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36、第三十六章 以身作烛

“为什么你的脚下, 没有影子呢?”
这句话话音刚落, 江海湖脸上就出现了茫然的神色。
“你在说什么,”他道, “我怎么可能没有影子呢,我明明好好的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往下看,然后,当看到自己脚下一片空荡荡的土地后,他又愣住了。
“我……我的影子呢?我的影子去哪里了?”他焦急地找了几圈, 在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没有影子之后, 又一下子呆愣在了原地,“我没有影子了……我, 我是死了吗?”
“是的, ”苏清风道,“所以不如和我走吧, 我送你去往生。”
“……”
江海湖与他对视几秒。
然后道:“还是算了吧。”
这句话前两个字还是江海湖的声音, 但后三个字的语气已经完全变了,仿佛一下子卸去所有伪装,他咧开嘴角, 对苏清风露出一个狞笑。
煞气瞬间涌出,将四周的黑暗吞噬。苏清风早有防备地退开,看见江海湖皮肉崩裂,一团黑影从里面钻出,发出桀桀冷笑。
苏清风:有点丑。
然后看了眼臂弯间的黑猫。
黑猫:“喵?”道长看我干嘛。
苏清风道:“还是你好看。”
黑猫:“喵!”
它高高兴兴,把脑袋往苏清风怀里拱了拱。
一人一猫互动间, 黑影已经凝聚成形,它冷冷地盯着苏清风,道:“想不到居然被你发现了,那你就和村子里的人一起陪葬吧!”
它正是村子里杀人的恶鬼,苏清风淡定地与它对视,道:“所以你之前说能一口一个鬼王,是在自卖自夸了?”
恶鬼傲慢道:“等我吞了你们,不要说鬼王,就连整个鬼界都——啊!!”
话还没有说完它的声音就扭曲成惨叫,符纸连缀成圈将它困在其中,明火跃跃,苏清风脚踩法阵,修长指间剑光清亮如水,仿佛明月捧落的清辉。
他抬手,长剑轻描淡写刺穿恶鬼胸腔,鹤羽道袍被风掠起,平静地道:“还是算了吧,毕竟你太弱了。”
长剑未收,恶鬼已化为黑气溃散,四周平静了一秒。
然后,黑气再度汹涌翻腾。
苏清风心想:打不死的吗?
他望着那团黑气缓缓聚起,一个人就被包裹在黑气之中,任由那些黑气钻入他的体内,然后睁开了眼。
——又是江海湖。
只是这个江海湖和刚才不同,刚才是恶鬼幻化出的江海湖的皮囊,因此是假的,但现在这个江海湖却是真的,他是真真正正的活人……不过已经被恶鬼占据了身体。
“来啊,继续来杀我啊。”恶鬼得意地道,“你要是敢对我动手,这个天师也会和我一起死!你敢杀他吗?哈哈哈哈!”
苏清风:“……”
他终于知道恶鬼的依仗是什么了,只要它控制了江海湖的身体,自己好像还真的不能就这么杀了它。
他道:“你也太不要脸了。”
“我是鬼,本来就不需要脸面这种东西!”恶鬼道,“现在你能拿我怎么办呢?哼哼,区区一个天师……”
它打量着苏清风,像是盘算应该怎么把这个天师生吞活剥。苏清风对上它的目光,感觉不太舒服。
于是稍稍抬了下手指。
霜雪领域海啸山崩般压下,仿佛千万寒刃割骨,恶鬼脸色骤变,半空之中的身体重重跌落,它嚎叫着,痛苦地在地上翻滚。
“啊啊啊!你竟敢伤我!你就不怕——”
“为什么不敢,”苏清风奇怪道,“难道杀不了你,我就不能把你打残吗?”
恶鬼:“你,你——”
“我刚才想到了,既然你不让我杀,那就把你带回去吧。”苏清风又对它微微一笑,道,“让村民们处置你会更好一点。”
恶鬼:!!!
苏清风是没杀它,但也让它完全动弹不得,只能被拖回了村子,丢在了所有人面前。
此时村中仪式尚未结束,村民们惊愕地看看苏清风,又惊愕地看看恶鬼,好像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说不出一句话。
“天,天师……”最后还是刘春震惊地道,“您,您不是在屋子里吗?”
苏清风道:“啊,对不起,我跑了。”
刘春:“……”
苏清风又道:“这就是你们村子里的恶鬼,不过来看看吗?”
刘春注意力这才落在恶鬼身上,此时村子里终于有人回过了神,喊了一声“江天师”就冲了出来。
那人是张三,他刚跑到一半就被刘春拽住,道:“你清醒一点!那已经不是江天师了!”
张三:“可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刘春冷冷地看了那恶鬼一眼,“江天师的身体早就被抢走了,现在这个是从我们村中逃走的恶鬼,根本不是他!”
恶鬼“嗬嗬”冷笑了起来:“是他先送上门来的,要不是他认定这个村子里藏着宝藏,又怎么会破坏困住我的阵法把我放出来?这一切都是他贪心有余,咎由自取!”
张三:“你住口!江天师不会是那样的人!一定是你有心蛊惑他的!”
“你就继续自欺欺人吧,如果他清清白白,又怎么会受我蛊惑,被我夺了身体?”恶鬼哈哈大笑道,“你们一口一个江天师,却不知道他才是害了你们村子的人啊!”
张三脸色煞白,不仅如此,村中其他人也纷纷色变。
“那个,打扰一下,”苏清风抱着黑猫在旁边道,“能不能先和我说说之前发生的事?”
不然站着旁观他们的恩怨,还挺尴尬的。
刘春沉默几秒,叹了口气道:“我来告诉您吧。”
他接下来说出的真相其实和苏清风猜测得差不多,这座村子底下封印着恶鬼,村民们世代看守镇压它的法阵。但就在两个月前,一场怪病在村里蔓延,几乎所有村民都染上了这种病,奄奄一息,眼看就要死去。
江海湖就是在那时路过了村子,他一眼就看出村民们并不是身染怪病,而是被邪气缠身,于是留在这里为村民驱散了邪气,也被村民们当做救命恩人,在村子里多待了一段时间。
然而,村民们之所以会邪气缠身,是因为多年来封印恶鬼的法阵发生了松动,也正因如此,恶鬼得以和江海湖交流,蛊惑了他,让他误以为村中藏有珍宝,破坏了本就松动的法阵,将自己放了出来。
在那之后,恶鬼招来大雾躲在后山,有村民猜到它的藏身之地,却因为大雾封山根本找不到它,还在回到村子里后惨遭它的杀害——这也是牛二他们的死因。
只是村子的阵法并没有被完全破坏,苏清风看见村民们举行的仪式就是为了修补法阵,重新封印恶鬼。但他们终究只是普通人,力量完全不够填补法阵,而恶鬼也被剩下的法阵限制了部分力量,为了杀死全部村民,彻底获得自由,它又想去骗苏清风再去破坏那个法阵……结果显而易见,它栽了。
“既然如此,它的下场就由你们来决定吧。”苏清风道,“我可以帮你们杀了它,但江海湖已经回不来了。”
在江海湖被恶鬼占据身体的那一刻起,他的灵魂也被恶鬼永远吞噬了。
村民们在听完苏清风的话纷纷陷入沉默,过了好一会,还是刘春小声道:“天师……能不能帮我们想个办法,把它关起来?”
苏清风微微意外,道:“为什么?”
不是杀了恶鬼,更不是封印,仅仅是关起来,这个惩罚对杀了村子三人的它来说实在太轻了。
“当初我们村子所有人都染上怪病,是江天师救了我们,如果不是他,我们早就死了……”刘春一开始还有些犹豫,但说到后面,面色已经越来越坚定,“所以我们想请天师把这个恶鬼关起来,这样我们还能陪着江天师,也许以后还可以找到办法,助他脱身。”
恶鬼狞笑道:“你想得美,根本不可……啊!”
话音未落苏清风一脚踩在它背后,让它闭了嘴,道:“可如果只是关起来,它还有逃脱的机会,你们也可能再一次受到性命威胁。”
“没关系,”刘春低下了头,在他身后,村民们面露悲伤,“江天师是因为救我们才留下的,也是因为救我们才被这个恶鬼上了身。我们不能抛弃我们的救命恩人,也不能让他和这个恶鬼一起,被白白封印在村子底下。”
苏清风看着他,还有和他身后的村民,他们并不是那么无所畏惧,他们的眼中也有恐惧,他们害怕着这个恶鬼,却又那么悲伤地望着它,因为此刻,它不仅是手染他们同伴鲜血的恶鬼,还是救了他们所有人的恩人。
所以他们之前才会对苏清风隐瞒一切,张三更是想赶走苏清风——他们既希望苏清风能够为他们除去恶鬼,又害怕苏清风会因除去恶鬼而杀死江海湖……但现在,他们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天师,求求您了。”
刘春见苏清风久久不语,还以为他要拒绝,颤抖地上前一步,跪在了他面前。
“求您了。”
“放过江天师吧。”
在刘春之后,村民们一个接一个跪了下来,他们世代守在这里,从未对恶鬼屈膝卑躬,此时却自愿低下了头,向苏清风祈求。
他们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江海湖,为了他们的救命恩人——也是从今以后,他们决定拿命守着的人。
苏清风沉默地望了他们一会,侧身避开这一跪,道:“好。”
然后他回过头望着恶鬼,发现恶鬼原本狰狞的脸庞上,居然留下了两行泪水。
苏清风看着那两行泪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道:“你是谁?”
“我……”
“恶鬼”怔怔地与苏清风对视,好像从梦中惊醒,原本灰暗的眼睛居然恢复了几分清明。
“我是江家第十三任天师,我叫江海湖……我的父亲,我的祖父,都为除鬼而死。”
他喃喃低语,目光从苏清风身上移开,又落到了那些村民身上。
“我继承父辈遗志,却因为自己的私欲没能保护到这里的村民,反而被恶鬼抢走身体,害死了无辜人的命……”
在说这些话时,江海湖脸皮底下有什么东西在涌动,好像是另一张人脸,在嘶吼着,想要冲出桎梏。
那是他体内的恶鬼,正在争夺他的身体。这种感觉应该是很痛苦的,因为江海湖浑身控制不住地颤抖——但他还是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挺直腰背,像个人一样站了起来。
村民中有人抬起头,惊喊道:“天师!”
“天师回来了!”
江海湖对他们笑了笑,泪水再度流下,他的眼中有茫然,有恐惧,但更多的,是一种即将赴死的坚定。
苏清风看着他,后退一步,拦住了想要冲上来的村民。
江海湖缓缓抬手,指间夹着一道皱巴巴的明黄符纸,他与苏清风对视,哽咽地说了声“谢谢”。
然后道:“身为天师,理当以自身为烛,照人间清明。”
轰!
炽烈的火焰在那一刻燃起,仿佛黑夜中长明的烛,驱尽黑暗,耀耀不熄。
“啊——!”
有人在惨叫,但那并不是江海湖,而是他体内的恶鬼。它占据了江海湖的身体,当江海湖选择死亡时,它也逃脱不了被烈火焚烧的命运。
“救救我!救救我!”
恶鬼撕心裂肺地惨叫着,冲村民们伸出一只被烧得皮肉尽绽的手。
“救救我啊!我不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吗?!快来救我啊!!”
“……”
村民们望着它,他们眼中同样流下了眼泪,有人痛哭,有人捂着嘴泣不成声,但没有一个人上前。
这是江海湖自己点燃的一把火,以身为烛,在烛身融尽之前,没有人能够扑灭那耀耀的火光,也没有人有资格扑灭。
……
长夜漫漫,当天边露出第一抹晨曦浅光时,村子里燃了一夜的火终于熄了。
焦黑的土地上多了一捧灰,村民们泪痕尚未干涸,刘春躬下腰背,从地上掬起那捧灰,用沙哑的声音对苏清风道:“我们会把江天师葬在后山,和我们的祖祖辈辈葬在一起,我们的后代也都会知道,他是我们的恩人。”
苏清风道:“他应该会高兴的。”
刘春点点头,身后村民围了过来,就在他们想说什么的时候,苏清风余光忽然瞥见什么,道:“散开!”
在江海湖的余烬之上,居然还有一股黑气再度涌起,它向最近的村民扑去,狠声道:“把你的身体给我!我还有机会——!!”
肆虐的黑气在即将碰到村民的前一刻,停止了。
冰冷的剑光破开邪煞,苏清风冷冷地看着它,道:“你可以死了。”
“……”
最后一点黑气终于溃散,弥漫在村子一月的雾气也消失了。
江海湖最终被葬在后山,那里立起一道新坟,面朝村子,从此以后,村中所有人仰首时,都是在看他。
苏清风与村民告别,被他们一路送到山脚下,当他踏出这座大山再回头时,村民与远处的小小村庄都消失不见,只有林叶随风微动,隐匿在浅浅雾气之中。
他沉默地在山脚下站了一会,腰间忽然多了一只手,将他抱住了。
“道长,”苏槐靠近苏清风脸庞,在上面浅啄一口,笑道,“亲一下就不难过了。”
苏清风:“……我怎么感觉你在占我便宜。”
苏槐:“才没有,我只是是想安慰道长。”
苏清风与他对视,发现自从自己上次亲了这只小野鬼以后,他不仅喜欢抱着自己,还会明目张胆地亲了。
这样下去不行,感觉要出事。
苏清风在苏槐脑袋上敲了一下,道:“以后不准随便亲我。”
苏槐委屈道:“我明明没有随便亲道长,我都是很认真地亲的。”
苏清风:“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都不行。”
苏槐:啧。
苏槐道:“道长真小气。”
苏清风嗤笑一声,才不理他,继续往前走去。
苏槐牵着苏清风的手和他一起走,路上看着道长沉默的侧脸,知道他还是有些难过。
于是道:“那不亲道长脸,亲眼睛可以吧?”
苏清风:“不可以。”
“额头?”
“不可以。”
“头发?”
“不可以。”
“耳……”
“都不可以,”苏清风道,“你好吵,变回猫猫自己亲自己吧。”
苏槐:“……”
太过分了!
于是飞快地凑过去在苏清风唇角亲了一口。
然后变回了黑猫。
苏清风:“……”
他与黑猫对视几秒。
又把它丢出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14 16:03:52~2020-01-15 16:25: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潇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浅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烂柯人 66瓶;太阳 13瓶;藩篱 10瓶;菀蓂 8瓶;囚荼、某棵柿子树 5瓶;【我改名了】 4瓶;疯璃 3瓶;40952558、潇窈、媛媛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