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31、第三十一章 安分守法

就因为那个杨岁华, 让苏清风多花了一小会才把某只吃醋到爆炸的小野鬼安抚好。
苏槐:“道长答应我不勾搭别人。”
苏清风:“不勾搭不勾搭。”
苏槐:“道长只喜欢我一个。”
苏清风:“你一个你一个。”
苏槐:“道长亲我一下。”
苏清风直接把被子掀起来丢到他头上。
苏槐:“……”
苏槐从被子里冒出头, 一声不吭地盯着苏清风看。
大概是恶鬼的眼神太幽怨,苏清风与他对视一会, 笑着摊开了手臂。
“没有亲,只有抱。”他道,“爱要不要。”
抱抱也行,总比没有好,于是苏槐就抱住了自己的道长, 然后不肯松手了。
“总是有人觊觎道长, ”他搂着道长纤细的腰肢,还不怎么满意道, “下次要弄个链子, 把道长的手和我捆在一起,这样别人就知道道长是我的了。”
苏清风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道:“看着挺傻的。”像两只狗狗互遛。
苏槐道:“不管, 这样才能收得住道长的心,省的道长出去拈花惹草。”
苏清风闻言笑道:“明明是他先找上来的,况且他也算不上什么花花草草。”
苏槐道:“那什么才算花花草草?”
“唔, 你这样好看的。”苏清风非常熟练地给恶鬼顺毛,“他们都没你好看,所以我不看他们。”
苏槐被这句话安抚了,眼眸闪了闪,道:“我也觉得。”
然后高高兴兴地埋在道长肩窝里蹭蹭。
苏清风由着恶鬼乱蹭,揉了揉他的脑袋, 他又抬起头,道:“为什么那个人要来找道长?”
这就是提正事了,苏清风道:“我不知道,但我感觉他很奇怪。”
不是另有目的的那种奇怪……而是傻的奇怪。
换言之,他觉得那个杨岁华傻乎乎的,像个憨憨,所以杨岁华对他说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他靠近苏清风压根没什么目的,只是觉得苏清风好看罢了。
苏槐看出了苏清风的想法,道:“我也觉得。”然后又补了一句:“所以都怪道长太好看了,总是给我招蜂引蝶。”
苏清风:得,不是拈花惹草,改招蜂引蝶了。
于是又在苏槐脑袋上拍了一下:“就你叭叭的。”
苏槐乖乖巧巧地让他拍,把道长抱得更紧了。
他其实根本没计较这件事,说那些话也只是为了找个借口更好地黏道长。苏清风心知肚明,完全纵容着他。
如果是换做刚刚成为鬼王、还未完全吞噬老鬼王鬼气的苏槐,也许他真的会因为别人喜欢道长而占有欲发作,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但现在,他已经不把那个杨岁华放在眼里了。
——因为他知道他的道长不会看上除他以外的人,道长给了他安全感,让他能因为几句话就被安抚住,心满意足地沉溺在道长的温暖中。
他依然是恶鬼,会在道长受到威胁时瞬间亮出獠牙夺人性命,但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会为道长温顺地俯首,留恋于这个人的气息。
苏清风轻轻抚摸苏槐头发,苏槐便微微眯起了眼睛。
最喜欢道长了。
道长是他一个人的。
比赛的前一天夜里,因为范宾特意叮嘱过,所以苏清风准备早点上床休息。
躺在床上的时候,苏槐道:“道长,我明天要变成黑猫吗?”
苏清风奇怪道:“变成黑猫干什么?”
苏槐道:“和道长一起去啊。”他说完见苏清风神情困惑,一下子警惕了起来:“道长不准备带我去?”
苏清风更奇怪了:“那是我的比赛,带你去干什么?”
苏槐:“……”
苏槐道:“我要道长带我去。”
“不行啊,你太强了,”苏清风眼中划过笑意,道,“万一被人发现了,会说我作弊的。”
“我不会被发现的,我就待在道长怀里当只猫猫,乖乖的哪也不去,”苏槐把下颌抵在苏清风肩上,道,“如果道长不带我去,我就只能待在酒店里,一个人孤苦伶仃,等道长等到望眼欲穿——”
他越说越惨兮兮的,还眼巴巴地望着苏清风。苏清风没忍住笑了出来,道:“好吧,带你去行了吧。但是你不能出手,一点也不行。”
苏槐道:“道长放心,那是你的比赛,我肯定不会出手的。”他知道以道长的性子肯定会堂堂正正参加这场比赛,而且道长也根本不需要他出手帮助。
苏清风点点头,道:“那就好。”然后又在苏槐脑袋上敲了一下,道:“睡觉。”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苏清风就抱着一只黑猫到了参赛地点。
道界大赛是允许参赛者带灵宠比赛的,因为灵宠需要天师或者方士靠自己的力量驯服,类似于法器,也算是参赛者的实力证明。
不过在带灵宠比赛之前还需要进行检测,工作人员拿着一道符纸对苏清风怀中的黑猫晃了半天,“咦”了一声:“奇怪。”
苏清风:“怎么了?”
工作人员道:“你这灵宠——”
苏清风还以为是苏槐被发现了,心正提起几分,就听见工作人员说完了后半句:“怎么看也就是只普通黑猫啊。”
“……”苏清风默了一秒,道,“是这样,它灵力微薄,不是什么正经灵宠。”
不是正经灵宠的黑喵“喵”一声,听着还有点委屈。
“嗨,毕竟也是你的灵宠嘛,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工作人员用怜爱的目光看了黑猫一眼,道,“行了,入场去吧。”
苏清风点头,和他道谢,又走向了不远处的范宾几人。
“主任,我走了。”
范宾:“好好好,万事小心,千万不要紧张啊。”
乔诚:“不要紧张啊,清风你可以的!”
洛语:“不要紧张啊啊啊啊!”
苏清风:“……”
苏清风道:“你们先喝口水,别紧张。”
范宾:“胡说什么,我,我没有紧张!”
乔诚:“我,我也是!”
洛语:“才没有紧张呢啊啊啊!”
苏清风:“……”
行叭。
于是和三人告别,走进了比赛会场。
现在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参赛者已经陆陆续续到达,到时候他们都会被传送进幻境山谷,而范宾这些观众也可以通过法力造出的屏幕看见他们的情况。
会场的人逐渐多了起来,黑猫闲着没事干,抱着苏清风修长手指又亲又蹭,还黏糊糊地喵喵叫。
苏清风:感觉在占我便宜。
于是在黑猫脑袋上薅了一把。
“你好,又见面了!”
正撸着猫,一道过分热切的声音突然在苏清风旁边响起,他抬头,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杨岁华。
苏清风道:“又是你。”
“是啊是啊,又是我!”杨岁华兴奋道,“这么巧,我们一定是有缘才在这里相见的吧!”
苏清风默,他们都是参赛者,在这里见面当然不是什么凑巧的事了。
旁边已经有人认出杨岁华是“浮鹤道人的弟子”,立刻将目光投了过来,还伴随着窃窃私语。苏清风并不想因为他多引人注意,于是道:“借过。”
“等一下等一下,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多聊几句吗?”杨岁华说着,又把目光投到了苏清风抱着的黑猫身上,“这是你的灵宠吗?真可爱!我可以摸摸吗?”
黑猫一动不动。
苏清风面无表情。
一人一猫十分冷淡地看着杨岁华。
杨岁华:“……”
杨岁华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道:“那……那打扰了。”
然后一溜烟跑开了。
虽然在苏清风这里受了打击,但他并没有消沉,加上“浮鹤道人弟子”的身份,所到之处不知有多少人主动上前示好,于是很快又和其他人高高兴兴地聊了起来。
“真好啊,顶着浮鹤道人的头衔,自然到哪里都吃香。”
苏清风旁边,有人忽然过来幽幽道。
“前有道界大能钟老的看护,后又有这么多人讨好,想必他也得了不少法宝,完全不担心这次比赛吧。”
苏清风听着声音,扭头看了那人一眼。
是一个看起来就很酸的程澄。
苏清风道:“如果你不服气,可以现在去挑战一下他。”
程澄一噎,低声道:“我才不要,那我不就成了被人针对的出头鸟吗?”
苏清风察觉他话中似乎还有话,道:“为什么这么说?”
程澄四下环顾一圈,确定周围没人留意他们才道:“你还不知道吧?钟善恶为了让他夺冠在这场比赛里安了人,我们的周围的这些参赛者中有不少人不是为了比赛,而是为了护住他才来的。”
这倒是出乎意料了,苏清风微微挑眉,道:“你怎么知道?”
“我师父是谁啊,这些哪瞒得住他?”程澄道,“也是他让我来提醒你的,你可得多小心点。”
程澄师父正是穆柏松,苏清风思索几秒,接了这份好意,道:“谢谢。”然后又问道,“但是他们这样做,不怕被发现吗?”
程澄道:“钟善恶在道界什么地位?不要说你们天师局,就连我们方士也得敬他几分,没人愿意得罪他,而且就算指出来了他也可以否认,那些被他请来的人同样可以否认,又涉及到浮鹤道人,我师父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说着看了眼不远处的杨岁华,眼中多了些不屑:“如果真有实力,何必靠这些歪门左道,看来这位浮鹤弟子不过如此。”
苏清风没有说话,他本来以为道界大赛只是一场简单的比赛,现在看来,其中的水也不浅。
没过多久,比赛开始的倒计时响起,苏清风与程澄告别,当倒计时归于零时,他眼前的场景骤然变了。
他身处山林之间,四周是望不见尽头的大山,只有一条曲曲折折的山路,通往不知道哪个地方。
黑猫轻轻“喵”了一声,苏清风揉揉它柔软的皮毛,沿着山路往前走去。
他记得范宾说过,第一道关卡是要处理灵异事件,因此应该没过多久,他就能遇到人了。
——果然,数分钟后,一个中年男人从山路那头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了。
他与苏清风撞了面,一见到苏清风便身上的道袍便道:“你是天师?”
苏清风颔首:“是。”
“快!快跟我来!”中年男人眼中一喜,完全不问苏清风姓甚名谁,而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道,“村里死人了!”
黑猫:“喵!”
它不满地抬爪在中年男人手上拍了一下,苏清风摸摸它的脑袋,自己抓着男人的手让他松开,道:“我知道了,带路吧。”
中年男人也没在意这点小动作,转身带苏清风往山路那头走去。他习惯了坎坷的山路,脚下健步如飞,苏清风却也跟得上他。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周围的树林越来越深,林子间似乎还起了雾。
一开始雾只是薄薄的一层,到后来雾越来越浓,几乎抬手不见五指,更看不见前路。
中年男人的身影已经完全被浓雾包裹,模模糊糊快看不清了。就在苏清风准备加快脚步追上他时,他忽然停了下来,道:“就是这里了。”
眼前豁然开朗,苏清风这才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座深山里的小小村落,他环顾四周,又发现那些浓雾其实并没有散去,它们围绕在村子外侧,并没有弥漫进来。
雾气仿佛是某种守护,也像某种禁锢。苏清风一边留意那些雾,一边跟着中年男人来到了一户人家。
村子多是上了年头的土黄瓦房,这家也不例外。昏暗的房梁下,一个女人正俯在一块白布盖着的尸体上,放声大哭。
“死的是王嫂的男人,牛二,”不等苏清风说什么,中年男人就十分自觉地解释道,“不久前刚刚被王嫂发现死在了他的屋子里。”
苏清风道:“那我需要做什么吗?”
“当然是帮我们找出杀他的凶手了,”中年男人道,“村子里不明不白没了一个人,总不能就这么算了。”
苏清风听完低头看了眼牛二的尸体,虽然盖着白布,但因为他的妻子王嫂正趴在他身上哭,白布被扯出来了一点,也露出了牛二的死相。
他双眼圆睁,嘴巴大张,表情惊骇至极,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吓死的。
苏清风道:“这里有信号吗?”
中年男人好像不太清楚他说的是什么,犹犹豫豫道:“应该是……有的吧?”
苏清风点点头,道:“那就行了。”
然后他拿出手机,当着中年男人的面,按下了“110”。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发生命案第一时间当然应该是报警。
他还是很安分守法的。
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