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以身镇魔 > 46、第四十六章 偷看

既然说好第二天要去爬山, 苏清风就查了一下那里离这边的距离, 发现坐车都要两个半小时,一天的时间太赶了, 看来还是得订个酒店。
对此苏槐道:“道长不用担心,我来订就好了。”
苏清风看了他一眼,道:“你不会订个奇奇怪怪的酒店吧?”
苏槐道:“怎么可能,道长老是不想我好。”
他从苏清风手里拿过手机,在网上挑起了酒店, 见苏清风还要看, 侧身过去挡住了。
苏清风:还神神秘秘的。
不过他知道苏槐要订的是情侣酒店,就算到时候进了一家奇奇怪怪的地方, 他也有心理准备了。
第二天早上, 苏清风起床时苏槐已经准备好了出门要带的东西,坐在床边抱住他, 笑道:“道长, 起床了。”
苏清风懒洋洋垂着眼睫,不想睁眼,就在苏槐肩膀上靠了一会。
苏槐埋首轻嗅道长的气息, 他刚刚起床,身上暖乎乎的,还有淡淡的香气,非常好闻,让苏槐忍不住多吸了几口,像在吸猫。
苏清风抬手拍了他一下:“不准吸我。”
苏槐抓住道长的手, 轻笑一声道:“那道长还靠着我呢,靠着我就要让我吸。”
苏清风闻言就想坐起来,刚睁开眼就觉得困,于是又靠了回去。
“反正你不准吸我。”
苏槐:“哦。”
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把脸埋进苏清风发丝间,又深深地吸了一口。
然后美滋滋地扬起了唇角。
道长嘴上说着不行,实际上并不会阻止他。
道长喜欢他。
过了一会,苏清风没那么困了,睁开眼去浴室洗漱,换好衣服,被苏槐牵着手出了门。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龙城郊外的一片风景区,早上七点出门,九点半才到。此时风景区已经人山人海,苏槐拉了苏清风,先去酒店放东西。
因为山上那棵情人树,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情侣,周围的情侣酒店也偏多,苏清风面色冷静地和苏槐进了一家装修就很暧昧的酒店,走过粉红色调的长廊,来到了他们订好的、门把上还别着一支玫瑰花的房间前。
苏槐摘了那支玫瑰花,递给苏清风:“道长,送你花。”
苏清风不接:“又不是你买给我的,不要。”
苏槐听了眼睛闪了闪,道:“我知道了,道长只喜欢我,所以只要我送你的花。”
苏清风:“没有,你想多了。”
“可是道长刚才明明就是这么说的,”苏槐笑道,“道长想要我送你玫瑰花,道长想我向你求婚了。”
苏清风:“?”这也行?
他拍了苏槐脑袋一下,道:“自己跟自己求婚吧。”
然后拿过房卡,刷开了房间门。
房间门打开,虽然之前有心理准备了,但苏清风还是被眼前的装修震了一下——这也太粉红了。
房间灯光是暗粉色调,从地毯到床单都是粉红色,地上还洒着玫瑰花瓣,各种家具也都以粉为主……总之,非常少女心。
苏清风道:“你选的什么鬼房间。”
“照片上明明不是粉色,是深红的,”苏槐无辜地摊手,不过看到那浴室后,还是眼睛一亮,“至少浴室不错,对吧道长?”
苏清风这才注意到那个浴室——它的四面透明的,里面的人洗澡,外面的人坐在床上就能轻轻松松看见。
“是啊,”他看了苏槐一眼,幽幽道,“很适合给猫猫洗澡。”
苏槐立刻闭嘴了。
苏清风走进浴室,发现这里面还是有道帘子的,洗澡的时候可以将帘子拉上……不过还是能看见一道影影绰绰的人体。
啧。
总比没有好。
“道长,过来,”苏槐走到房间的大床边,对苏清风伸手,“试一下这床。”
苏清风道:“是水床吗?”
他在床边坐下,整个人就陷了下去,仿佛躺在波澜荡漾的水面之上,十分新奇。
苏清风:“唔,好像比你抱着我睡更舒服。”
苏槐:“?道长再说一遍,哪个更舒服??”
他抓住苏清风的手,一副你不解释我就不放手的模样。苏清风笑了起来,道:“好吧,一样舒服。”
“不行,明明是我抱着道长更舒服,”苏槐道,“道长不被我抱都睡不着的!”
他说着还挺自信,苏清风微微挑眉,道:“想得还挺美。”
苏槐道:“本来就是。”然后晃了晃苏清风的手,道,“道长,我们去爬山吧。”
苏清风看了眼时间,现在快十点了,再不去是有点晚了,就和苏槐一起出了酒店。
今天天气正好,十分适合爬山,苏槐一路牵着苏清风的手,两个人慢慢地走,没多久就爬到山顶,来到了那棵情人树下。
古树茂密的枝干伸展,还未靠近便看见一片红艳艳的颜色,是挂在上面的无数红布。那些红布随风飘扬,古树也仿佛披上了晚霞。
树下有人售卖红布,不少情侣正在拿着红布写些什么,苏槐也过去买了一条,笑着对苏清风道:“道长,一人一面,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心愿就行了。”
苏清风“噢”了一声,道:“你先写。”
苏槐就在红布的一面写下自己的名字,又加了一句“要和道长永永远远在一起”,然后递给了苏清风。
苏清风翻过一面,也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看了苏槐一眼。
转身背对了他。
苏槐:“?”
苏槐凑过去想看苏清风写了什么,苏清风却又转过身,不管怎么样,就是不给他看。
苏槐:“??”
他道:“道长写什么,我要看。”
苏清风道:“写你好看。”
苏槐才不信,伸手要去拿那红布,苏清风却避开他的手,直接把红布挂在了树上。
苏槐:“???”
到底写了什么!
苏清风已经踩上了专门挂红布的小梯子,苏槐不敢去拉他,怕他摔倒,只能委委屈屈地看着他将红布系在树枝上,跟个没事人一样从梯子上下来了。
“好了,挂上了,走吧。”
苏槐:“……道长肯定写了我的坏话。”
苏清风:“没有,瞎想什么呢。”
“肯定是!”苏槐道,“不然为什么道长不让我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苏清风眼中划过笑意,道,“走了,下去了,不是说这里还有湖吗,我要划船。”
苏槐:“……”
苏清风牵住他的手:“我饿了,我还要吃饭。”
苏槐:“……”
他不情不愿地被道长牵走了。
不过临走之前,苏槐偷偷摸出一只小纸人,趁苏清风不注意的时候丢了出去,又道:“我不高兴了!”
苏清风:“哦,那你要不要糖葫芦?”
路边刚好有卖糖葫芦的,苏清风停下脚步,苏槐道:“才不要。”
苏清风就自己买了一串糖葫芦,一边走一边吃。
苏槐盯着他看了几秒,又重复道:“道长不给我看,我不高兴了!”
“我都说了,上面写了你好看,”苏清风笑道,“你自己不信,啊,喂你一颗。”
他把糖葫芦递到苏槐嘴边,苏槐咬了一颗,嚼得咔嚓咔嚓响,还不怎么满意道:“道长就是在敷衍我,太过分了,要真是写了我好看,为什么不给我看?”
苏清风当做没听见,又道:“中午吃什么啊?听说这里的农家乐不错,还有蘑菇炖鸡特别好吃——”
苏槐:啧,好气。
于是凑过去在苏清风唇角飞快地啾了一口。
苏清风:“……”
“道长赔我的,”苏槐理直气壮道,“所以不算在小纸条里!”
苏清风与他对视。
然后把他的头发揉乱了。
从山上下来后,两人先是去这里有名的农家乐吃了饭,又去湖中划船,慢慢悠悠地玩了一下午,等到晚上才回到了酒店。
浴室已经放好热水,苏清风准备进去洗澡,见苏槐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道:“转过去。”
苏槐:“不是有帘子吗?道长可以拉帘子的。”
“不管,转过去。”苏清风道,“不转就给猫猫洗澡。”
苏槐一听便委屈道:“道长就知道用这个欺负我。”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还是乖乖转了过去,背对着浴室。
苏清风走进浴室,拉上帘子,发现就算有了这一层的遮掩,好像也挺……透明的。
啧。
他飞快地洗了个澡,而苏槐此时依然背对浴室,低着头,手中捏着一只小纸人。
小纸人呜呜哇哇地小声比划着什么,苏槐听完,嘴角一下子扬了起来。
——于是苏清风从浴室里出来后,就被一只小野鬼高高兴兴地抱住了。
“道长身上好香,”苏槐把下颌抵在苏清风肩头,扬起的嘴角怎么也压不下去,语气听着还特别欢快,“最喜欢道长了。”
苏清风看着他道:“你干嘛,突然好奇怪。”
“因为道长现在很好看,”苏槐在苏清风发丝间蹭蹭,还笑出了声,“道长最好看了,没有比道长更好看的人了。”
苏清风:“?听着更奇怪了。”
他拍了一下苏槐脑袋,道:“去洗澡,不要蹭我。”
苏槐“哦”了一声,但还是黏在道长身上,直到抱够了,才慢吞吞地撒了手。
然后道:“我不拉帘子了。”
苏清风:“???谁要看你不拉帘子,拉上!”
然后把苏槐推进浴室,亲自给他拉上帘子,还是拉得严严实实的那种。
片刻后,浴室里响起水声,苏清风靠在床头刷手机。
过了一会,苏槐的声音从里面响起:“道长在看我。”
苏清风头也不抬,道:“没有。”
“道长就有,”苏槐道,“我感觉到了。”
“你还没手机好看,”苏清风道,“别吵,快洗。”
苏槐不吭声了。
隔了一会,又道:“道长肯定在偷看我。”
苏清风:“没有!”
苏槐:“我这么好看,道长怎么可能不看我?”
苏清风冷漠道:“我看我自己就够了,快洗!”
苏槐:“哦。”
又过一会,帘子“唰”一下拉开了:“道长就是在偷看我!”
苏清风:“……”
苏清风道:“猫肉火锅。”
苏槐:“……”
苏槐道:“没事了,道长。”
然后把帘子拉回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穿着衣服拉帘子的,不要多想啊,我们是正经文文!
感谢在2020-01-25 16:03:37~2020-01-26 16:18: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行星712、白掌柜、sociopath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杯中虫 24瓶;一块三、嘘安静 20瓶;蓁、bulac 10瓶;广粼舒烟 6瓶;安氏之、舞铭、琴小莳 5瓶;书芯、深渊豆腐汤 3瓶;戚槭念qisè、我真的瘦了好多、飘过ing15、殷小声、宁子、今天背单词了吗、醉袍宫锦、小行星71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