很久没有见到阳光,让她不由得闭上眼睛,去躲那光。
就在这时,一只手挡在她眼前,男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道:“小心脚下。”
安芷微微一怔,那一刻她几乎以为是高津文在她身边,但当她抬起头时,却发现那其实是她多年的好友,并不是高津文。
“……谢谢。”
安芷对男人笑了笑,垂下了眼。
是啊,想想也知道,高津文已经抛弃了她,又怎么会特意来接她呢?
男人的车停在路边,安芷坐进后座,她想第一时间去联系苏天师,去向他道谢,但就在拿出手机的那一刻,她的动作忽然一顿。
毫无征兆的,她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怎么了?”
男人惊讶,他给安芷递过纸巾,安芷接过,她想擦掉眼泪,却越擦越多,到最后终于忍不住,捂脸哭出了声。
男人不解地看着她,还以为她是出狱后的感伤,他不擅长安慰人,只能尴尬地一言不发。
安芷越哭越难过,越哭越大声,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很伤心,无论如何,眼泪都止不住往下流。
就好像,就好像……她的爱人,再一次离她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坐了一天车好累啊555躺倒
感谢在2020-01-04 16:16:12~2020-01-05 16:39: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546108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龙 10瓶;飘过ing15、麋鹿鹿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