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27、第二十七章 偷亲

苏清风抱着一只黑猫, 来到了天师局分部。
安芷在不久前亲自过来向他道谢, 这次的任务已经了结,他是来将困魂锁投入往生池中的。
镜子入湖自动消融, 无数条生魂从里面飘出,一同沉入湖底。它们已经结束了被囚禁的日子,再过不久,就能转世轮回了。
在那众多生魂之中,苏清风看见一个男人停驻片刻, 遥遥冲他鞠了一躬, 是无声又真挚的感谢。
“困魂锁当初从鬼界失落,上面的人就怀疑它是否流入人间, 还排查了一段时间。”范宾道, “没想到它居然真的到人间来了,还在短短十几年内吞噬了那么多人的灵魂……清风, 你让这些灵魂得以解脱, 可是立了一件大功啊。”
苏清风道:“我只是运气好,碰上它罢了。”
范宾笑道:“这可不是运气好就能碰上的,你愿意去帮安芷, 还能成功毁了困魂锁,光这两点就能说明很多东西了。等这件任务记到档案上,我就向上面提出申请,让你升为四星天师。”
毁掉困魂锁可不是一件小事,在他眼里苏清风早就有成为四星天师以上的实力,这个任务对他来说正是一个好机会。
苏清风摇摇头, 道:“还是之后再说吧。”
他不久前才升为三星天师,还拒绝了总部的邀请,如果在这个时候又升到四星,未免也太高调了。
范宾见他无意于此,道:“也行,反正不久后就是道界大赛,那同样是个成名的好机会,现在低调一点对你来说确实更有利。”
黑猫听了这话,仰起脑袋冲苏清风“喵”了一声,苏清风便知苏槐有话对自己说,和范宾告别,走出了天师局。
回家的路上,苏槐变回成年体,道:“道长,道界大赛是怎么回事?”
“是我之前答应下的道界比赛,”苏清风道,“在你走的那几天答应的,现在再过半个月,我就要去北城参赛了。”
苏槐:“……”
苏清风:“还会遇到很多人哦。”
苏槐:“!”
他抬手抱住苏清风,不高兴道:“道长又要当着我的面勾搭别人。”
苏清风:“还没勾搭上呢。”
“不管,”苏槐道,“道长就是想去勾搭人,道长不要我了,太过分了。”
他抱着苏清风不肯撒手,一定要道长给自己一个交代,闹腾了一会,苏清风笑着道:“好吧,好吧,我肯定不去勾搭别人,一个人都不理,行了吧?”
苏槐这才满意,嘴上还说道:“道长有我就够了,别人都没我好,不准理他们。”
“是是是,他们都没你好。”苏清风在苏槐脑袋上敲了一下,道,“不过那段时间还有一件事,就是天师局总部的人来找我了。”
苏槐道:“他们来干什么。”
“他们想让我进天师局总部,”苏清风道,“不过我嫌麻烦,就没答应。”
苏槐闻言勾唇,道:“道长肯定不是因为这个。”
苏清风:“嗯?”
“道长是因为我,担心我会被那边的人发现、对我不利才不去。”苏槐越说笑意越深,道,“道长对我真好。”
“没有,”苏清风十分冷静道,“你想多了。”
苏槐:“明明就是这样。”
“都说了,你想多了。”
苏槐不再说了。
但看那神情分明是“随便你说,反正我已经知道了”。
苏清风:啧。
“不过,”苏槐又道,“道长去那里也没事。”
苏清风:“嗯?”
“我不怕被总部的人认出来,”苏槐道,“就算他们认出来了也不敢对我怎么样,更不会对道长怎么样。”
他其实在成为鬼王之后就收到了人间道界的示好,无论是天师局还是方术局都希望人间能够太平,为此,他们甚至愿意付出一些东西——毕竟每一任鬼王上位之时对人间造成的毁灭太大,他们不想再见到腥风血雨了。
“他们还不知道,我根本不会对人间下手,也看不上他们那点东西。”苏槐笑着道,“估计他们在心里对我阴谋论好几百遍了。”
这倒是苏清风没想到,道:“这也不怪他们,毕竟之前每任鬼王都会进攻人间,从无例外。”苏槐又比历任鬼王更强大,天师局与方术局会畏惧也是理所当然。
“说起来,为什么你们每次有新王上位就要攻击一下人间,觉得人间好欺负吗?”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们需要立威,需要展示自己的力量来镇压一些不安分的东西,”苏槐悠哉悠哉地把玩苏清风指节,道,“还有前任鬼王鬼气的影响,让他们变得更加喜欢嗜血与屠杀。”
苏清风“哦”了一声,看着苏槐道:“那你呢,你怎么和他们不一样?”
苏槐与他对视,轻笑一声:“因为他们在人间没有珍宝,我有——道长是明知故问。”
苏清风:“没有。”
苏槐:“就有。”
苏清风:“没有。”
苏槐:“就——”
苏清风捂住了他的嘴。
“……”
苏槐眼中含笑,握住了苏清风的手。
安芷最终被保释出狱,这件事情一经传开即引起无数人的声讨与质问,但很快的,那些人就闭嘴了。
因为高津文死了。
经过法医鉴定,高津文是猝死,死得毫无征兆,但很多人并不关心他的死因,他们更关心他死的地方——在原本是安芷助理的娜娜床上。
当时两人还在云雨,高津文的死对娜娜造成极大惊吓,她衣不蔽体地冲出屋子报警,没想到这一幕被人拍下,传到了网上。
高津文是安芷的男朋友,却和另外的女人上了床,一开始还有人站在他这边,说是安芷这个疯子先拿刀伤了他,他们早就分手了。可没过多久又有人扒出,高津文其实早在和安芷恋爱期间,就和娜娜有了暧昧关系。
不仅如此,他还凭借自己金牌经纪人的身份在半年内潜规则了数位小明星,现在他一死,那些曾经被他逼得封口的小明星就拿着证据站了出来,证明这并非胡编乱造的黑料。
一时之间风向反转,高津文“渣男”的身份成了实锤,安芷的名声有所好转,不过还有很多人接受不了她的做法,毕竟那可是持刀伤人。
对此,安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放出了一段视频。视频里她晕倒在地,是高津文抓着她的手,让她握住刀,划伤了自己的手臂。
这是一段真实的视频,当时她的魂魄已经被困魂锁吸走,陷入短暂昏迷。高津文一心想着陷害她,并没有想到她在房间里还安装了摄像头。
视频接下来其实还有一段,是她醒来与高津文交谈,但那时的她已经不是她本人,而是控制了她身体的困魂锁。
安芷把后面那段隐去,只放出了前面高津文陷害她的画面。这个视频一经放出即引起震动,之前疯狂辱骂安芷的人纷纷傻了,谁也没想到这件简单的伤人案背后还有那么大的反转,高津文身为安芷男友,不仅出轨多人,还想陷害她,把她送进局里,毁了她一生……一下子,安芷的骂声彻底被洗清,无数人向她道歉,同时唾骂那个伤害了她的高津文。
他们骂高津文渣男,骂他死得活该,是遭了报应,至于娜娜,她也被安芷的经纪公司开除,在业内名声已经臭了,在网上也遭人唾骂,之后恐怕都找不到什么工作了。
这件事到这里似乎就收尾了,但没过多久安芷就再次发布声明,宣布自己从此以后正式退出娱乐圈。
这次不是休息一年,而是真正退出。一时间又有不知多少粉丝哭嚎,认为一定是渣男伤了女神的心,让她对娱乐圈心灰意冷。他们一边涌到安芷各个社交软件下求女神留下,一边又到处痛骂高津文——但无论如何,安芷退出娱乐圈的决定是不会再改了。
苏清风对这件事其实早有预料,因为安芷在宣布退圈的前一天就找到了他。
“苏先生,”安芷坐在苏清风面前,攥着皮包,手指不安地纠结在一起,“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苏清风见她神情便猜出她想说什么,道:“是关于高先生的吗?”
“是的,”安芷点点头,犹犹豫豫道,“这些天我回去以后,心里一直有个猜想。”
“您之前说过,那面镜子是名为困魂锁的邪物,可以掠夺人的灵魂,而在我得到它之前,它一直被津文带在身边,”安芷说着,神情越来越不安,这个猜测折磨了她很多天,直到现在,她终于忍不住问出来了,“那么……津文是不是和我遭受了一样的事情,才会导致他性情大变呢?”
苏清风在心中暗叹,安芷比他想象得更聪明,她已经猜到了原委,这件事瞒不下去了。
“是的,安小姐,一切就像你想的那样。”
“……”
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安芷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你的意思是……”她颤声道,“津文被夺魂了,之前那个他是假的,那现在呢,现在他在哪里?”
“他哪里也不在,”苏清风道,“一年前的车祸中,他就已经去世了。”
真正的高津文早已离去,顺利投入轮回,这些天网上的骂声不会对他有任何影响,因为它们是由现在这个“高津文”背负的。
他既然占了高津文的身体,所做的一切就都由他承担,他将背负他该得的骂声与罪孽转世,并且下一世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毕竟,往生池是很公平的。
苏清风将这些告诉给了安芷,安芷却好事什么都没听到,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茶水溅了一地,她抓住苏清风衣袖,道:“那……那……他当时也在困魂锁里,是吗?”
苏清风点点头,安芷一愣,怔怔地松手,眼中滚下两行泪水。
“为什么他不来见我,是……是不喜欢我了吗?”她哽咽着,明明已经说不出连续的话,却还是努力地把想心中的话问出,“还是他觉得我这一年都认不出他,讨厌我了……”
苏清风摇了摇头,道:“不是的。”
“当初在困魂锁里,就是他为我们指出了你的方向,不然我们根本找不到你。他不见你,只是不想你被他的死相吓到,不想你知道他早就死了,为他伤心难过。”苏清风缓缓道,“在往生之前,他请求我答应他,不要告诉你他的存在,这样你就会以为他是个渣男,不会因为他的死而伤心了——”
“安小姐,你的男友一直爱着你,从生到死,从未改变。”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安芷已经捂住脸,痛哭出声。
她其实有想过这些,但她一直不愿意相信,直到真相赤.裸.裸摆在她的面前,她才觉得痛彻心扉,痛到无法呼吸。
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打湿了面颊与衣服。她狼狈地抬手想要擦掉那些泪水,可是就像之前一样,她的眼泪越流越多,很快就怎么也止不住了。
她生来就有这个毛病,一旦哭起来就很难停下。记得以前还有个男人笑话她,说她是个“小哭包”,但他也会温柔地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她,哄她别哭。
可是现在,那个男人走了。
再也不会有人说她是“小哭包”,也再也不会有人像他一样,那么温柔地安慰她了。
……
安芷走后,客厅里安静下来。明明那些哭声已经停了,却好像还在苏清风耳边。
他有点难过。
从何老和何臻,到孙琪琪和她的奶奶,再到现在的安芷和高津文,不过短短数月,他就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离别。
似乎有情人之间,离别总是悲伤的。
苏槐一只手落在苏清风肩上,道:“道长在想什么?”
苏清风还没缓过来,被他这么一问,下意识就道:“在想我和你分开的时候会是什么样。”
他是人,寿命总有限,就算之前一直回避,也不能不去面对这个事实——
他和苏槐总有离别的那一天。
苏槐听完这话眸中神色一沉,但他没有在苏清风面前表露出来,只是轻笑一声,亲昵地挨着苏清风道:“道长在说什么呢,我可是不会放道长走的。”
苏清风也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言,看着苏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
苏槐又道:“道长晚上想吃什么?现在都五点多了,还没有买菜呢。”
苏清风想了一会,也想不出要吃什么,就道:“算了,今晚随便点个外卖吧。”
于是点了外卖,两个人在家里吃了晚饭,到了睡觉的点,苏槐又把他的道长抱在了怀里。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开始爬床都要变成少年体撒娇卖萌的小野鬼,现在已经能顺顺当当搂着他的道长睡了。
苏清风也已经习惯了苏槐的臂弯,闭上眼睛,纤长眼睫覆落,没过多久就陷入了沉眠。
房间里关了灯,一片黑暗。在那夜色之中,苏槐沉默无言。
他想起下午苏清风提起的关于离别的话,眸底沉沉一片,透着抹不去的阴霾。
他当时回答道长的话,并不只是说说。
他的确不会放手。
哪怕用尽一切手段,他也会让这个人留在自己身边……直到永远。
苏槐想到这里,又轻轻抵住了苏清风额头。
他在夜色中安静地凝视道长睡颜,道长很好看,总是引人觊觎,但不管那些人怎么觊觎,道长都是他的,谁也夺不走。
而且……
苏槐目光缓缓下移,落在苏清风的唇角。
只有他尝过道长的唇,很柔软,也很美味。
还想再尝一点。
也许是夜色太深,也许是苏清风的存在对恶鬼而言本身就是一种蛊惑,他目不转睛地注视苏清风,缓缓靠近……
从这个角度,两人挨得极近,气息纠缠,是最亲密的姿态。
苏槐眼中划过笑意,就在他即将碰到那份柔软的时候——
苏清风睁开了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