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38、第三十八章 深吻

“道长……你觉得我能把你怎么样呢?”
恶鬼嗓音沉沉, 含着不加掩饰的占有。苏清风下意识想别过头, 却被苏槐托住侧脸,埋首在他的发丝间。
他搂着苏清风的腰, 肆意地嗅闻他的气息,见道长又要抬手推自己,修长手指强硬地挤入他的指节中,与他十指交扣。
“道长,”苏槐低笑着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苏清风:“……”
苏槐对他的觊觎太重, 重到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做,却让他有种自己已经被占有的感觉……一时间苏清风说不出话, 只能微阖着眼, 一言不发。
苏槐紧紧地盯着道长的脸,他喜欢道长垂落几分的眼睫, 微微阖住了那对漂亮的眼眸, 又漏出一点清湖般的墨色,半遮半掩,是能被他死死掌握住的脆弱与诱惑。
“道长不说话吗?”他忍不住亲了亲那双眼睛, 指尖与苏清风指尖相抵,亲昵地磨蹭了一下,“不说话,那就是默许了?”
黑气蔓延开来,甚至有几缕缠上了苏清风手腕。他终于反应了过来,抬眼看着苏槐道:“你到底想干嘛?”
苏槐理直气壮道:“明明是道长先惹我的, 还要问我干什么。道长都嫌弃我不清不白了,那我肯定要做点什么,才能把道长的心抢回来。”
“没嫌弃你,你最清清白白了,”苏清风说着没忍住笑了一下,道,“亲你两下,可以吗?”
如果换做以前的苏槐,也许就高高兴兴答应了。但是现在他已经尝到了甜头,因为餍足,所以更加得寸进尺:“不行,就那么随便地亲两下太敷衍了,还不够我解馋的。”
苏清风:“?你解什么馋?”
苏槐道:“天天看着道长却只能抱不能亲,更不能吃,憋了那么久,当然要解馋。”
苏清风:“???”这是哪里学来的鬼话?
苏槐不给他回神的机会,又道:“忘记和道长说了,我控住不了这个屏障太久,也许再过一会,它就要消失了。”
苏清风这才留意到他们身上的那层黑气好像比一开始淡了一点,周围的参赛者渐渐多了起来,如果他和苏槐就这么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道:“你快变回去。”
“不变,”苏槐轻笑一声道,“我说了,这次是道长先惹我的,不给我足够的甜头,我怎么会满足呢?”
“况且,我要的也不多,”他挨着苏清风脸庞轻轻磨蹭,语气亲昵又带着笑意,眼眸却灼热得惊人,“只要道长给我一个比平时更深一点的吻,稍微深那么一点点就可以了……怎么样?”
苏清风:“……”
他看着苏槐,曾经想爬他被窝都只有变成少年体撒娇才能成功的小野鬼,如今已经学会把他困在臂弯间、温柔而强硬地索吻了。
这并不是毫无预兆的,因为很久以前苏槐就对他说过,他要成为他心底的那个——只是那时的他没想那么多,更没有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句情话,还是苏槐势在必得的宣言。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从那个时候,或者更早,甚至是他们相遇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被恶鬼当成自己的掌中之物了。
沉默一会后,苏清风轻轻阖上了眼,纤长眼睫微颤,仿若垂翅的蝶。
苏槐冰凉的指腹抚上他的脸,又缓缓移至下颌,他和道长何等亲密,根本不需要言说,只要道长一个细微的动作,他就能明白一切。
苏槐控制不住地扬起唇角,眼眸闪过了惊喜的光。
这一次,他确实是将道长拥在怀中了。
黑气散去后,苏清风出现在了一个人少一点的地方。
他抱着黑猫,绣有鹤羽的道袍垂落身侧,神情沉静淡定,似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唇微微有些红肿,纤长眼角染上一抹绯红,还有些许湿润的水光。
周围路过几位参赛者,在看到苏清风的脸后,不由得愣了愣。
他本就生得好看,现在眼尾微红,眸中含水的模样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勾人。
黑猫竖起猫瞳,冷冷地盯着那几个人。
参赛者们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走了,还有几个一边走,一边又忍不住回头看。
黑猫把爪子搭在苏清风肩上,咕噜咕噜地凑过去舔了舔他的眼角,尾巴还甩来甩去。
苏清风面无表情地看着它,把它摁到怀里,在它脑袋上薅来薅去。
黑猫乖乖巧巧地窝着让他薅,非常有占了便宜就装乖的意识。
既然已经知道了第三道关卡的规则,之后再遇到同组人时,苏清风直接向他们发起挑战,短短一小时里已经抢到五块木牌,分数也变成了三百八十。
现在基本上所有参赛者都完成了前两道关卡,开始互相争夺同组的木牌。苏清风还遇到几人合伙围殴一人的情况,一开始他并不打算管,直到他看见那个被围殴的倒霉蛋的脸——程澄。
程澄的木牌是乙,围攻他的人中却只有一人和他同组,其他都来自不同的小组。苏清风旁观了一会,发现他虽然以少敌多,但一开始并不处在劣势,反而略占上风,不过对方毕竟人多,渐渐的,他就有些体力不支了。
苏清风在这时出手帮了程澄一把,击退了其中厉害一点的两个人,那群人没想到程澄还有帮手,又见最厉害的已经被打趴了,纷纷作鸟兽散了。
程澄这才得以喘了口气,对苏清风道:“谢谢。”
苏清风道:“举手之劳。”他略微顿了一下,又道,“你比我想象得厉害一点。”
第一次见到程澄的时候,他明明连只煞都解决不了。
程澄听了这话默了一秒,弱弱道:“我,我好歹也是三星方士,就连师父也说我在同龄方士里已经算得上不错了。”
苏清风:“啊,是这样吗?”
程澄憋屈地看着他,又试图解释道:“而且何家那只煞确实是四星方士以上的实力才能解决的……我打不过也是理所当然吧……”
苏清风:“哦。”
程澄:“……”感觉自己被嘲笑了。
qaq
他现在恨死自己当初为什么眼高于顶,升个三星还到处嘚瑟,结果第一个任务就碰到苏清风这样连他师父都称为奇才的人,然后惨遭打脸。
那次任务回去后,他还被师父好好嘲笑了一番,整个人都萎了,从此也就改了自大的毛病。
——结果现在再次遇到苏清风,虽然对方没说什么,但他总感觉自己又要不好了。
“你,你知道第四道的比赛规则吗?”
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程澄直接换了个话题。
苏清风心想真好,虽然他不知道,但总能遇到解说的人,于是道:“不知道,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我师父都告诉我了,”程澄道,“比赛总共就只有五道关卡,第三道关卡结束后这里会只剩分数最高的十个人,到时候分数低的可以向分数高的发起挑战,赢了得到木牌,输了淘汰,最后只有两个人才能晋级到第五关,争夺冠军的名额。”
苏清风道:“那和现在好像差别不大。”
“差别大多了,现在是几千人竞争十个名额,到时候是十个人竞争一个名额,你说这能一样吗?”程澄道,“而且能走到第四关的绝不是泛泛之辈,如果你分数过高,肯定会受到所有人针对,挑战的主动权又在分数低的人身上,所以那一关刚开始的时候,保持一个不高不低的分数才是最好的。”
苏清风想了想,道:“有点麻烦,我不能直接拿个高分,让他们来挑战我吗?”
程澄:“但你这样很容易被其他九个人针对啊。”
苏清风:“可是算分太麻烦了,就这样吧。”
程澄:“……”好自信,酸了。
“以你的实力,这样确实也可以。”他道,“不过你还是得小心点,别忘了我之前和你说的——钟善恶为了让浮鹤道人的弟子夺冠,在这场比赛里安排了人。”
苏清风点点头道:“放心,我会注意的。”
“喵。”
因为他和程澄说了一段时间的话,黑猫有些不乐意了,它才刚亲完道长,结果道长就把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了。
于是喵喵叫着,抱住苏清风的手蹭来蹭去。
苏清风低头,在它脑袋上敲了一下:“干嘛。”
黑猫:“喵。”道长不理我了。
苏清风:“就不理你。”
黑猫:“喵!”
“诶,你还能和你家灵宠对话,”程澄颇为惊奇道,“它还吃你的手诶,真可爱,能问一下这种灵宠有什么用吗?”
苏清风道:“可以暖手。”
程澄:“?”
“而且还挺厉害,”苏清风道,“关键时刻可以震慑恶鬼。”
程澄:“哈哈哈哈卖萌震慑吗?”
苏清风道:“是真的,比鬼王还厉害。”
程澄:“哈哈哈哈你真幽默!我走了,再见。”
他余光瞥见不远处有个和自己同组的人,顿时眼睛一亮,去找新的“猎物”了。
在他走后,苏清风看着黑猫,道:“你看,他都不信你。”
黑猫:“喵。”
不信就不信,他才不在乎道长以外的人。
黑猫哼哧哼哧想爬上苏清风头顶,结果又被他摁下去,继续往前走,寻找和他同组的人。
结果人没找到几个,倒是碰到了一个他并不怎么想见的——
杨岁华。
和比赛开始前的意气风发相比,现在杨岁华好像换了一个人,满脸的颓丧与失落,他腰间挂着木牌,牌上分组是甲,分数已经有两百了。
苏清风:分还挺多,可惜不是丙组的。
他原本只想和杨岁华擦肩而过,谁知对方一见到他就把他拦了下来,张口问道:“能不能问一下……你第一关多少分啊?”
苏清风沉默一秒,道:“八十九。”
杨岁华闻言苦笑一声,道:“果然……你们所有人都比我高。”
他的状态看着不太对,苏清风就也顺口问了一句:“你多少分?”
杨岁华:“十,十二。”
苏清风:“?”是怎么做到这么低的。
大概是看出他的想法,杨岁华低下了头,小声道:“我不小心信了那个恶鬼的话,把村子里的法阵破坏了……然后恶鬼就被放了出来,村子里所有人都要去阻止它,我,我没能拦住他们……”
后面的声音越说越低,苏清风微微皱眉,道:“你一个人也没救下吗?”
“没有……但是,但是我尽力了啊!”杨岁华好像又想到什么理由,抬起头为自己辩解道,“是他们太误导我了,那个张三总是赶我,村民们又在举行什么奇奇怪怪的仪式,他们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人,谁能想到——”
苏清风不等他说完,打断他道:“是非黑白你不会自己判断吗?如果只以眼前的东西妄断真相,那还当什么天师?”
他的语气冰冷,杨岁华听完愣了愣,又复低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判断……没有人教过我……”
苏清风冷冷地看着他:“你不是浮鹤道人弟子吗?”
杨岁华:“那是——”他想说什么,对上苏清风的目光,又一下子闭上了嘴。
最后只是嗫嚅着道:“师父,师父没教过我这些……”
苏清风看了他几秒,道:“这也不是你为自己推脱的理由,如果发生在那座村子里的事是真实的,你已经害死几十条人命了。”
杨岁华:“我——”
他还想为自己解释些什么,苏清风却不想再听下去,直接走了。
黑猫:“喵?”
虽然已经走远了,但苏清风的神色依然不是很好,此时听见黑猫的叫声,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没事。”
黑猫歪着脑袋想了想,黑气忽然弥漫开来,在它和苏清风周围凝聚成一道屏障。
然后苏槐就出现在了他的道长面前。
苏清风:“……你是想吓死我吗?”
“因为道长看着不高兴,我要安慰道长,”苏槐笑道,“道长看着我是不是就高兴一点了?”
苏清风:“没有哦,完全没有。”
苏槐挨着苏清风脸庞蹭蹭,道:“那道长和我说一说,为什么不高兴呢?”
苏清风没说话。
苏槐眼眸划过一丝黯光,道:“是因为浮鹤道人吗?”
这是他第一次对苏清风提起这四个字,苏清风微微愕然地看着他,随即便被苏槐搂着腰,拽进了自己怀中。
“每次提到那个名字,还有和他相关的人或事后,道长都会不高兴。”苏槐抱着苏清风,漆黑眼眸一眨不眨地望着他,“但道长从来都不和我说……现在,我想知道了。”
“——道长能不能告诉我,让我也拥有你的过去呢?”
苏清风:“……”
苏槐与他额头相抵,就这么深深地望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他本就是个贪婪的人,想要拥有道长的吻,还想要拥有道长的心,就算道长把两者都给了他,他也还不知足——现在,他又想要苏清风的过去,想要他的道长把一切脆弱都展露给他,让他来安抚、来疼惜。
他想把道长捧在掌心上,放在柔软的心底,为他舔舐伤口,让他不再因过往而难过……同时,也让他在这之后,眼中只有自己一个人。
道长是他的,也只能是属于他,不能再属于别人。
苏清风沉默了许久,就在苏槐以为他可能都不会开口的时候,他又点了点头。
“好。”
苏槐眼睛一亮,苏清风看着他,慢慢地道:“我五岁那年,父母葬身在一片火海中,他就是那时出现在我面前,把我带回了道观……”
他说到这里忽然一顿,不再说下去了。
苏槐轻声道:“道长,然后呢?”
“预知后事,下回分晓,”苏清风飞快道,“现在我要比赛了,放我出去。”
苏槐:“……”
苏槐道:“道长就是不想和我说。”
“以后会和你说的,关于那个人的事,还有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苏清风微微笑了一下,道,“不骗你。”
苏槐看着他眼中的笑意,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心底漫开喜悦,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声。
然后道:“那我还要亲道长一下。”
苏清风“啧”了一声:“不给。”
苏槐:“就一下,一下下。”
“半下也不行,”苏清风道,“天天就知道亲,你是脑子里没别的正经事了吗?”
苏槐无辜又委屈道:“才没有,我天天都想着道长的。”然后他不等苏清风说什么,靠近他的耳畔,又轻笑了一声,“而且,明明是道长太美味了,让人尝过就完全停不下来呢。”
苏清风:“……”
苏槐:“所以都怪道长,不能怪我。”
苏清风:“……”
他面无表情,道:“滚!”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16 16:07:04~2020-01-17 16:0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亦河、伊利爱好者、sunny8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嘘安静 20瓶;ll大可爱 10瓶;若影、【我很显眼我很显眼我、衍桉身下受、奈何 5瓶;媛媛、抱住爱你、知与谁同 2瓶;。、秦不知、紫莫语、梨梨吃梨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