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29、第二十九章 亲近

“道长。”
苏槐抵着苏清风额头, 轻轻地喊了几声。
“道长, 看着我。”
“……”
苏清风抬眼,对上苏槐目光, 默默地伸出自己的手。
苏槐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交扣,道:“道长在想什么?”
苏清风道:“在想那个人到底是谁。”
“不过是个冒牌货罢了,”苏槐脸庞埋在他肩窝里蹭蹭,低声安抚道, “要是他敢动道长, 我就杀了他。”
恶鬼的语气温柔,话中的杀意却毫不隐藏。苏清风默了几秒, 摇摇头道:“不用, 如果他是来针对我的,那我也不会怕他。”
苏槐看着苏清风, 似乎在经过困魂锁的幻境之后, 再对苏清风提起“浮鹤道人”时,他的反应已经没有大了。
道长正在走出来,并且……
苏槐低头看了眼两人十指交扣的手。
刚才道长主动向他伸出了手, 也是在主动向他要安慰。
苏槐微微勾起了唇角。
他喜欢道长对他敞开内心,依赖着他,那样如同一种象征,意味着道长真的在一步一步走进他的怀中。
苏清风不知道苏槐在想什么,他感受着恶鬼的体温,冰凉又真实, 好像能镇住他心中所有的不安。
他松了一口气,阖上了眼。
他总要去过去做个决断,“浮鹤道人”是压在他身上的重山,但这座山总有要移开的那天。
不能再逃避下去了。
苏清风再睁眼时,墨色眼眸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沉静。
乔诚和洛语还在拉着范宾看云,苏槐则向空姐要来一条毛毯,盖在了自家道长身上。
“道长,睡一会吧,”他道,“离到那里还要几个小时呢。”
苏清风“嗯”了一声,道:“听说北城的涮羊肉很好吃。”
他的语气温温和和的,苏槐便知他已经缓了过来,笑道:”那我待会和道长去尝尝。”然后又强调道:“就我们两个。”
他要和道长亲亲蜜蜜的,才不要其他人在旁边当电灯泡。
苏清风想想也行,范宾之前就说要去见一见老友,乔诚洛语两个人是闺蜜,所以他和苏槐单独出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于是拉过苏槐的手盖在自己眼睛上,道:“睡觉。”
两小时后,飞机抵达北城,几人搭车来到早已订好的酒店。
道界大赛汇聚了不知多少方士与天师,因此等他们到时,酒店门口已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参赛的天师会由大赛举办方帮忙订酒店,像范宾这种不参赛的人只能自费,因此他、洛语和乔诚并不与苏清风住一家酒店,不过他们订的酒店也很近,就在苏清风对面。
几人暂时在酒店门口分别,范宾见苏槐帮苏清风提着行李,道:“清风,你弟弟住哪?酒店应该都订满了吧。”
苏清风道:“他和我住一间。”
范宾:“啊?”
“咳咳咳!”乔诚道,“兄弟嘛,住一间也没事。对了,我们待会去哪吃饭啊?”
苏清风道:“我待会可能不和你们一起去了,我和他约好了去逛街,要不然我们晚上再聚?”
范宾:“啊?”
“咳咳咳!”洛语道,“那也行那也行,兄弟一起吃个饭谈谈家常,肯定不想外人在场嘛。主任,我们走吧。”
范宾:“啊?不是,等等,怎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乔诚洛语一起推走了。
酒店门口只剩下苏清风与苏槐两人,苏槐看看自家道长,眨眨眼道:“道长,你的主任好像发现了什么。”
“他能发现什么,”苏清风道,“我是清白的。”
苏槐:“哦,那我可不清白,道长要小心了。”
“那你没床睡了,”苏清风眉眼弯起,道,“睡地板吧。”
苏槐:“才不要,我都帮道长提了一路行李,我要抱着道长睡。”
因为旁边还有其他人,他们的谈话的声音并不大,只有彼此才能听到。说话间,两人走进酒店,苏清风去前台办手续,在那里碰巧遇到了一位熟人。
“苏小友,好久不见啊。”
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苏清风回头,看见一位老者正摸着胡子冲他微笑。
“确实是好久不见,”他道,“您身体还好吗?”
那位老者是穆柏松,苏清风在何家认识的方士。此时他听了苏清风的话哈哈一笑,道:“老头子我还康健得很呐。”
穆柏松身边还跟着一个人,是他的徒弟程澄。程澄咳嗽一声,僵硬又不失礼貌地道:“苏天师,你,你好。”
苏清风:变礼貌了,还有点不太适应呢。
然后道:“你好。”
穆柏松道:“苏小友也是来参加这次道界大赛的?”
苏清风说了声“是”,穆柏松便在程澄脑壳上拍了一下,道:“正好,我这不争气的徒弟也要参赛,他人傻话多,到时候还得麻烦苏小友多照应一点。”
苏清风道:“穆老放心——不过程方士看着也挺聪明的,您不用过多担心。”
穆柏松哼了一声,道:“我倒希望是这样呢。”
程澄欲哭无泪,自从他师父见到苏清风后,回去就对他和师兄更严格了。
还嫌弃他话多。
嫌弃他傻。
酒店人来人往,苏清风和穆柏松才刚到这里,手上还带着行李,因此略聊了几句就准备分开。临行前穆柏松又想到什么,道:“对了苏小友,我听说天师那边将有浮鹤道人的弟子来参赛,这是真的吗?”
一提到这个,程澄立刻紧张地抬起头,看来颇为忌惮那位“浮鹤道人的弟子。”
“这个我不太清楚,”苏清风神情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淡淡道,“只是听主任说过,也许是吧。”
穆柏松点点头,道:“看来这届比赛颇有看头了。那苏小友,我们稍后再会。”
于是几人分开,各自去了各自的房间。
道界大赛的主办方承担比赛多年,资金颇丰,订的酒店环境也不错。干净整洁的房间里,苏清风坐在床头浏览手机,苏槐在旁边放行李。
“道长在看什么?”
“在找哪家涮羊肉好吃,”苏清风把手机给他看,道,“订好了,这家。”
苏槐道:“道长喜欢就行了。”反正他也不怎么需要吃东西,到时候在店里应该不是看道长吃,就是喂道长吃。
苏清风听了却道:“你好敷衍。”
苏槐:“?”
“你不应该多说几句吗?”苏清风道,“这是我找了很久的店。”
很久,指的是三分钟。
苏槐与自家道长短暂对视一秒,立刻非常上道地说道:“道长挑的这家店真好,评分很高,离酒店也不远,我们可以边逛边走过去,道长真是贴心,不过看了那么长时间手机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给道长倒水喝。”
苏清风笑出了声,道:“不要水,我饿了,我们走吧。”
他把手机揣兜里,往外走了几步,又偏过头,冲旁边的苏槐伸手。
苏槐自然地牵过道长的手,等做完这个动作他忽然微微一顿,看向他的道长。
苏清风神色自然,没有什么变化:“看我干什么?”
“没干什么,”苏槐轻笑道,“道长好看。”
苏清风“哦”了一声,道:“其实还好。”
两人走进电梯,苏槐把下颌搁在苏清风肩膀上,姿态放松,却短暂地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发现他的道长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虽然他们还是那么亲近,但在那份亲近之间,似乎又格外多了点……甜甜蜜蜜的东西?
苏槐眼中闪了闪,浮出了笑意。
道长好像更喜欢他了。
或者,他将那份原本就有的喜欢,更明显地表露出来了。
这对恶鬼来说当然是件值得欢喜的事,欢喜得将他整颗心脏都填满,让他只想亲亲蜜蜜地把道长搂在怀里,一个劲地看个够。
电梯缓缓行至一楼,苏清风与苏槐走出去时酒店门口也有一群人进来了。
苏清风路过那群人身边,余光无意间瞥见中间被人拥簇的年轻男子,也看见了年轻男子旁边的老人。
老人的那张脸令他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苏清风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想起来了,他确实见过那位老人,在天师局官网的宣传照上——钟善恶,七星天师,总部当前最老一派的天师,在道界地位极高,众人都尊称他一声“钟老”。
范宾曾经说过,那位“浮鹤道人的弟子”现身时就是钟善恶为他作证,证明他确实是浮鹤道人唯一的弟子。现在钟善恶出现在了这里,还跟着一个年轻男子,难道那个年轻男子就是……
“道长,”苏槐道,“是他吗?”
虽然苏清风什么都没说,但他看着道长的脸色,也能猜出发生什么了。
苏清风没说话,他又看了那年轻男子一眼,这一次,他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是他,”他淡淡道,“但是太弱了。”
如果以他为衡量,那么这个所谓的“浮鹤道人的弟子”,确实太弱了。
苏槐亲昵地勾着苏清风指间,道:“那就别管他,我们去吃涮羊肉吧。”
反正不管有谁觊觎他的道长,只会是一个下场。
另一边,年轻男子在众人拥簇下进了电梯,他回身,目光偶然间落在酒店门口,看见了苏清风的背影。
年轻男子一愣,他突然往外走了几步,想去追那道背影,但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苏清风身边的男人回过头,向他投来冰冷的一瞥。
这一瞥简直令人肝胆俱裂,年轻男子当场僵在原地,直到钟善恶在他肩上重重一拍,才将他拽回了神。
钟善恶道:“怎么了?”
“……没什么,”年轻男子额上冒了点冷汗,他缓慢地摇了摇头,“只是眼花了。”
钟善恶道:“是不舒服吗?再过几天就是比赛了,你可不能出什么意外。”
“放心吧,”年轻男子道,“我毕竟是师父的弟子,不会给他丢脸的。”
说完,他再度看向酒店门口,希望在那里看到些什么——
只是这一次,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在家做了水煮鱼,又香又辣!
所以今天留言的小天使发个小红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