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39、第三十九章 威胁小短信

苏槐最后还是没能亲到他的道长, 被迫变回黑猫, 一点也不高兴地趴在苏清风手臂间。
“喵。”
苏清风:“喵也没用。”
黑猫蔫哒哒地甩尾巴,隔了一会又仰起脑袋望着苏清风, 心想虽然不让亲嘴,但亲一口脸总行了吧?
于是跳到了苏清风肩上,想凑过去在他脸庞啾一口。
——然后又被苏清风无情地摁了回去:“脸也不给亲。”
黑猫:“……”
黑猫彻底蔫了,百无聊赖地缩成了一团。
因为之前耽搁了些时间,所以苏清风加快了找人的进度, 在半小时内又抢到了四块木牌, 分数也突破了七百。
越到后期,每个人木牌中的分数就越高, 当然, 分数高也容易引人觊觎,没过多久, 他就被一群人拦住了去路。
“这位道友, 麻烦把你的木牌交出来吧,”这群人中为首的是一个方士,他直勾勾地盯着苏清风腰间的木牌, 笑嘻嘻地道,“识相点,我们大家也可以省点力气。”
苏清风的目光从这群人身上一一扫过,和之前围攻程澄的那群人一样,他们中并不全是丙组,为首的这个人甚至还是甲组的。
“为什么, 我好像和你不是一个组的。”
“和我不是一个组有什么关系,我有几个小兄弟可是刚好需要你这块木牌.”方士道,“所以你到底给不给?不给我们可就动手了。”
苏清风道:“不给,你们来吧。”
方士冷笑一声,道:“好,有骨气!兄弟们,一起上!”
——三分钟后。
“对不起对不起!天师我们错了!对不起!!”
一群人趴在地上,非常有骨气地求饶。
苏清风:“对不起有用吗?刚才你们可是一个比一个嚣张。”
为首的方士拼命摇头道:“不嚣张不嚣张!我们再也不敢嚣张了!天师对不起!,请您饶了我们吧!!”
苏清风没理他,从他身边走过,拿走了这群人中两个丙组的木牌。
“一共才两百分?真少啊,”他看了眼那个方士的木牌,道,“你的还挺多。”
方士:“!!”
他一下捂紧了自己的木牌,道:“我我我我是甲组!您是拿不了我的分的!”
苏清风淡淡道:“是吗,可惜了。”
道界大赛是依靠个人实力的比赛,这种没有实力却聚在一起围攻其他参赛者的行为实在令人不齿,一般的参赛者也不屑去做——但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流逝,这样的小团体居然不减反增,他们靠着人多从别人手中抢夺木牌,由此获得高分,一时间引起了不少参赛者的不满。
在这种不满情绪的堆积下,一天很快过去,到了晚上。
幻境山谷里也有白天黑夜之分,苏清风找了个山洞,准备在这里过夜,为防有人半夜偷袭还在山洞门口下了禁制,这样外面的人不仅进不来,也看不到山洞内的场景了。
沉沉的夜色覆盖在山洞四周,他生起一堆篝火,火光烧得山洞暖烘烘的,还有干草铺成的床,可以凑合地睡一晚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就看向了旁边的黑猫。
黑猫:“喵?”道长看我干嘛。
“饿了,”苏清风道,“猫肉好吃吗?”
黑猫:“???”
黑气在山洞里铺开,黑猫变回苏槐,道:“道长想吃什么?”
苏清风道:“这里好像也没什么可以吃的。”除了猫肉。
苏槐道:“那可未必,道长等一等。”
苏清风好奇地看着他,就见他掏出了一只小纸人。
“……”
又是这个工具人。
苏槐把小纸人丢到山洞外面,道:“找不到吃的就别回来了。”
小纸人晕头晕脑地在山洞门口转了一圈,飘走了。
苏槐在苏清风旁边坐下,苏清风看着他,道:“黑心老板。”残忍无情地压榨自己的可怜员工。
苏槐委屈道:“我哪有,我明明都是为了道长。”
苏清风道:“它还是个小纸人,你就不怕它被哪只野兔撕了?”
苏槐闻言笑道:“道长别被它们的外表骗了,别说是野兔,就是头熊,也能被它们单手撕了。”
苏清风:“???”这么凶残?
“所以它们根本不需要道长担心,”苏槐说完一顿,又不高兴道,“道长就知道关心别人,都不关心我的。”
苏清风:好,又开始了。
然后道:“你要我怎么关心你?”
苏槐想了想,现在道长肯定不给他亲的,还是退而求其次比较好,于是对苏清风张开双臂:“道长抱一下我。”
苏清风转过去拨弄篝火了。
苏槐:“……”
太过分了!
不给亲就算了,抱都没有了!
没过多久,山洞外传来哇哇的叫声,苏清风过去一看,发现是小纸人回来了,不过被他的禁制堵在了门口。
他解开禁制,小纸人就单手扛着一只肥硕的野兔进来了。
还是扒了皮,清洗干净了的那种。
苏清风:哇。
苏槐过来拿起野兔,苏清风就摸摸小纸人脑袋,道:“真厉害。”
小纸人捧着脸原地转了一圈,飘到苏清风肩上坐下了。
苏槐:“道长不准夸它,一夸它就要占你便宜。”
他说着要把小纸人拿走,却被苏清风抬手挡住了:“人家刚给我找完吃的,不准你凶他。”
苏槐:“???”
苏槐顿时感觉自己失宠了,幽幽怨怨地看着苏清风。
苏清风不为所动,道:“去做饭。”
然后自己带着小纸人回干草床那边去了。
苏槐:……啧。
算了,好像妻子去哄孩子,丈夫做饭的一家三口。
——某只鬼王只能这么安慰自己,把野兔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半小时后,野兔烤好,虽然没什么调料,但填饱肚子还是足够的。苏清风和苏槐分着吃完一只,不过苏槐本来就不怎么需要吃东西,所以大半兔子都被苏清风解决了。
晚间睡觉的时候,苏槐非常自然地抱住了他的道长,并且趁机把道长肩上的小纸人捏走了。
苏清风正有些困,完全没发现小纸人被“杀人卸货”了,他枕着苏槐臂弯,道:“有点想睡家里的床了。”这几天睡的地方都不是很好,也没有太多休息的时间。
苏槐笑道:“再过不久就能回去了。”然后又道,“道长,等回去以后我们去旅游吧?”
苏清风道:“好啊,去哪里?”他也不想比完赛就去接任务,干脆出去几天放松一下。
“不知道,到时候我们一起挑地方。”
苏槐高高兴兴地说着,又在苏清风发间亲了一口。
苏清风拍了苏槐一下。
苏槐莫名其妙:“道长打我干嘛?”
苏清风:“我管不住我的手。”
说完又打了苏槐一下。
苏槐:“……”
他反应过来这是苏清风在说他管不住自己偷亲的嘴,笑出了声。
然后又在苏清风脸上亲了一下。
被打就被打,反正亲还是要亲的。
一夜过去,第二天醒来时,苏清风照旧去找同组的人。
第三道关卡就是同组参赛者之间的竞争,只有每组分数最高的人才能留下,之后几天里,幻境山谷里的参赛者人数飞快减少,从上千一下子到数百,不过其中的矛盾也越来越大——
因为那些聚在一起围攻其他参赛者的小团体越来越猖獗了。
他们不断去搜寻那些高分的参赛者,趁对方休息或者疲惫时一拥而上,用车轮战的方法熬掉对方的体力,然后抢走木牌。不仅如此,甚至有几个团体合伙围攻一名参赛者的情况,手段低劣得令人发指。
经过几天相处,参赛者们互相之间都有所了解,知道哪些人实力强大,哪些实力稍弱。苏清风现在基本上是没人敢惹的存在,他陆陆续续清理了几个小团体,但因为其中有些人和他不在一个组,他也无法将他们赶出比赛。
渐渐的,他发现一件事情,这些小团体看着数量多,其实里面总是有几个固定的带头人,而那些人又无一例外在同一个组:甲组。
这并不像一个巧合,苏清风心中隐约浮起了一个猜测——没过多久,他这个猜测就被映证了。
杨岁华在一天之内单挑了所有小团体,并且和他们约定,如果他输就退出比赛,如果他赢,那么退赛的就是他们。
这个消息一传开就引起轰动,很多参赛者当即比赛也不比了,过去围观杨岁华和那群人的对决,而杨岁华真的只靠一个人,就将所有小团体给击败了。
“干得漂亮!”
“早看这群人不爽了!真是大快人心!”
“不愧是浮鹤道人弟子啊,简直就是我辈楷模!”
叫好与赞扬声不绝于耳,杨岁华被参赛者们簇拥在中间,宛若一个英雄。
因为击败了那些小团体,里面的几个带头人又“恰好”都是甲组,和杨岁华同组,所以他也就顺理成章地拿走了他们的木牌——这些带头人之前劫掠众多参赛者,分数极高,一下子,杨岁华的分数超越所有人,达到了恐怖的十万分。
现在他不仅是众多参赛者中分数最高的,还得到了所有人的推崇与尊敬,声望之高,俨然就是这次道界大赛的冠军人选。
“太过分了吧!”
欢呼喝彩的人群之外,程澄拉着苏清风,气得脸都红了。
“他们根本就是约好了一起演的!什么小团体,那些人都是钟善恶请来给他造势的!”
苏清风道:“话虽如此,你有证据吗?”
“我当然有!”程澄掏出手机,道,“那天晚上我路过林子的时候亲眼看见小团体中的一个人出来和他接头!他们早就说定要在今天故意输给他了,我还拍下来了!”
他想把视频放给苏清风看,被苏清风拦住了,道:“不用,之后再发给我吧。”
程澄点点头,气犹未平道:“我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他用这种低劣的方法上位,还被当成英雄,这对其他参赛者来说也太不公平了!”
苏清风思索几秒,道:“如果你现在把这个视频曝出来,会有什么影响吗?”
程澄愣了愣,摇摇头颓丧道:“不行……那样的话我一定会被钟善恶打压得抬不起头,而且还会连累我师父的。”
“既然如此,把视频给我吧,”苏清风道,“我帮你发出去。”
既然钟善恶真的要让杨岁华以这种方式获得冠军,那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程澄听了他的话却影响犹豫,道:“你不怕吗?那可是钟善恶,他在你们天师局算得上是只手遮天了!”
苏清风低头看了眼怀中黑猫,道:“倒不是很怕。”毕竟他现在揣的是只鬼王,后台还是挺硬的。
黑猫得意洋洋地甩甩尾巴,“喵”了一声。
如果换做别人这么说,程澄肯定是不信的。但他看着苏清风平静的神色,莫名其妙就觉得这个人说的一定是对的,他应该是真的有办法。
“那好吧……我把视频发给你了,”程澄道,“你打算怎么曝光他呢?”
苏清风想了想,道:“先拿个冠军吧。”
拿了冠军,其他人自然能看到他,到那时候他的声音也会比现在大得多。
程澄一惊,道:“可杨岁华还挺强的!”
刚才的对决他也是看了的,不得不说,虽然杨岁华的手段不光彩,但他确实是有实力在的。
苏清风道:“我觉得我也不是很弱吧?”
程澄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苏清风展开的领域,打了个哆嗦,道:“你说得对。”
然后又不由得感慨道:“为什么浮鹤道人收了这种人为徒啊,是眼瞎了吗?我觉得他应该收你为徒才对啊。”
苏清风:“……”
程澄道:“你不做浮鹤道人的徒弟真是太可惜了,唉。”
苏清风道:“谢谢你,你可以走了。”
程澄:“?”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骂了!
苏清风不再理他,抱着黑猫走了。
虽然小团体都被清除,但此时剩下的参赛者已经不多了。两天后,天空中出现倒计时,再过一天,第三道关卡就会结束,同时留下每组得分最高的人,剩下的淘汰出局。
苏清风的木牌上已经有三万分,而同组的第二名只有一万分,晋级已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当天晚上,他在之前那个山洞休息,苏槐搂着他的腰,笑道:“道长,如果到时候那个钟善恶真的要威胁你,你怎么办?”
苏清风淡定道:“关门放你。”
苏槐:“?”怎么听起来奇奇怪怪的。
“反正你能解决的吧,”苏清风笑着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是鬼王吗?特别霸道的那种?”
苏槐道:“那道长先说说,想我怎么解决?”
这可是道长好不容易可以依赖他的机会,他当然要好好把握,让道长满满意意的。
苏清风想了一会,道:“要不然……以鬼王的名义,给他发个威胁小短信?”
苏槐:“……威胁小短信?”
“对啊,先发制人,在短信里说你是鬼王,然后警告一下他,”苏清风笑吟吟道,“这样他就会害怕,以后也不敢对我怎么样了。”
苏槐:“……道长,这样好像不会有什么用。”而且听着怪傻的。
苏清风:“我不管,我就想到这个,你发不发?”
苏槐与他对视几秒。
然后冷静道:“发,道长说发我就发,道长说得都对,我听道长的。”
不过不是他发,是抓一个人过来发。
于是数分钟后,钟善恶就收到一条非常可疑的小短信。
【钟先生你好,我是十二鬼将之一的赤煞,介于我们鬼界检查到你最近有异常举动,在此郑重向你提出警告,禁止一切对我们鬼王以及鬼后的不轨行为,如果被我们发现你的邪恶念头,那么全体鬼界将对你进行消息轰炸及人身威胁,包括并不限于:电话辱骂、半夜叫魂、跟踪偷窥、绑架勒索、开膛破肚、五马分尸、乱刀剁肉泥……
【以上如有问题,请拨打电话:xxxxx,感谢你的合作与交流,如果满意这次服务,请在下方打分,并给五分好评,谢谢】
【不给你掉茅坑没纸擦】
钟善恶:“……”
神经病啊!
作者有话要说:  小年快乐!!太冷了给你们意念煮火锅,咕嘟咕嘟
感谢在2020-01-17 16:09:27~2020-01-18 16:12: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关于风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解蠡 2个;伊利爱好者、41078451、浙江谢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爱学习 30瓶;初晴 20瓶;一个原味冰淇淋 12瓶;糑傾、阿然、纯情阿故、岁见 10瓶;坚持吃蔬菜 5瓶;anpanman 4瓶;欧菲北极绒 3瓶;醉生梦死、梨梨吃梨梨、41078451、麋鹿鹿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