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30、第三十章 勾勾搭搭

酒店门口的小插曲并没有给苏清风带来太大影响, 他和苏槐去吃了涮羊肉, 又在街上逛了一会,才回到酒店。
下午时分, 苏清风收到洛语消息,说他们待会会过来。他看了看这间单人房,又看了看和自己一块待在单人房的苏槐,想起范宾上午的神情,决定还是不让主任心肌梗塞了。
于是他对洛语说不用, 自己和苏槐过去找了洛语他们。酒店房间里, 范宾见苏清风与苏槐一块出现,尽管再三安慰自己他们是真的兄弟, 但在心里还是忍不住泛起了小嘀咕。
就是看着奇奇怪怪, 不像兄弟嘛……
“对了,清风, 听说上午那位浮鹤道人的弟子就到酒店了, ”乔诚道,“你见到他了吗?”
苏清风道:“中午出门的时候见过一面。”
“怎么样怎么样?”洛语闻言兴奋道,“年轻吗?长得好不好看?”
苏清风摇了摇头, 道:“没怎么看清,他身边围着很多人,而且钟老也在他旁边。”
范宾惊讶道:“钟老竟然也来了,他可是很多年没有在道界大赛上露面了,看来那人确实是浮鹤道人的弟子无疑了。”
苏清风闻言问道:“为什么钟老在,就一定能确定那人就是浮鹤道人的弟子?”
“钟老可是颇有资历的老天师了, 德高望重,他出面说过的话绝对不会假。”范宾道,“况且他还是浮鹤道人旧友,浮鹤道人隐居山林的那些年里只有他能见到,两人还时常一起游历,所以他应该也是认得浮鹤道人的弟子的。”
苏清风没有说话。
他记得自己年幼在道观时,那人经常闭关修行,很少踏出过道观,而他也从未见过什么钟老,更别提让钟老认识他了。
范宾不知道他想什么,又道:“清风,你既然见到他,觉得他实力如何?有没有赢的把握?”
苏清风当然不能说他觉得那个所谓的弟子弱死了,只道:“看不出来,可能要等正式交手才知道。”
范宾笑眯眯地道:“好,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凭你的实力,冠军落到谁头上还真不好说。”
乔诚插嘴道:“那我们要不要去提前看一下比赛场地啊?”
范宾说了声“不用”,道:“比赛场地还没开放,现在去了也没用。对了,清风,你看过比赛规则了吗?”
苏清风微微一默,他还真没有。
虽然范宾给他发了比赛资料,但那些资料实在太厚了……所以没怎么看应该也在情理之中吧?
范宾用一种“我就知道你没有”的眼神看着他,道:“还好我问了你,是这样的,等到比赛那天你们要先进入比赛场地,然后会被投放到幻境山谷之中,山谷一般会设置几道关卡,你们谁先突破关卡,抵达终点,谁就是冠军。”
苏清风:“听着有点俗套。”
范宾道:“这不是重点!”然后又道:“按照以往的赛制,第一道关卡应该会让你去解决一件灵异事件,每个选手遇到的灵异事件都是不同的,这是在考你们的业务能力。之后的关卡我就不清楚了,但在到达终点前你一定会和其他人发生战斗,只有赢了战斗才能走下去,最终获得胜利——听懂了吗?”
“听懂了,”苏清风道,“可我还是觉得这个赛制有点俗套。”
“对啊对啊,好像在很多地方见到过,”洛语道,“每次都是这样,完全没有新意呢。
范宾:“要什么新意!有用就行了!”
几人又聊了一会,晚间的时候约好出去吃饭。起身时苏清风想找自己的风衣,苏槐十分自然从衣架上取过,给他披上。
“道长,小心着凉。”
范宾:“……”
更奇怪了!
吃完饭回来,已经是晚上了。
苏清风与范宾几人告别,和苏槐回了酒店。因为没什么事,所以早早地就上床了。
深夜十二点,整栋酒店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在睡梦中,没有意识到他们接下来会经历什么。
咔哒。
紧锁的房门忽然打开,一只白骨般嶙峋的手从黑暗的走廊里伸出,慢慢探进了房间里。
那是一个趴在地上的人,分不清男女,“他”的四肢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扭曲,伴随着骨骼的“咯吱咯吱”声,一点点爬向了房间深处的床。
大床上,苏清风枕在苏槐臂弯间,他好像没有听到房间里的动静,还在阖眼安眠。
那个似人似鬼的怪物慢慢靠近床边,仰起头颅,喉咙里发出哀哀的哭声,然后“他”再次抬起那只惨白的手,向床边的苏清风伸去——
“啊!有鬼啊!”
一声惨叫在酒店里响起,不过不是在苏清风房间,而是别人的房间。
与此同时,又有数道惨叫从其他房间里传出,酒店登时灯光大亮,再度热闹了起来。
苏清风听到外面的喧闹,慢吞吞睁开了眼。苏槐正好关上门回来,在床边坐下。
“道长。”
“他们好吵……”苏清风迷迷糊糊地道,“我们房间刚才好像多了只鬼。”他其实感觉到了,但是那只鬼太弱了,完全不想管。
不过没想到还是被吵得睡不下去了。
“已经解决了,”苏槐把自己的道长搂在怀里,道,“没事了,可以继续睡了。”
苏清风“嗯”了一声,他困意未消,懒洋洋地垂着眼,任由苏槐抱着自己,动也不想动。
苏槐看着他,有点心痒痒。
他喜欢道长没睡醒的样子。
可爱,想亲一口。
但是亲是不可能亲的,恶鬼想到上一次偷亲差点被抓包的经历,愣是没敢凑过去。
于是只能抱着自家道长,委委屈屈地在他身上蹭蹭以作补偿。
……
一夜就这么过去,第二天醒来时,苏清风发现已经有参赛者被淘汰了——原来昨晚的闹鬼是一场考验,有些人没通过,只能哭丧着脸提行李走人。
不过淘汰的只是少数人,大部分参赛者都通过了,但他们也被大半夜吵醒,所以作为补偿,酒店一楼提供了丰盛的早餐。
餐厅里人很多,但如果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们其实分为了两拨,天师不怎么靠近方士,方士也不会主动找天师交谈,偶尔碰到,两边人脸上好像都笑嘻嘻的,实际都写满“莫挨老子”。
苏清风:还挺真实。
他给自己盛了一碗小米粥,一碟小菜,看见不远处还有水果区,便对苏槐道:“想吃水果。”但是手上拿不下了。
苏槐道:“我去给道长拿。”说完又非常霸道鬼王地补了一句:“道长不准离开,要是被我发现了——”
苏清风:“才几步路,快去。”
苏槐没霸道起来,只能默默地过去了。
在他走后,苏清风本想找个位置坐下,没想到半路就有人拦住了他。
“你,你好!”
那是个年轻男子,还有点结结巴巴的,显然不擅长搭讪。
“这么巧啊,你也在吃早餐。”
苏清风:“……”
他昨天才见过这个人——就在钟善恶身边,被众人拥簇的“浮鹤道人的弟子”。
年轻男子见苏清风没有说话,又磕磕绊绊道:“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杨岁华,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吧?”
苏清风:“抱歉,没听过。”
杨岁华:“没听过也没关系,浮鹤道人你总听过吧,我是他徒弟!”
苏清风:“啊,是吗。”
杨岁华嘿嘿一笑,摸着自己脑袋道:“是的。其实我昨天就看到你了,在酒店门口,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我?”
苏清风:“没有。”然后余光瞥见某只小野鬼已经在向自己这边走来,道,“我要去那边,麻烦让一下。”
“等一下等一下!我还有一句话!”杨岁华似乎不太想让他走,拦着他,支支吾吾道,“就是,那个……我觉得你挺好看的。”
苏清风:“?”
“是真的!昨天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挺好看的,还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杨岁华眼睛一闭,红着脸大声道,“所以,所以我们能交换个联系方式,做个朋友吗!!!”
他可能太紧张,压根没控制自己的音量,因此这一嗓子嚷出来,餐厅里顿时一静。
然后无数道“卧槽”的目光纷纷投了过来。
苏清风:“……”
“道长,”与此同时,苏槐端了个盛满水果的碟子回到苏清风身边,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笑着问他道,“他是谁。”
苏清风:“不知道。”
“道长怎么会不知道,”苏槐笑吟吟地道,“道长明明和他很亲近呢。”
苏清风:糟糕,好酸。
然后看了眼杨岁华。
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那目光分明是在说“我谢谢你”。
杨岁华:“……”
杨岁华其实刚才一见到苏槐心里就咯噔一下,昨天的那一眼他可还记得,而苏槐现在虽然是笑着的,却不紧不慢地把目光转向了他——
杨岁华:“!”
他扭头跑了。
苏清风:“……”
杨岁华跑了,其他人的注意力也就收了一些,尽管如此,接下来“浮鹤道人的弟子当众向另一个男性天师告白”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开了。
但此时的苏清风已经管不了其他人怎么想了,因为他身边的某只鬼王已经幽幽地看了他好一会了。
苏槐:“道长勾搭别人。”
苏清风:“没有。”
苏槐:“道长故意让我去拿水果,就是为了把我引开去勾搭别人。”
苏清风:“没有。”
苏槐:“我才走开几步,道长就已经勾搭上了。”
苏清风:“没有!”
苏槐:“还有说有笑,亲亲热热的。”他说着又看了眼自己手中的水果碟,低下了头,“而我还在想道长喜欢吃什么,给道长挑水果……”
苏清风:“你清醒一点,你明明一早就发现了!”
苏槐:“以后道长还会去勾搭别人,在外面花天酒地,而我只能在家里痴痴地等道长,给道长洗衣做饭,寒冬裹在破被单里,一直等到晚上两三点,才听到道长回家的开门声……”
苏清风:“……”
他面无表情,把苏槐的嘴堵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08 16:03:29~2020-01-09 16:16: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躺在坑底等更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eatball 90瓶;三土吖! 36瓶;汐 15瓶;白龙、40952558 10瓶;凌尘、汐 5瓶;软软的霜霜 3瓶;小黑花小瓶邪、算了还是是大光柱车吧 2瓶;麋鹿鹿鹿、淇水汤汤、念奴娇?、包砸小公主、雪兔、玉辞心、小咸鱼翻个身、昱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