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34、第三十四章 比鬼王还凶!

张三被打了一顿, 鼻青脸肿地趴在地上, 被刘春指着脑袋道:“还不向天师道歉!”
张三:“……对,对不起……”
刘春:“大声点!”
张三:“对不起!!”
刘春这才满意, 扭过头对苏清风道:“天师,我让他给您道歉了。”
“谢谢,”苏清风温温和和道,“其实不用下手太重的,我看着还挺心疼。”
张三:“……”有本事你别打完了再说啊!
“这种人, 不打他一顿记不住教训!”刘春道, “还敢污蔑天师,着实可恶!不过天师怎么会在这里?”
苏清风看了张三一眼, 道:“他撞鬼了, 我察觉到了鬼气,过来帮他除鬼。”
刘春道:“什么, 村子里有鬼?!”
“是的, ”苏清风观察刘春的神色,发现他好像并不是很意外,道, “之前村子有人死去,应该也是被鬼所杀。”
刘春道:“那,那天师除掉那鬼了吗?”
苏清风摇摇头道:“没有,我今晚除去的只是只普通的吊死鬼,它背后应该藏着更大的恶鬼,但想找到还需要时间。”
“好好好, 天师您尽量找,不管怎么样,有您在,我们村子就再也没有死过人了。”刘春说完又怒瞪张三一眼,道,“天师可是救了你的命!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张三低着头,大概自知理亏,没有吭声。
苏清风又道:“村长,村子里死去的三个人生前有没有去过后山?”张三在遇鬼前去过后山,后山又是村子埋死人的地方,因此那时他就有个猜想,那里会不会和村中人的死去有所关联。
“后山?”
刘春听完陷入回忆,张三猛的抬起头,瞪着苏清风。
苏清风没理他,只等刘春的回答,过了一会,刘春震惊道:“确实!牛二李四王五他们都去过后山!而且是在去过不久后就出事了!”
苏清风道:“那村子里还有其他人去过后山吗?”
“没了,就他们几个了!”刘春说完,扭头追问张三道,“张三!你去后山干什么?!快说!”
这一次他的反应比知道村子里有鬼大多了,看来后山一事确实出乎他的预料,连他也不知道那里居然有问题。
张三瓮声瓮气道:“不是和你说过了!我要去找春草!”
春草就是他在隔壁村里的相好,这个理由听着合情合理,刘春又问道:“那牛二他们呢?”
张三道:“我怎么知道,我和他们又不熟!你怎么不去问问王嫂!”
现在牛二李四王五都死了,要问确实只能从他们的家人下手,刘春便对苏清风道:“那我明天一早就去问问,还得和村里其他人说,千万别去后山。”
苏清风点点头,刘春就带着其他人回去了。
他们走后,张三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他还以为苏清风走了,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对方正站在自己面前。
“你怎么还没走?!”
张三被吓了一跳,苏清风丢给他一道护身符,道:“不想死就收着。”
张三毕竟和这个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都是普通人,在抓到那个恶鬼之前,他不能让村子再多出人命。
张三本想硬气地不收,但想到刚才那只鬼,又见识了苏清风的能力,还是默默地捡起护身符,揣进了兜里。
然后小声说了句“谢谢”。
“哦,原来你还会谢人,”苏清风道,“那么之前的那位天师,你也谢过他吗?”
话音刚落张三悚然一惊,道:“你说什么?!”
“说你们村子之前请的那位天师啊,”苏清风语气轻描淡写,好像早就清楚了这件事,“他不是帮了你们,然后就莫名其妙失踪了吗?”
张三:“……”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苏清风,苏清风微微俯身,直视他的眼睛:“让我猜猜,他应该是在一个月前来到了村子里,中间不知发生了什么,最后被你,或者被村子里的其他人杀了——至于他的尸骸,也许就藏在后山……”
话还没说完张三就已勃然大怒,道:“你诬陷我!你——”
“你的关注点怎么在我诬陷你上,”苏清风对他笑了笑,“也就是说,你们村子之前还真来过其他天师?”
张三:“!!”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套了话,刚要说什么的时候,苏清风已经起身走了。
张三的反应确确实实证明了他的猜想,他并不是第一位来到这里的天师,所以刘春才会见过类似的护身符,村民也会在第一次见到他时说“村子里又来了一位天师”。
但是现在,那位天师已经下落不明,他的存在也被村民们故意掩盖——而这一切的原因,又隐约指向了后山
苏清风没有耽搁时间,直接去了后山。
第一天来到这里时他就问过刘春去后山的路,此时黎明已过,遥远的天边浮起鱼肚白。黑猫跳到地上,又变回了成年体。
苏槐牵住苏清风的手,道:“道长,小心脚下的路。”
苏清风道:“还好,也不是很难走。”
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
手电筒照亮脚下的路,苏清风看见一串新鲜的脚印,应该是张三之前去后山时留下的。
他顺着脚印往前走,没走多久天色渐亮,四周也浮出了雾气。
雾气逐渐浓郁,到最后已经完全伸手不见五指。张三的脚步也在这里中断,变成了来来回回的绕圈。
他昨天应该就是在这里绕了一整天,最后绕回了村子。雾气不散,苏清风也看不见前路,似乎再走下去,就只能和张三一样了。
想到这里,他取出一张符纸,正准备画符时脸上忽然多了一道微热的触感,只是短短一下,很快就消失了。
“……”
苏清风立刻扭头,看向旁边的某只恶鬼,道:“你干嘛。”
因为雾气太浓,两人虽然挨得很近,但也不能完全看清对方的面容。他只能听见苏槐的声音,语气里还有点无辜:“道长,怎么了?”
苏清风:“你刚才是不是偷亲我了?”
虽然那触感很短暂,但仔细想想,他好像确实被亲了一口。
“才没有,”苏槐道,“道长是不是被蚊子咬了,然后又赖到我头上。”
“是吗,”苏清风幽幽道,“蚊子没那么大嘴吧。”
“万一呢,道长不想点别的,老是想让我背锅。”苏槐理直气壮道,“道长就是不喜欢我了,太过分了。”
苏清风:“……”
不要脸了!
论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完全说不过苏槐,只能面无表情道:“变回去。”
“不要,”苏槐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变回黑猫,道,“这里雾气太重,我要牵着道长,不然道长会摔跤的。”
苏清风冷笑一声,以朱砂笔绘符,修长手指夹着符纸,道:“请风。”
话音刚落,山林之间刮来一阵大风,将四野雾气皆尽驱散,眼前也再无遮挡。
苏槐:“……”
苏清风:“变回去,不然以后就睡地板吧。”
这一招简直百试百灵,苏槐委委屈屈地说了声“道长就知道用这个欺负我”,然后不情不愿地变回了黑猫。
做人的时间不到半小时,非常活该。
现在天已经完全亮了,四周也没有雾气,苏清风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薅猫猫头。
黑猫一声不吭地任由他薅,同时偷偷打量道长。
道长其实没有生气。
他似乎并不是很抗拒……自己的偷亲。
黑猫想到这里,原本蔫哒哒的脑袋一下子抬起,心情大好,甚至在道长臂弯间打了个滚。
苏清风低头看了猫猫一眼,又敲了一下它的脑袋。
张三的脚步虽然断了,但山路还在,苏清风沿着山路继续走下去,没走多久,就来到了一片墓地之中。
这里就是刘春说的村子里埋死人的地方,他环顾四周,发现刚才散去的雾气又有弥漫的迹象,就再请了一次风。
因为大雾,墓地已经有段时间没人来过了,野草丛生,又在深山之间,人在这里待久了,莫名其妙就会有种被窥视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苏清风微微皱眉,沿着一个个墓碑走过去。
很快的,他就发现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窥视感了。
墓碑上贴着死者生前的遗照,无论它们是新是旧,坐落何方,都朝着一个方向——苏清风所在的位置。
墓碑在随着苏清风的移动而移动,上面一张张死人的脸……也在死死地盯着他。
苏清风:“……”
他微微挑起眉头,道:“障眼法。”
然后抽出第二道符纸,朱砂笔绘下符文,最后一笔落成,符纸燃起明火,在跳跃的火光中,墓碑没有移动,遗照也没有盯着他,那股窥视感消失,墓地一切恢复如常。
苏清风道:“出来。”
“……”
四周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一点声音。
苏清风道:“你不出来,那我就要做坏事了。”
他说完还等了几秒,见周围依然没有动静,便将手中符纸往下一丢。
轰!
顷刻之间,火焰冲天,绵延燃烧而开,整片墓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烈火吞噬,枯木焚毁,土地也散发出焦臭气味。
“住手!”
在这熊熊燃烧的火焰中,有人终于忍不住冲了出来。
“快住手!你在干什么?!”他一把抓住苏清风,道,“快灭火啊!”
苏清风看着眼前这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将丢到地上的符纸捡起来,吹灭了上面的火。
符纸火熄,神奇的一幕随之发生——墓地的火好像被一阵风卷跑了,转眼不见了。
“……”枯木没有被焚毁,空气里也没有焦臭味,男人愣了一会,喃喃道,“障眼法?”
然后他猛的回神,道:“你居然用障眼法骗我!”
“你刚才也用障眼法吓我,”苏清风淡定道,“我们扯平了。”
男人:“你……你……”
他被气得说不出话,拿手指了苏清风半天,苏清风也在这时将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虽然蓬头垢面,浑身脏兮兮的,但还是能看出他穿着一件道袍,应该就是一个月前来到村子里的天师。
“大家都是道友,为什么不认识一下呢,”苏清风道,“我叫苏清风,你呢?”
男人不吭声。
苏清风又补了一句:“我是下面那个村子请来的天师。”
男人色变,道:“什么!他们又找了一个天师?!”
苏清风道:“又?”
“对,你是第二个了!”男人皱眉道,“我叫江海湖,也是天师。道友听我说,你必须马上离开那里,否则你会被他们害死的!”
苏清风看着他,装出不懂的样子道:“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他们为什么要害我。”
“哼,我之前也是这么以为的!“江海湖冷笑一声,道,“他们和我说村子里在闹鬼,请我留下来帮他们,我答应了,可我很快就发现他们村子根本不是什么闹鬼,而是他们所有人都在供养恶鬼!”
苏清风:“供养恶鬼?”
江海湖点头道:“对啊!他们为了供养恶鬼要以外人为祭,如果没有外人,恶鬼就会吞噬到他们自己身上!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了他们的阴谋,早就被他们丢到恶鬼口中了!”
他说完见苏清风没什么反应,从道袍里摸出几张皱巴巴的符纸,塞给他道:“你要是不信我的话可以现在回去,我算过了,明晚就是月圆之夜,也是他们祭鬼的日子。今天他们会提前准备仪式,你只要躲起来就可以看见,但如果明天还不离开……那我也救不了你了!”
苏清风看了眼那几张符纸,都是些正常的护身符,没什么问题。
“谢谢,”他道,“我还想问一下,那个恶鬼实力如何,很凶吗?”
提起这个,江海湖脸上浮现恐惧之色,道:“何止是凶,简直凶煞至极,甚于鬼王!”
苏清风肃然起敬:“是吗?”
江海湖一个劲地点头,回忆起来还有点惊魂未定:“当然了!我只遥遥见过一眼就要被吓死了,太凶了!就算是鬼王来了,恐怕也只有被它一口一个的份了!”
苏清风闻言看了眼怀中的某只鬼王:“听到了吗,一口一个,凶死了!”
黑猫懒洋洋地喵了一声。
哦。
怕死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偷偷摸摸放个接档坑坑!
《养了一千年的龙蛋终于破壳了》
https://wap./book2/2939302
苏木落是凤族仅存的一只凤凰,他还有个联姻对象,是龙族最后一条龙。
不过他的龙已经在蛋里待了一千八百年,至今没有要破壳的迹象。
某天早上,苏木落盯着龙蛋看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要把它煮了。
锅里热气腾腾,就在他准备把龙蛋下水的时候,这颗沉默了一千年的龙蛋忽然“咔嚓”一声,裂开了一条缝。
……
真龙现世,异能局局长战战兢兢,带人上前拜访。
然后他们就看见一条细细小小的黑龙盘住凤凰手腕,气势汹汹地冲他们吐出了一颗火球。
龙鸣:滚,别碰我老婆!
苏木落:……你谁?
1超霸道占有欲超强黏人醋精黑龙攻x非常年轻貌美的高冷淡定凤凰受
2攻不是幼崽,已经一千八百多岁了
3甜宠,he
感谢在2020-01-12 16:12:15~2020-01-13 16:12: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烟雨又江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洛白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