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28、第二十八章 浮鹤道人

苏清风与苏槐挨得很近, 气息纠缠, 是非常亲密的姿势。
但是,没人说话。
四目相对, 房间里没有声音,静到针落地都能听见。
“……”
在那令人窒息的沉默中,还是苏清风先开口了:“你——”
话音未落,苏槐就“扑通”一声,变成了少年。
然后钻到了他怀里。
苏清风:“……”
他戳了一下苏槐, 苏槐紧紧抱着他, 不吭声。
开始装死。
苏清风道:“干嘛,你不是还没睡着吗?”
苏槐不吭声。
苏清风道:“你刚才在干什么?”
苏槐还是不吭声。
苏清风思索几秒, 道:“我还以为你要大半夜吓我。”毕竟睁眼看见一张挨得那么近的脸, 是个人都会被吓一跳——虽然他没有被吓到就是了。
苏槐闻言却一下子抬起了头,道:“道长嫌我丑。”
苏清风:“?怎么就嫌你丑了?”他明明都没说几句。
“道长说我会吓到你, 不就是嫌我丑。”苏槐不高兴, 在苏清风怀里蹭来蹭去,“我不管,我要道长安慰我。”
少年气鼓鼓的, 苏清风一个没忍住,就在他的脸上捏了一把。
“没嫌你丑,你最好看了行吧,”苏清风笑着道,“睡觉了,已经很晚了。”
苏槐盯着他看了几秒, 发现道长好像并没有发现刚才的事,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对他做什么。
又或者……他其实发现了,但没有说出来。
苏槐眼中闪了闪,又变回成年体,要苏清风抱自己。
苏清风:“唔,抱不住,要不然你还是变回去吧。”
“不要,”苏槐把他拥在怀里,道,“小时候道长就是这么抱我的。”
他本来还想说一句“现在轮到我抱道长了”,结果就听见苏清风不咸不淡道:“是啊,那个时候穷死了,没钱租房,你还吃得可多。”
苏槐:“……”
苏槐幽幽地看着苏清风。
明明他没怎么吃东西。
他都不怎么需要吃东西。
苏清风唇角微勾,轻笑出声道:“逗你的。”
他当时刚入世,自己也没多大,还要养活一只可怜兮兮的小野鬼,起初确实是艰难了一点,但也没那么夸张——毕竟他还是带了些钱离开的,不然就真的活不了了,只能沿街乞讨。
苏清风想象了一下自己大冬天里带着个小野鬼惨兮兮沿街乞讨的模样,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苏槐默,虽然不知道道长在笑什么,但总感觉奇奇怪怪的。
“道长别笑了,睡觉。”
他揽住苏清风脊背,抬手时指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从苏清风唇边轻轻蹭过。
苏清风好像毫无察觉,苏槐多留意了他一眼,发现他还安静地闭上了眼。
到底发没发现?
苏槐陷入沉思。
如果发现了,他的道长的反应不可能那么平淡。但又是因为苏清风的反应太过平淡,让苏槐觉得更不对劲了。
所以到底发没发现?
“……”
苏槐感觉他今天晚上可能睡不着了。
第二天,苏清风早上起来时精神还挺好,某只恶鬼却赖床了。
苏清风戳了一下拦在自己腰间的手臂,道:“起床了。”
苏槐一动不动。
苏清风想把那手臂拿开,谁知苏槐一下子收紧了力道,将他圈在怀里不让他走。
“道长陪我,”苏槐声音里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困倦又懒散,“不准走。”
他自己不想起床,却要赖着苏清风,苏清风无奈,道:“已经八点了。”
“才八点,”苏槐不满道,“十点再起床。”
苏清风道:“十点都快中午了,那个时候买菜也晚了。”他还要吃饭呢。
苏槐闻言睁开眼,与苏清风对视几秒,道:“那就不去买菜,道长今天想吃什么?”
苏清风想了一会,道:“火锅。”
今天气温比昨天冷,正好吃火锅。他其实是打算一早上就去买菜,在家里煮火锅吃的。
苏槐“唔”了一声,道:“那我让它们送来。”
苏清风起初不明白这个“它们”指的是什么,直到十一点,一排小纸人钻进了他家。
苏清风:“……”
肥牛,羊肉,嫩牛肉,金针菇,毛肚,鸭肠,鲜鱼片……各色各样涮火锅的菜摆满一桌,最恐怖的是还有一口高汤鸳鸯锅。
苏清风道:“你是让它们去超市偷东西了吗?”
“才没有,”苏槐道,“这些都是正正当当付了钱的,道长总是觉得我不干好事。”
两只小纸人“嘿咻嘿咻”地把那口鸳鸯锅挪到餐桌上,又去厨房里搬来电磁炉,开火加热,很快,屋子里就弥漫起了一股火锅的麻香味。
苏槐夹起一片鱼肉,在清汤锅里涮了几下,随即放入苏清风碗里:“道长尝尝这鱼肉。”
苏清风其实刚才就留意到了那盘鱼肉,粉白鱼肉被片得薄如蝉翼,樱花般攒在一起,晶莹又动人。
他吃了那鱼肉,只觉入口鲜美至极,远非在人间吃过的鱼能比,眼睛一亮,道:“好吃,这是什么鱼?”
“是鬼界特有的一种鱼,名为弥岁,”苏槐道,“道长之前在鬼界吃的也是它,我每天都让人变着花样给你做的。”
弥岁数量稀少,但味道极其鲜美,是鬼界极品,一直都引得不少大鬼垂涎……不过,现在除了他的道长外,谁都吃不着。
鱼肉不需要过多调料,只要在清汤里滚一圈就足够美味。苏清风吃得眼睛眯起,像一只满足的猫咪。
“真好,”他道,“我终于知道你当了鬼王以后有什么好处了。”
苏槐手上不停地给道长涮鱼片,听了这话还有点委屈,道:“难道道长在鬼界的时候没感受到我的好吗?”明明还有超大的宫殿,和温泉。
苏清风仔细想了想。
“好像没有哦。”
苏槐:啧。
“我知道了,明天就给道长一张黑卡,”苏槐道,“让道长刷,随便刷,然后看上什么就买下来,十倍十倍地买,这样道长就能切身体会到我对你的好了。”
他不要做贴心小野鬼,他要做霸道鬼王。
苏清风笑了起来,道:“那我一天要吃十条鱼。”
苏槐道:“吃,明天就在家里搭一个池子,在里面养弥岁,道长什么时候想吃了就捞出来啃。”
苏清风:“啊,你对我真好,你真是个好——”
苏槐冷静涮鱼肉,道:“道长,闭嘴吃鱼。”
吃完火锅,苏清风在手机上查找关于北城的资料,半个月后的道界大赛会在北城举办,因此这段时间他都没有任务,范宾还特意和他说了,让他好好休息。
苏槐:“道长要订酒店吗?记得订情侣酒店。”
“道界大赛主办方会订酒店,不需要我特意去订。”苏清风道,“而且要我订,我就订亲子酒店。”
苏槐亲昵道:“道长才不会订亲子酒店呢,道长只会订单人间。”然后纵容着他爬上自己的床。
苏清风闻言抬头,在苏槐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就你有嘴。”
苏槐勾唇,顺势抓着他的手,在掌心里悠哉悠哉地把玩。
道界大赛是道界三年一度的盛会,天师与方士都会参与。虽然范宾对苏清风满怀希望,但苏清风自己对夺冠的热情倒不是很大——比起参赛,他其实更想见识一下其他各地的天师与方士。
半个月很快过去,大赛报道的那天,苏清风和苏槐一起来到机场,与陪他一起去道界大赛的范宾洛语还有乔诚碰了面。
洛语和乔诚都是认识苏槐的,此时再次见面也只是嘿嘿一笑,道:“清风,你弟弟也来了啊。”
范宾并不清楚他们口中的“弟弟”到底是什么意思,还真以为苏槐是苏清风弟弟,顺口道:“清风,这是你弟弟啊,长得还和你挺像,哈哈。”
苏清风一默,扭头看了苏槐一眼,道:“是的,他陪我一起过去。”
范宾点点头,没再多问,几人便登上了飞机。
飞机准时起飞,坐好时范宾忽然又想起什么,一拍大腿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们,这次大赛可不得了,有很了不得的人物来参赛了!”
洛语道:“什么什么,难道是哪位七星天师?”
“七星天师怎么可能参赛,不过那位倒是七星天师的徒弟。”范宾脸上难掩兴奋,道,“而且是你们绝对想不到的——浮鹤道人的弟子。”
苏清风:“……”
洛语惊叫一声,乔诚也睁大了眼:“真的?!我知道浮鹤道人只有一位弟子,天资横溢,惊才绝世,一直被浮鹤道人藏着,在他故去后就失踪了!”
“正是他,”范宾道,“昨天是道界大赛报名的截止日,他在截止的最后一刻报了名,而且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有钟老为他作证。”
“钟老?之前就听说他是浮鹤道人的旧友,这样一来,那个人的身份应该是真的了!”洛语高兴道,“太好了,浮鹤道人的弟子肯定很强,这届冠军应该就是……”
她说着忽然一顿,又有些纠结道:“不行啊,我还是更想看苏哥夺冠。”
“嗨!不管谁夺冠,都是我们天师的颜面!”乔诚拍了她一下,道,”这次有浮鹤道人的弟子,还有清风,我们天师可算是能扬眉吐气了!”
范宾也是满脸止不住的笑意,道:“是啊,浮鹤道人一生只收了一位弟子,可见那位天资之高。不过清风也厉害,冠军落在谁的头上还真不好说。”
他说完又看向苏清风,发现他的脸色并不好,不知在想些什么。
“清风,清风?”范宾喊了他几句,道,“怎么了?不要怕,就算这次有浮鹤道人弟子参赛,你也未必会输,我们都给你加油打气呢——”
话音未落苏槐抬指停在唇间,道:“嘘。”
他的眸色冰冰冷冷,范宾乍一对上,心里居然咯噔一下,浮起一身寒意。
不过好在苏槐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转而去安抚苏清风了。
范宾:“……”
苏槐和苏清风坐在一排,苏清风在靠里的位置,苏槐一侧身就能将他严严实实挡住——从范宾这个角度看,他就好像完全把苏清风给圈在了自己的领地内,不让外人窥视到半点。
范宾:“?”
这,这就是兄弟吗?
好像……哪里不太对?
就在他眉头紧皱,仿佛要思索出什么的时候,旁边两人忽然爆发出一阵咳嗽。
洛语:“咳咳咳!”
乔诚:“咳咳咳!”
范宾被吓了一跳,道:“怎么了你们?”
洛语:“快看!快看那朵云!”
乔诚:“啊!好漂亮!主任!好像你!”
范宾:“……”
神经病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